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3°
( 14° / 13° )
氣象
2023-12-08 | 中央社

居服員分擔協助 母女接替照顧中風父獲喘息空間

突然的腦中風,劉爸爸住了2年半的院,太太只得辭去熱愛的教職。一家人努力把爸爸接回家,24歲的小恩回鄉照顧,讓媽媽重返職場,但她仍盼望自己有天也能再去工作。

住在南投埔里的劉姓一家,原本雙親都是學校老師,不料3年多前爸爸突然腦中風,雖然救回性命,卻全身癱瘓,需要全時間在醫院接受照顧。劉媽媽因此辭職,到醫院陪伴。

「丈夫倒下來的時候,我就覺得大概一輩子都只能待在家裡照顧他,不能再做喜愛的工作了。」劉媽媽和女兒小恩獲得第7屆「聰明照顧者」佳作,她今天在頒獎典禮上分享,自己當時花了1年多才接受深愛自己的丈夫倒下的事實。

為了方便與在台北工作、念書的3個女兒彼此照應,兩老從埔里轉到台北就醫,劉媽媽始終堅持親自在旁照顧。但是住院2年多,又經歷提心吊膽的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劉媽媽覺得醫院氛圍實在太壓抑緊張,總是懸著一顆心無法安定,因此開始思考是否把劉爸爸接回家照顧。

因為劉爸爸仍需要戴呼吸器,劉家人剛討論的時候,看到氧氣製造機等器材價格,非常擔心經濟問題,幸好得知有長照補助、健保等資源可以利用,終於在今年8月成功把爸爸接回家。原本就打算回鄉就業的么女小恩,也跟著離開台北,回到埔里幫忙照顧。

但劉爸爸身上仍接著尿管及鼻胃管,照顧起來談何容易,剛回家第1週,曾發生突然出血令家人措手不及的狀況,好在小恩接受過居家照護相關訓練,劉爸爸狀況也算穩定,加上有居服員分擔照顧工作,到第3週小恩和媽媽商量接手,讓媽媽在新學年回到學校重拾教書樂趣。

接手照顧近半年,小恩說,真的得到居服員很大幫助,因此能獲得喘息,有空間做自己的事;然而劉爸爸每隔1、2小時就需要抽痰,因屬「醫療行為」,無法由居服員進行,只能家人自行處理,因此她仍然被綁在家,無法長時間出門。

「其實我自己還是蠻在意身邊的人怎麼看我,雖然他們都沒有說,但自己會有很多想像。」小恩說,隨著照顧時間拉長,仍然會希望有機會再出去工作,因此希望能從制度上獲得解套,或聘請看護移工協助。

「照顧這樣的家人,實在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劉媽媽說,一路走來相當奇妙,當有需求、還在思考的時候,就有相關訊息進入,或遇到人可以請教,政府各樣的資源對自己幫助也很大,因此希望告訴更多照顧者,「不要放棄,只要有心,就會有路」。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