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8° / 27° )
氣象
2024-06-23 | 中央社

房慧真「夜遊」細數家族故事身體記憶 尋找時代的光

台灣走過威權年代,歷經體制與社會變化,作家房慧真細數家族故事與身體記憶,重新補回那段歷史,新書「夜遊」試圖尋找時代的光。

根據春山出版提供新書資訊,房慧真於解嚴前後經歷了仍停留在威權時空的學校體罰,青春少女的身體啟蒙,MTV、迪斯可、隨身聽、情色電影院的文化大雜燴,同時台灣社會正產生巨大轟鳴;30多年後回望這一切,身體的記憶是當下而強烈,政治的意識卻是後知後覺。

房慧真在書中細數成長階段的記憶:1986年,台灣社會街頭狂飆,她白天讀書的國中,晚上變成黨外運動場地;1987年夏天解嚴,她在傭僕成群的印尼親戚家度過暑假;1989年詹益樺與鄭南榕在火中殞落,天安門事件在遠方流血,她和姊姊在DISCO外排隊看演唱會;1990年野百合學運,她渾然不覺。

房慧真也提到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她的父親「逃」回印尼避禍,卻避禍不成,母親飛赴南洋,拽回中蠱如木偶的父親;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窮凶惡極之狼在北台灣竄逃,入室強暴婦女的新聞不斷傳來,她獨自在外租屋,睡前緊盯窗口;1998年印尼社會動盪、大規模排華,親戚家的女孩渡海來台避難。

房慧真在書序中表示,她有經年累月走夜路習慣,「夜遊」是身體上的,「日西沉,月色起,就是我牽著牠去遛達的時候,身體裡那頭晝伏夜出的獸,頻頻跳起,就快要躍出我的喉頭,豹衝出去。夜夜必得帶出門放風的,是我自己」。

房慧真說,「夜遊」也是精神上的,「我長年閱讀大屠殺、勞改營、種族滅絕的書籍,看向人性最深沉的底部,那是但丁去了山巔回望的黑暗密林,餘悸猶存,也是宇宙間發光的星系以超光速離我遠去,所遺留下來的黑暗」。

房慧真70年代生於台北,長於城南,台大中文系博士班肄業,曾任職於「壹週刊」、「報導者」,著有散文集「草莓與灰燼」、「單向街」、「小塵埃」、「河流」;人物訪談「像我這樣的一個記者」等書。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