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4° / 21° )
氣象
2020-09-21 | 中央社

921地震家毀 左涵瀛父親為她撿護照出國習聲樂

21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改變了「杜蘭朵公主」左涵瀛的人生。左涵瀛說,整個家被推出去50公尺全倒,父母親受傷,唯一拿出來的是她準備出國攻讀聲樂的行李及證件。

左涵瀛是華人女高音中正式與義大利浦契尼歌劇院簽約,並在浦契尼歌劇節(Festival Pucciniano)中演出歌劇「杜蘭朵公主」的華人第一人,至今活躍於國際樂壇。

左涵瀛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表示,當年她19歲,在台北藝術家合唱團唱獨唱,也教鋼琴維生,正準備出國念聲樂,「家在霧峰,結果全倒,成了受災戶,父母親還受了傷,但他們唯一急著拿出來的是我已經準備好的行李跟出國證件,這讓我很感動,也堅定要學好的決心。」

左涵瀛來自軍人家庭,從小就喜歡唱歌,五專就讀台南家專音樂系,主攻聲樂。畢業後先在台北工作,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她當下認為自己應該暫緩出國,至少在台灣可以先賺錢幫助家用,但是父母親心心念念,是女兒的未來,即使賣房子也要支持女兒唸聲樂。

就這樣,左涵瀛畢業後隻身赴義大利專攻聲樂,到義大利的第一年,住在寄宿家庭,沒有手機沒有電話,「我大概哭了2、3個月,後來慢慢習慣,為了省錢,我也很少回台灣。」

沒有退路,吃苦當吃補,左涵瀛拿節拍器練聲樂,可以把花腔唱到非常平均,後來被學校留下來當助教,拿到居留;2003年她從300多名甄選學子中脫穎而出,獲得義大利史卡拉歌劇院獨家國家獎學金,「這個機會讓我從學生簽證變成藝術家簽證,自此可以在義大利做職業演出。」

左涵瀛說,考上之後才知道,雖然是國家獎學金,但其實就是2年合約的薪水,多唱1場就多加1場的工資,「到了這個水準,大家其實都唱得好,外表好,就是看誰比誰更努力。」

左涵瀛說,她在義大利留學時什麼工都打過,「我有去過醫院幫洗腎的華人翻譯,還去過名牌店賣包包,學到很多,會成長也會珍惜,也學會不要太在意。」

左涵瀛並說,在醫院看著太多生死,對歌劇演唱很有幫助,「有時候演很可憐的,有時候演很壞的,都可以有一個情感的同理基礎。」

8月底左涵瀛受衛武營之邀返國演唱「杜蘭朵公主」全本歌劇,她飽滿而具有穿透力的聲音,征服了所有樂迷。上半場左涵瀛聲音冰冷,充滿金屬味,「因為杜蘭朵根本不食人間煙火,就像自己活在外太空」,但是下半場杜蘭朵感受到她對於卡拉富王子的強烈情感,於是情緒奔放。

左涵瀛說,作曲家浦契尼早已經把所有情節寫在譜上,甚至連何時要親,從哪裡上場跟下場都標註得一清二楚。

以左涵瀛對這齣歌劇的理解,「杜蘭朵就是一個住在高塔的女孩,她沒有見過愛,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愛;當柳兒為情不惜犧牲生命,她開始疑惑只要是人都怕死,那柳兒為什麼不怕?」

講起歌劇角色分析,左涵瀛從樂譜出發,活靈活現又有所本,她說,如果有機會,願意與音樂學子分享在義大利所學。她10月15日將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合作「狂想與詠嘆」演出,地點在台北藝術大學。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