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1° )
氣象
2022-07-04 | 中央社

私校國際招生亂象 退場危機浮上檯面

私校退場專題3

(中央社記者曾以寧、許秩維、陳至中台北4日電)少女子化導致大專招生不易,為拓展生源,部分私校以獎學金、打工、實習等為誘因,吸引外籍生就讀,卻衍生學工爭議,甚至招來人口販運的質疑。專家認為,一旦私校經營不善難以辦學,教育部應及早介入處理。

靜宜大學監察人陳振貴以他過去擔任私立大專校長逾20年的經驗說,私校經營危機從人事、財務到招生都有跡可尋,包括董事會任意安插自己人、掏空校產;或教師被減薪裁員或欠薪,這幾年還有私校開惡例,違法透過仲介招外籍生到台灣假留學、打黑工,敲響退場警鐘。

過去有部分私校曾傳出學工爭議,例如中州科技大學涉嫌讓烏干達學生淪為黑工,教育部於今年2月勒令中州科大自111學年度起全面停招。

到了5月,民進黨立法委員范雲揭露,接獲高苑科技大學菲律賓學生陳情,在工廠從事無關學業的勞力活,一週工作40小時,校方還指導學生對外宣稱只有20小時。

高苑校方反駁學生指控,指學校其他本國籍學生實習地點和投訴學生多相同,其他學生對實習場域大多滿意,而投訴學生不適應國際產學合作專班實習模式及職場,曾13次要求轉換實習地點後仍無法適應,還曾要求學校應讓服務業打工的時數用來抵免校外實習時數。

教育部經查證確認高苑科大經由仲介招收菲律賓學生,學校人員引導學生對外表示每週僅工讀20小時,實屬不當作為,均列重大行政缺失;加上高苑科大董事會承諾捐資沒有到位,高苑科大也被列為專案輔導學校,111學年度不得招境外生。

在爆出學工爭議之後,校方與董事會內鬨逐漸白熱化,校方多次指控董事會未經協調就擅自插手校務,董事會則反控遭校方百般刁難。

根據高苑科大校方提供資料,董事會今年1月15日選舉換新、2月26日接手,3月2日宣布停招五專生、3月11日更告訴人事主任全校停招,同月28日決議全校停招轉型長照社服機構。

高苑科大校方認為,新董事會刻意不履行捐資承諾、讓學校被列專案輔導,「志不在辦學」,且因遲未捐資,導致學校無現金支付教師5月薪資,董事會還未經校內流程,逕自要求減薪、裁減人事,施壓學校全面停招。

高苑科大董事會聲稱,會生財務問題是校長趙必孝使用不當,把5.4億元的校務基金盡數花光,董事會盼解決財務問題、讓學校永續經營,卻遭趙必孝百般刁難,每次董事會都請病假,並對外抹黑、阻擋董事會與教職員接觸。

關於減薪、裁減人事、施壓停招等指控,高苑科大董事會澄清,在溝通校務支出過程中,要求學校提財務管理改善方案,並預想若無法繼續辦學的退場機制,卻遭扭曲誤解;原定5月28日將捐資,也是因校長臨時開記者會,雙方無法達成互信,全體董事才決定忍痛暫緩。

學校教職員工在6月1日組成自救會,呼籲董事會盡快捐資,保障教職員工作權和學生就學權益。然而,過了整整1個月,高苑科技大學董事會捐資仍未到位,私校諮詢會建議教育部向法院聲請解除高苑全體董事職務。

高苑科大校方跟董事會針鋒相對,陳振貴坦言,此舉會造成師生不安,如果學校有工會,董事會還可能跟學校教職員代表產生紛爭;建議教育部可主動出擊,例如根據舉報去查核,若學校已被列專案輔導,教育部還可依退場條例辦理,提交退場審議會,給予停招、停辦等處分,甚至令學校法人解散。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提到,以高苑的學生人數來看,並非是最快要退場的學校,若董事會不顧師生意願,想提早結束學校營運,政府更應及早介入;依私立學校法規定,董事會如未能正常運作,甚至可考慮聲請解除董事會。

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表示,高苑科大辦理境外生產學專班曾出現問題,影響台灣國際形象,對於內控失靈的學校,主管機關更應積極介入,除了扣減獎補助款和依私校法裁罰外,必要時也可循司法途徑處理,例如交由檢調偵辦。

教育部技職司副司長柯今尉坦言,教育部除依法要求董事會捐資、開罰董事長外,較難介入調解,只能呼籲高苑科大董事會應和校方「一條心」,才能尋求學校永續發展,兩邊互鬥沒有好結果。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