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6°
( 17° / 16° )
氣象
2019-10-24 | 中央社

涓滴合流、終成江海 2019臺灣珍貴音樂文物捐贈記者會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所屬臺灣音樂館於今(24)日舉辦2019臺灣珍貴音樂文物捐贈記者會。本次捐贈入藏者專長領域多元,涵蓋作曲、演奏、音樂教育、影視及戲劇製作、傳統藝術研究等領域,今天出席的捐贈者包含作曲家賴德和、身兼作曲家及導演的曾仲影先生、劇作家汪其楣女士、唱片收藏家徐登芳先生、傳藝中心副主任朱瑞皓;音樂家家屬代表箏樂家梁在平先生嫡傳弟子林耕樺女士,作曲家陳懋良夫人沈曼女士、作曲家紀利男夫人上官萍女士、作曲家張炫文夫人林秀珍女士,傳統音樂推廣學者辛晚教之子辛建宗先生等捐贈者及單位。由文化部次長蕭宗煌代表致贈感謝狀,感謝捐贈者們對於臺灣音樂之重要貢獻,並於現場展示捐贈的手稿文獻與珍貴文物。此外,「國際音樂文獻資料集藏」(RILM)主席Barbara Mackenzie女士、作曲家潘皇龍、溫隆信及歷年捐贈者家屬代表,也到場共同見證此一歷史時刻。

文化部次長蕭宗煌表示,誠摯感謝捐贈者的貢獻,近年來文化部推動「重建臺灣藝術史」政策,「臺灣音樂史」的建構為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臺灣音樂館透過全面蒐錄、累積重要音樂史料進行相關研究保存工作,儘管音樂家、作曲家或是其家屬們必定相當珍惜自身積累一輩子的手稿、文物,但這些文物壽命有限,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擁有完善的典藏設備,能夠永續保存珍貴文物及史料,希望未來能有更多音樂圈前輩、老師的珍貴音樂文獻史料捐贈入藏,蕭宗煌次長強調國家一定會讓捐贈入館的手稿及文物等,獲得妥善典藏保存、數位化、推廣應用及進行國際鏈結。此外,蕭宗煌次長也提及,文化部長鄭麗君極力推動「國立臺灣音樂中心」的法制化,希望將臺灣音樂館升級為獨立且完善的國家級機構,讓「臺灣音樂」能進行更完整的典藏、研究、展示及推廣。

傳藝中心陳濟民主任也說明臺灣音樂館階段性成果,自106年起臺音館陸續接受重要臺灣作曲家、音樂家及藝術文化界人士捐贈珍貴作品手稿及音樂文物,截至目前,已收錄超過一萬兩千多件文物,並完成多位臺灣資深作曲家如張昊、徐松榮、戴洪軒、郭芝苑等人手稿文物典藏數位化及運用推廣。自文化部推動「重建臺灣藝術史」政策以來,傳藝中心臺灣音樂館,除努力進行珍貴音樂文獻的保存工作,同時也積極參與國際相關組織,於105年即加入了「國際音樂資源總目」RISM,成立華人地區工作小組,將已完成數位典藏之臺灣作曲家作品陸續編目、上傳;今年6月更加入了「國際音樂圖書館、檔案與文獻中心協會」IAML,成為機構會員,將持續致力與國內外社群分享臺灣的音樂作品及音樂文獻。為呼籲大家重視音樂史料的保存、典藏及運用,聯合國於2005年將每年的10月27日訂為「世界影音遺產日」,音樂館響應此活動,將於明(25)日配合舉辦相關系列論壇,並邀請「國際音樂文獻資料集藏」(RILM)主席Barbara Mackenzie,以及該機構中文編輯樊昀擔任活動貴賓;另外,也將在此次別具意義的場合中,結集全臺具有音樂相關特色典藏的11個館所共同參與,並進行「臺灣音樂策略聯盟」成立之宣示活動,希望未來能系統性整合各地的特色音樂資源,將臺灣豐富多元的音樂文化,透過音樂大聯盟,揮棒推向全世界,將臺灣音樂作品,向國際發聲,也是「重建臺灣音樂史」最大的目標及努力的方向。

本次捐贈者致詞代表沈曼女士及賴德和教授也表示,文物捐贈給國家除希望能妥善永續保存外,更重要的應該是後續的推廣及應用,希望這些音樂作品及文獻能夠持續被後人演奏、流傳;賴德和教授提到:「其實很多人想演出國人作品,但礙於實體通路不足、取不到授權等因素難以取得,如未來音樂館能建置臺灣音樂家作品線上數位平台,完善作品手稿的付費下載及版權相關機制,讓臺灣音樂作品得以廣泛流傳甚至推廣至國際,相信必能完成重建臺灣音樂史的目標;雖然將樂譜手稿捐出像在嫁女兒一般心情不捨,但音樂館的典藏規格已與國際文物典藏相關規範標準同步,是完善的音樂典藏專責單位,在此也呼籲音樂圈的朋友們,可以放心將自己的音樂手稿文物捐給音樂館。」

今年的捐贈者雖涵蓋不同音樂專業領域,但將其置入近代臺灣音樂歷史中觀之,卻能發掘彼此之間錯綜複雜、卻又息息相關的交會點,譬如創立「財團法人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的許常惠,為帶動本土音樂創作風氣於1961年舉辦「製樂小集」第一次音樂發表會,陳懋良即參與其中;另同為臺灣資深作曲家的陳懋良與賴德和,皆為「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學生,兩人畢業後也先後返回母校任教;而後兩位又與馬水龍、游昌發、沈錦堂、溫隆信四位資深作曲家共組「向日葵樂會」,定期發表彼此作品;此外,從賴德和致鋼琴家沈曼女士(陳懋良夫人)的書信中所提及:「我的音樂與懋良師很不相似,他是純粹超俗,我則留滯人間的愛恨情仇」、「《牧歌》是題獻給陳懋良老師的紀念作品…」,亦可得知賴德和與陳懋良之間亦師亦友的珍貴情誼。

臺灣音樂館館主任翁誌聰表示,這些承先啟後的臺灣音樂發展史,總能經由每位捐贈者所提供的珍貴作品及文獻資料中逐漸串連起來、梳理清晰,涓滴合流、終成江海。因此,廣納蒐藏臺灣的多元文化及音樂,可說是建構臺灣音樂史、乃至整個臺灣藝術史的必經過程,也是臺灣音樂館肩負的重要職責及持續努力的方向,更需要社會大眾的支持與響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