臺北市
33°
( 34° / 31° )
氣象
2024-04-27 | PChome書店

不夠善良的我們 劇本書

不夠善良的我們 劇本書不夠善良的我們 劇本書
作者:徐譽庭(編/導)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24-04-30 00:00:00

<內容簡介>

量子力學X愛情隱喻

在愛情面前保持善良,是成全?還是畏懼?
從意外撞衫開展,橫跨12年的情愛糾纏……

金獎團隊最新力作 2024最強愛情台劇
林依晨|許瑋甯|賀軍翔|柯震東 主演

•耗時一年打造劇本,完整收錄八集創作,及編寫心路歷程
•搭配精彩劇照與幕後花絮影像
•人氣編導+黃金演員卡司,詮釋愛情裡的小心機,訴盡婚姻裡諸多無奈
--
我們為人生定下了一個又一個的目標,為了成全那一個又一個很剎那的快樂,但你發現了嗎?其實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活在痛苦裡。

四十不惑的簡慶芬很幸運的達到人生設定的目標──老公體貼、孩子聽話的幸福家庭。不過她卻發現,即使自己很努力的放大了微小幸福,但日子似乎只是千篇一律、日復一日,找不到下一個需要達成的目標。
沒有追求目標的痛苦,就失去了「痛快」。就這樣,她想起了一個人──當年被她打敗的情敵Rebecca,並在臉書上找到了她。

Rebecca的臉書貼文字數不多,從動態隱約得知她未婚、有個小鮮肉男友,生活充滿驚奇。但,那是「臉書上的她」。實際上的Rebecca,剛被房東通知要搬遷,時間被忙碌的工作填滿,成為屬下口中的「人生負面教材」。

這兩位從年輕時屢屢撞衫,又同天生日的女孩,如同「量子糾纏」般的她們又愛上同一個男人,展開了這場橫跨12年的愛恨情仇……
《不夠善良的我們》MyVideo全集熱播中>>https://twm5g.co/D3bE

★本書特色:

2024年最受矚目的台劇──《不夠善良的我們》劇本書,一次收錄劇照+劇本

<作者簡介>

編劇/導演:徐譽庭
曾任劇場編導、屏風表演班劇團經理、台北故事劇場劇團經理,現為專職編劇。
2012年得到金鐘獎最佳編劇獎。
編劇作品:《光陰的故事》、《戰神》、《深情密碼》、《我可能不會愛你》、《罪美麗》、《妹妹》、《荼蘼》等
著有:《馬子們!:寫給曾經被我愛過傷害過的你們》等。

影集出品:公共電視
公共電視為大眾信任的獨立公共電視台,提供廣泛類型的節目,在沒有商業色彩與政治干預下,呈現豐富多元又富有創造力的台灣。
公共電視深耕戲劇品牌如人生劇展、學生劇展、新創電影、新創短片等,製作優良戲劇、開發劇本、參與藝術、議題電影、VR與國際合製,期許成為台灣影視創作的重要平台。

影集出品:MyVideo
為全台首屈一指知名OTT平台,擁有最新強檔電影、人氣跟播戲劇,優質兒童影音及熱門新番動畫等超過51,000小時以上的影音內容,並致力於支持台灣原創內容發展,投資並共同出品多部口碑與收視兼具的台灣作品,如戲劇-《做工的人》、《天橋上的魔術師》、《火神的眼淚》、《百味小廚神》、金馬獎最佳動畫《八戒》及入圍金馬獎電影《怪胎》和獲台北電影獎7項大獎的《疫起》、《查無此心》等多元優質影音,投資出品的作品入圍第56屆金鐘獎27項大獎,並獲得10項大獎肯定,也與BBC等國際內容合作,推出多部精彩內容獨家線上看,並為台灣本土OTT首家支援「杜比視界和杜比全景聲」及領先本土平台率先推出 「4K高畫質影音」、「家人共享」等讓用戶有感的貼心功能服務。

★內文試閱:

•前言

我大部分的創作,都來自沒有對象可以傾吐的心情。
所謂「沒有對象」,並不是我沒有朋友或親情的投遞處,而是「人本就寂寞」的真相—就是有一些感觸,你知道三言兩語說不清、要說到貼切很費力以及聽者未必懂得—結果,我卻選擇了更費力的方式說出來。
譬如數年前,正在剪接的工作期的某一天傍晚,我坐在計程車上趕著去後期公司上工,車子在等紅綠燈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大約四十歲女人的背影:白襯衫、深藍窄裙,一看就是上班的服裝,揹著裝了筆電的熟女包包、提著一個塑膠袋裡裝著三個便當,匆匆的行過斑馬線。
是個職業媽媽!但她應該不是工作狂(因為下班的時間點還算正常、從包包的重量看起來,也沒有回家繼續工作的打算);可能只是家裡多一份薪水比較輕鬆(匆忙的腳步像剛下公車);很需要不與社會脫節的生活場域(衣著剪裁滿別緻的);需要一點點忙碌來證明自己的價值(窄裙後叉稍微歪在一邊);結婚快十年了,生育了一個孩子,是個上小學的男孩(所以足以吃下一整個便當);老公還算體貼(中午晚上都吃外賣,晚上便當也OK)。
計程車上的我當下突然升起一股好羨慕她的情緒—這才是正常而幸福的人生啊!但,我猜,正常而幸福的人生路上的她,可能在某些時刻,會羨慕著我的人生。
那時候起,關於羨慕、嫉妒、懷疑我會不會在某一個岔路口做錯了選擇的情緒,就開始醞釀成感觸。而那個正常幸福的女人的角色就存檔在我的腦子裡。多年後,我終於以她為原型,寫下了「簡慶芬」,又以簡慶芬日復一日的生活為出發,生出了《彼岸有花》的構想。(註:《彼岸有花》後更名為《不夠善良的我們》)
彼岸的那朵花開得真美—我們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因為不時張望著另一條跑道上的那個人,於是絆倒了自己—我以此為主軸,開始鋪陳這個故事。
人生充滿了選擇。年輕的時候,總在岔路口上膠著好久,像考是非題一樣,覺得答案就只有對或錯。長大以後才知道,每個選擇的前方都不是懸崖、路上都有風景和艱辛,但行色匆匆的我們卻難免要去懷疑另一條路上的風光會不會更明媚?路途會不會更平順?
貪婪的我們最想望的到底是什麼?一帆風順?高潮迭起?還是一帆風順裡又高潮迭起?那麼,究竟哪種人生比較快樂?
自從社群媒體蓬勃後,我猛然發現了自己對於祝福的「詞窮」:生日快樂、母親節快樂、中秋快樂、新年快樂……有一天我在臉書留言處打下「快樂」兩個字之後,感到厭倦以及不解—事實上我們在奔向快樂的路上,必須要經歷數倍的煎熬、辛苦才能換來「升官了」、「買車了」、「得獎了」的剎那快樂,但我們卻不斷的製造這些重複的過程,經歷痛苦,換取短暫的快樂—所以啊,會不會是我們誤會了自己?我們真正熱愛的不是快樂,而是痛苦 ?!
而我們對於「定義」是不是充滿了盲點?譬如努力爭取自己想要的,是自私還是有目標?退出的那個人,究竟是逃走還是大器?
我思索著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一旦開始思索,我就有了書寫的欲望,我總是想藉著書寫,反省自己的習氣、釐清一些心靈的混亂,倘若能讓觀者產生極大的共鳴,那就是我的快樂!

我那追尋快樂的痛苦過程

一直以來,我的劇本創作總是先有其中一個角色的。他或她,會待在我的腦子裡醞釀許久,我吃飯的時候想他、洗澡的時候想他、睡著前想他,想他來自怎樣的成長背景?想他的身邊會有怎樣的情人?哪樣敵人?
這些年來我理解了一個真理:要能寫好角色,那必須、絕對是一個通情達禮的創作者。你也許做得不夠好沒關係,重點是「通」,也就是你要「懂」!
懂了以後的觀察,才有意義。
我很喜歡觀察人,如果出門「看得到人」的話,我就不自覺的會開始觀察。
有時候我是看不到人的,因為我腦子裡裝著剛剛寫完的情節,或者下一段要寫的情節。你呢?你看得到人嗎?我說的不只是坐在你對面正和你聊天的朋友或你的家人、你的同事,包括你一打開門,外頭騎著腳踏車經過的婦人、麵攤隔壁桌的阿姨、不斷以麥克風介紹下一站的司機。
他們是什麼身體姿態?什麼說話口氣?穿著什麼樣的衣著?你能看著他們然後由他們身上透露的那些細節訊息,勾勒出他們大概的性格與背景嗎?
這才叫觀察。
一如那個黃昏,我看見的女子背影,經由觀察、分析後,我替她設想了一個人生縮影。(後續我會陸續介紹其他角色的設計緣起)
主要角色的雛形在腦海建立好了之後,我不會先進行角色的簡介,我反而會開始像寫短篇小說的方式,書寫故事簡綱。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