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6° / 31° )
氣象
2021-05-08 | 中央社

中研院學者玩cosplay 女法醫、馬賊超吸睛

雙手擺出日劇醫龍男主角的招牌手勢,中央研究院助研究員謝歆哲研究古代驗屍制度,最近更扮法醫拍攝形象照,從研究者變成被研究者,她透露,與屍體接觸需要散發一股沉重感。

穿著筆挺的女法醫面色凝重對著屍體、戴著東北毛帽的馬賊面望遠方,還有表情嚴肅的嚴復,這些照片不是電視劇照也不是電影拍攝現場,而是中研院近代史研究學者的形象照,他們為架設網站玩起cosplay,扮演對象也很特別,都是自己的研究對象。

日本東北大學理學部曾經拍攝宣傳影片,找來教授擔綱演出介紹學校科系,特別的是每名教授出場時都有獨特動作及專屬配樂,彷彿日本連續劇片頭曲。謝歆哲某天偶然在臉書看到,便順手轉發給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張哲嘉,兩人於是突發奇想,「我們也可以來拍一些比較不嚴肅的照片」。

謝歆哲透露,兩人一開始決定要讓老師們角色扮演,但要什麼主題都沒有一個定論,甚至想過不如Anything you want,就讓學者自己決定要扮演什麼、扮凱蒂貓也可以,但後來覺得這樣實在太沒有邏輯性,「不如讓學者cosplay自己的研究對象」。

謝歆哲長年研究古代驗屍制度,但講到古代驗屍官,大部分人想到的都是仵作,若要拍攝形象照片,謝歆哲笑說,「仵作可能讓人家以為是扮演店小二」,為了讓大家一看就知道她是法醫,她決定扮演現代法醫,而法醫高大成更是她心中的最佳形象。

但要扮成高大成,光準備道具就讓謝歆哲傷透腦筋,「高大成有一件醫師服是跟其他人不一樣,像手術用、也是圓領的,但我一直找不到」。謝歆哲透露,後來她被張哲嘉一句「你穿什麼醫師袍大家都看不出你是法醫,你需要的是一具屍體」,一語驚醒夢中人,她立刻商請近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馬騰扮演。

至於其他學者,副研究員林志宏因為一直都研究滿洲國相關議題,所以決定扮演馬賊;特聘研究員黃克武則扮演嚴復,而張哲嘉則是花了一段時間討論才做出決定。

謝歆哲笑說:「張哲嘉研究傳統中醫,原本我建議他扮演十八銅人,張哲嘉也真的認真思考扮演十八銅人要準備什麼道具,但後來上網發現扮十八銅人身材要很好才能駕馭,最後決定扮普通西醫就好。」

為了讓計畫更到位,謝歆哲找來專業攝影師汪正翔、李品誼協助,由汪正翔掌鏡拍攝照片,李品誼負責形象風格定位及企劃統籌等,兩人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準備前置拍攝工作。

談到最難還原的角色,李品誼說,她希望學者穿的服裝能夠與歷史原型越接近越好,但馬賊形象眾說紛紜、風格多樣,有些非常具戲劇風格,「與我想要的不符」,後來是拿了許多照片給林志宏反覆確認才底定。

馬賊的道具也是最繁複的,李品誼說,除了化妝、貼鬍子外,從頭到腳的服裝,包含頭上戴的東北毛帽、身上穿的馬褂、褲子及腰帶都是一件件拼湊而來,手上拿的長槍也特別花了一番工夫才找到長度夠長、夠逼真的道具。

前置作業完成後,選在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會議室裡拍攝,汪正翔回憶,老師們雖然看起來彷彿待宰羔羊,但都很配合、融入角色,「尤其林志宏老師一化完妝表情都不一樣」,每人約花費20分鐘就完成拍攝。

拍攝途中也有小插曲,像是張哲嘉扮演西醫,除了西醫袍及聽診器道具外,張哲嘉在拍攝當天更自備絨毛玩偶道具,希望能一起入鏡。

謝歆哲回憶,她因為扮演法醫,所以事先上網搜尋照片,拍攝時也相當注意自己的表情,認為必須帶給大家嚴肅、專業的形象,也因為與屍體接觸,她希望照片能散發出一股沉重感,所幸最後成果相當成功。

形象照出爐後,不僅學者都相當滿意,汪正翔與李品誼後續分享在臉書上也獲得許多人讚賞。謝歆哲透露,老師們在拍攝過程都很享受、玩得很開心,「有老師拍完還說覺得自己可以轉行當模特兒」。

談及整個企劃最棘手的部分,汪正翔說,自己其實並不擅長設定角色,也很少拍攝這樣的形象照片,「接到案子時很緊張,因為沒有這方面的拍攝經驗,所以有先去田野調查,準備後續拍攝時的姿勢引導」。

汪正翔也透露,因為拍攝場地並不是大攝影棚而是會議室,因此拍攝過程必須克服場地限制,「如何在現有條件下拍出想要的照片也是一個困難」,為此,他拍攝準備燈光時也特別挑選手電筒,「會比較靈活」。

謝歆哲則表示,一般學者介紹都很正經嚴肅,當初發想企劃時不論溝通、事前準備其實都蠻順暢,最擔憂的還是最後的形象照,但大家對成果相當滿意及驚喜,「完全是自己當初想要的風格」,未來也希望能有二部曲或三部曲企劃。

謝歆哲說,這是一個主體客體模仿攝影計畫,人類學家告訴大眾,一些土著民族藉由複製、重現與模仿等行為的實踐,獲得被摹擬人或物的某種力量,這次攝影計畫試圖透過模仿,暫時讓理性休息,用身體探索研究者自身與研究客體間,既需分立又試圖融合的境況,以及兩者之間的關係。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