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4°
( 14° / 14° )
氣象
2024-02-06 | 中央社

鋼琴使我成為更好的人──鋼琴家吳易穎返鄉獻藝「永恆的摯愛」

華人首位獲得Baldwin Artist的臺灣青年鋼琴家吳易穎,在闊別家鄉多年之後,即將於今年二月中下旬返臺,分別在臺中、高雄、臺北等地舉辦鋼琴獨奏會巡迴演出,本次演出將以「永恆的摯愛」為題,為愛樂聽眾帶來舒曼與布拉姆斯經典鋼琴獨奏作品,歡迎喜愛鋼琴藝術的朋友蒞臨欣賞。

本次音樂會除了以「永恆的摯愛」來做為音樂會主要標題外,鋼琴家吳易穎博士更以〈愛的獻禮〉、〈愛的執著〉、〈愛的崇高〉、〈愛的枷鎖〉等四個子題,分別代表所演奏的曲目:舒曼的《大衛同盟舞曲》、《克萊斯勒魂》,以及布拉姆斯的《舒曼主題變奏曲》、《鋼琴小品》,藉由這些作品來讓聽眾理解到這段音樂史上最感人的音樂愛情故事,同時也能體會出這兩位作曲家深藏在音符背後,對於克拉拉的那份真摯情感,並交織出高貴又浪漫的生命樂章。

談到這次獨奏會曲目的安排,鋼琴家吳易穎表示這四首作品,雖然不是非常冷門,但也絕不是流行的大眾曲目,他說:「我個人主張鋼琴家所要練的曲目,應該是那些他認為偉大的作品而去學習。所以,這次音樂會的曲目,我覺得十分值得更多人去演奏的。」對於舒曼,是吳易穎最近特別喜愛的作曲家,他說:「在我看來沒有任何一位作曲家像舒曼一樣,在他的音樂中有角色、有對話、有劇情,就如同小説一般精采,這對於平常也喜歡閲讀古典文學小説的我而言,是特別契合。」然而對於布拉姆斯,他接著表示說:「這次所選的布拉姆斯作品,尤其是《鋼琴小品》作品76,並不特別有名,就連布拉姆斯當時完成後也沒立即出版,何況這首作品76整個創作期程,還夾在超高知名度的作品78《第一號小提琴奏鳴曲》與作品83《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之間,更讓人容易忽略這部作品。不過我認爲這是他最偉大的作品之一,值得更多人認識它。對我而言這四首作品,恰恰對應舒曼與布拉姆斯這兩位作曲家,分別對克拉拉在不同時空之下,所表達出不同階段的愛情。」這就是這次鋼琴家吳易穎以「永恆的摯愛」作為音樂會標題的動機。

鋼琴家吳易穎目前為湖南科技大學特聘教授,同時也為160年歷史的美國鋼琴品牌巨擘 Baldwin授予「Baldwin Artist」頭銜,於世界各地推展鋼琴演奏與教育研究工作。談到音樂學習歷程,吳易穎說:「我4歲開始學鋼琴,6歲學小提琴。學習音樂單純只是父母想讓我培養比較優雅的氣質,最後走上鋼琴家之路完全是始料未及,可以說一路走進去了,就覺得是這一輩子的志業。」吳易穎先後就讀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系、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音樂學院,並獲得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音樂學院獲得鋼琴演奏博士學位,其間也獲得許多音樂比賽獎項。如今在演出、演講、教學等行程滿檔,吳易穎對目前的成就表示:「我學習音樂的經歷其實比較特殊,可能是從小做什麽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加上成長過程中家裡的環境也沒人可以提供專業諮詢,所以無論是求學還是比賽,走了與一般音樂學子不太一樣的路。」他接著表示:「後來出國深造,當時大部分的同學都選擇就讀音樂學院,只有我選擇綜合性大學。記得當時還有人投以異樣眼光,但是我就讀的碩、博士學校都提供了我全額獎學金,這在當時美國已經少有這樣的機會了,不僅給予我經濟上莫大的支持,那樣多元的校園環境更不只是單純學習知識,而是一個培養人社會化的重要過程,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提及舉辦音樂會的看法,吳易穎分享他的經驗:「我曾經舉辦過幾場曲目超大、超難的獨奏會,然而我發現大家聽完之後,並沒有什麽反應。反而是在一次徹爾尼練習曲與巴赫創意曲的講座中,受到聽衆熱烈的回響!」對此吳易穎開始反思,古典音樂的呈現方式其實是隨著時空不斷變化的。例如在古典時期的音樂會,拿著曲譜上臺演奏是對於作曲家的尊重,而後發展成背譜才是對於聽衆的尊重;過去在音樂會當中「講話」被認爲是非常不妥,但在現今為了推廣古典音樂讓更多人理解進而喜愛,在音樂會當中為觀眾「導聆」反倒是顯得愈加重要。

「當然,現在我能比較活躍在舞臺上,要感謝我的老師宋允鵬教授。他曾經告訴我:『音樂會,你不要想彈給專家聽,因爲專家根本不會來聽你彈。要彈給一般人聽,他們聽懂了,喜歡你彈的,你就成功了。』」

最後問到他是如何看待音樂時,吳易穎說:「我還是想引用我的老師宋允鵬教授送給我的一句話:『把鋼琴彈好,可以讓你成爲更好的人。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