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8° / 27° )
氣象
2024-06-19 | 中央社

NSO國家交響樂團譜務陳筱淇 是小螺絲釘也全力以赴

樂團都有這樣一個隱形人,在指揮確定曲目後確認編制、版本、總譜、分譜,排練前給團員直到音樂會結束,而且週週輪迴,陳筱淇的譜務人生正是如此,即使只是樂團小螺絲釘,也全力以赴。

負責NSO國家交響樂團譜務工作的陳筱淇不到30歲,從小到大念音樂班,主修作曲,大學考上北藝大主修理論作曲,研究所時正好NSO跟北藝大合開職銜學分學程招生,她考上了音樂行政組,她說:「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知道有譜務這個工作。」

實習過程中陳筱淇發現,做譜務大約有7成工作跟作曲完全相同,開始對譜務產生興趣。陳筱淇接受中央社專訪表示,譜務工作從總監確認新樂季節目時就開始,樂季曲目出來後,她開始查閱每個交響樂團俗稱「聖經」的「交響樂譜索引書」,確認曲目編制,最後彙整成一張大表公告。

陳筱淇說,公告是讓樂團各聲部首席排班。緊接著確認樂譜到手,版本正確,才能將正確的總譜分譜整理好給團員,迎接音樂會的來臨。陳筱淇說:「這工作一是要細心;二是要會緊急應變,危機處理;三是面對不是學音樂的行政同事,一定要會溝通,讓音樂工作順利進行。」

陳筱淇說,就像俄烏戰爭時期,船運難以預期,工作時間就要拉長,有次遲遲收不到法國出版社的譜,眼看時間逼近,她與樂團商量,先用網上免費版本應急。樂譜在開演前終於寄到,陳筱淇再把所有指揮註記重謄、影印,交到團員手上,「跟時間賽跑,壓力超大,我常到辦公室外面大叫完,再進來繼續上班。」

背景是作曲,陳筱淇很喜歡紙質樂譜,可以看見很多音樂的秘密。她提到,有些譜上一團才演完立刻轉寄台灣,開箱時慘不忍睹,「有些譜舊了會破、會掉頁,要用膠帶幫忙黏回去;有些上一個指揮的筆記密密麻麻,會影響NSO排練,我們就要清乾淨,常常桌上的橡皮擦屑可以堆成一座小山。」

有一些譜頁的角落會有「黃色污漬」,陳筱淇說,這大概都是管樂的譜居多,「我都可以想像那個畫面,國外管樂家們邊排淨演奏時管樂器內的口水邊翻譜,長此以往,就留下了這些特定位置的特定顏色。」

陳筱淇的工作樂趣,也在處理各種狀況,「團員們一週接一週演出,壓力很大,我能夠做的就是把譜弄得很乾淨,讓他們可以舒服演奏。」比如會有視力老花的團員私下向陳筱淇「許願」樂譜音符太小,她就會另外幫忙出放大版樂譜。

陳筱淇也要幫忙弦樂聲部寫「弓法」,她說:「弓法類似我們走路,今天先要左腳還是先右腳,大家都要一致。」首席畫完弓法之後,陳筱淇會接力在樂譜上註記好其他小提琴團員的弓法,再到中提琴、大提琴跟低音提琴,讓大家得以同步。

雖然細節一大堆,但陳筱淇樂此不疲,她也跟著NSO、北藝大與台積電合作「樂無界」計畫中的「一分鐘交響曲計畫」,回到北藝大跟作曲系學弟妹上課,講解樂譜記譜、裝訂、修改到印出等等細節,讓這些優秀在校作曲學子的一分鐘樂曲可以順利被樂團演出。

「作曲家要等樂譜輸出之後,才會知道自己的譜長什麼樣子,我之前當學生的時候也是看電腦以為都OK,印出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陳筱淇這些分享可以讓作曲學子對樂譜更有概念,迎向人生第一首交響曲的誕生。

雖然已暫緩創作,但陳筱淇還是很喜歡現代音樂,她說:「樂團剛演完日本國寶作曲家武滿徹的『奇幻詩章II』,我還找時間去聽排練。」陳筱淇原本是好奇長號跟樂團的音色設計,「長號平常在樂團是擔綱低音、製造厚度的角色,但獨奏起來,竟然可以做出法國號的聲音,我好驚豔。」

音樂會開演前,樂譜已經上了團員眼前的譜架,陳筱淇會坐在台下,她說:「看著台上音樂家把音樂演完,翻頁的時候,沒有紙掉出來,我就很心滿意足。」在樂團這個巨大機器的運轉中扮演好自己小螺絲釘的角色,陳筱淇全力以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