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2° / 28° )
氣象
2024-06-09 | 中央社

里長林浩隆酷愛八家將 臉譜融入吉祥圖騰成文創

基隆市暖暖區八中里長林浩隆一筆一畫勾勒八家將面具臉譜,至今已彩繪數千幅臉譜,更發揮創意融入吉祥圖騰,製成文創小物義賣。

來到八堵廣興堂,從鐵梯拾級而上到2樓,65歲人稱「龍哥」的堂主林浩隆戴著老花眼鏡,桌前開啟黃光檯燈,以左手掌支撐右手,手持畫筆正全神貫注,一筆一畫勾勒八家將面具臉譜,見記者來訪,林浩隆停筆來到樓下廣場泡茶,娓娓道出他與八家將淵源。

林浩隆回憶,年輕時,家裡開國術館也帶領獅陣四處演出,他因此接觸到陣頭文化,在各式陣頭中,他對八家將「情有獨鍾」,20餘歲時,決定創立八家將巡迴各地演出,他稱自己算是基隆八家將開基元老。

可每當出陣參加廟會活動,由於林浩隆未曾接觸繪畫,只能從嘉義聘請面師北上為扮神將者開臉,每次要價新台幣6000元,以當年的幣值可謂所費不貲,他因而下定決心南下嘉義拜師學藝,學了1年後,30歲出陣時就自己為團員彩繪開臉。

林浩隆不諱言,面師指導有限,只能讓群眾一目了然扮神將者的角色,例如「柳爺」特徵是嘴型歪斜,其餘圖騰、吉祥物,都是憑著靈感彩繪,至於靈感來源,他則總結來自「磁場」。

林浩隆偏愛從深夜開始彩繪面具臉譜直到天亮,他總覺得夜深人靜除較有靈感外「磁場」也較佳,每張臉譜要從眼神著手,他說,八家將身為開路將軍,出巡協助緝拿妖魔鬼怪,要一眼就令人感受到莊嚴、凶悍,「若畫成小丑,連人都不怕,鬼看了怎麼會怕」。

林浩隆坦言,心情平靜筆觸也會跟著順,一筆畫到底是最美的線條,但人總有七情六欲,遇到煩悶時,總要回頭一描再描,線條往往「一行變兩行」彎曲且分岔,就連眼睛也不對稱,無法顯現八家將莊嚴度,成了四不像。

林浩隆說,他在彩繪面具臉譜時「無禁無忌,食百二」,雖未有過特殊「感應」,但曾專注為扮演范將軍者開臉畫到一半出神入化時,對方突然身不由己不斷抖動身軀似快「起乩」,直到叫對方名字才平靜下來,還有一回在社區指導時,為讓參與者方便下筆,他會事先將面具臉譜畫成半成品或近乎成品,社區警衛參加活動為臉譜點睛,這名警衛二度持畫筆「起乩」,根本無法為臉譜點睛。

林浩隆彩繪的八家將面具臉譜除了眼鼻嘴型不變外,其餘圖騰更融入巧思,並製成帶有吉祥寓意各式文創小物,例如鑰匙圈、手提包、T恤等義賣,為社區協會籌措活動經費,他拿起巴掌大的面具臉譜侃侃而談逐一介紹。

林浩隆說,「文差」眼神勾勒出「雙魚」圖騰;「武差」頭頂彩繪中國結,兩頰佐以火焰呈現;「甘爺」右臉以黑色、左臉紅色線條彰顯陰陽,並將「萬壽無疆」和「王」字融入圖騰;「柳爺」特徵雖嘴型歪斜,但整體頗有立體感,頭頂以五彩繽紛的蝙蝠呈現,並在雙眼周遭彩繪黑色鶴型,取意「福到福好」。

至於人稱七爺的謝將軍,則以鮮紅色繪出方天戟「一見大吉」,而八爺范將軍以黑線圖騰為主佐以白色,從頭頂到鼻梁勾勒出一道符令,臉頰以五帝錢鎮煞,也有「一見發財」意思。

值得一提的是,在友人推薦下,林浩隆也將「龍哥」落款入臉譜,其中「夏大神」最具特色,額頭至鼻梁以金色彩繪葫蘆,並在葫蘆內勾畫紅色「福」字,兩側佐以火焰,取意「福旺」,另在葫蘆上方融入落款「龍哥」圖騰。

林浩隆說,數十年下來,因彩繪時姿勢固定導致職業病,時常整隻手臂酸痛且麻,不時要施打類固醇才能緩解,經醫師診斷為頸椎骨刺須長期復健,近年常痛到無法下筆彩繪,打算停筆休息一陣子再做打算。

「沒有人要學」,林浩隆感嘆,目前雖有汐止陣頭人士假日會前來學習數小時,有學徒頗有天分,作品也有幾分他的神韻,但在眼神和嘴型還要再加強,他很樂意指導更多後進,期盼這門技藝能傳承下去。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