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8° )
氣象
快訊

2020-05-12 | 匯流新聞網

【投書】鐵血柔情 一身傲骨的黃埔人-許歷農校長

廖念漢/大學講師

在國軍建軍史上,能擔任政校校長、陸官校長、金防部司令官、總政戰部主任、及退輔會主委(黃復興)等要職者,唯許歷農上將一人。

日前郝柏村上將以百歲晉一高齡辭世後,台灣目前的老將中,碩果僅存百歲晉二的許歷農上將,這位參加過「抗日剿匪」的黃埔16期將領,曾在99歲之齡,不懼排山倒海之非議,牴觸仇中的主流思想,發表不再反共之論,其內心深處所欲表達為何?那些塗黑抹紅他的人,真正認識許歷農嗎?

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世非之而不加沮。〜莊子

翻開政戰史,在歷任15位上將編階的總政戰部主任(局長)中,除蔣經國外,我不知道40年來能讓軍事與政戰幹部,共同敬佩的有幾位?但我相信許歷農校長絕對是其中一位。因為他真的是踐履-「表裡一致、淡薄名利、堅持中華民族大是大非的將領」。

他對李登輝媚日不假顏色,同樣對陳水扁的台獨不稍妥協,因為他從不求名求利。而中共當局對他敬重是基於他從不打高爾夫球,不在酒桌上吹噓,不會媒攬生意,只會無私無我,殫精竭慮的構思兩岸如何能在「民主」制度下和平統一。

綜觀校長在任何重要職務上,都能做到《曾胡治兵語錄》中的「公明勤廉」。沒有「許家班」,沒有「夫人幫」。家居生活簡樸到媲美「彭淮南」,連曾是他「敵人」的李敖大師,都為文讚譽他-「許歷農是他所見過最清廉的上將…」。當年以他的職位,想搞棟「有產權」且最精華地段的眷宅,易如反掌,但他沒做。

眾所皆知,許校長於2017年93軍人節前夕發表不再反中共言論,震驚政壇。想當然耳,謾罵之聲不絕於耳,尤其是王定宇、段宜康等人攻訐特為狠毒,然校長以99耄耋之齡的「高見」,又豈會在意其「活化石」等低俗妄語。誠所謂燕雀焉知鴻鵠之志,夏蟲又怎可語冰!

民進黨最擅長貼「雙標牌」。國民黨的ECFA是「賣台」,但民進黨沿用卻變成「愛台」。

「太陽花」攻佔立法院時,說ECFA「是黑箱賣台」,但民進黨全面執政後卻裝傻不願取消,陳水扁吐槽酸的好:「反對很簡單,批判也很容易…」。試問那些在大陸開銀行做生意,大賺人民幣的綠營大老小將們,怎麼個「反共愛台灣」?他們與許歷農的「不反共愛台灣」在格調格局上上有何差別?

另林飛帆、何志偉到底要不要台獨?每年賺「敵國」800億美金的順差,還要不要反共?還是繼續「通敵」?所以就是因許歷農的「洞見」,戳破了民進黨的謊言,所以發動1450群起而攻之。

因限於篇幅,校長不再反共之理由因已散見各報章媒體,包括接受東南衛視《臺灣新聞臉》主持人葉青林專訪,及擔任《觀察》雜誌發行人法學博士紀欣的撰書-《許歷農的大是大非》等群籍報導,故不再贅述。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蘇軾《江城子》

現僅敘其因內戰造成的家庭破碎,造成許校長心中永遠的痛,尤其在闊別50年後,終於見到自己親生的女兒那一刻,其內心的悸動與抽痛可想而知。但他並沒有去見結縭的髮妻,因為一對「緣淺情深」的男女皆早已各自成家,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又何必呢?

那種不見的掙扎與矛盾,互相糾結交織,最是人世間椎心之痛。2017年一個清晨,一通電話告知髮妻已辭逝,校長大悲無淚,哽咽無語,僅請女兒代獻鮮花一束,說句「爸爸這輩子最對不起她…」。這是九十九歲老兵的家國人生,寫下戰爭最無情的一面。

在戰場上存活的戰士,都只有一個卑微的心願–回家。〜《敦克爾克大撤退》〜

校長親身經歷的戰火悲劇,與黑貓中隊U2飛官張立義-「衣冠塚外的我,不是英雄,是倖存者」,一樣充滿著人世間的煎熬與無奈。在香港,其妻張家淇在17年後與張立義再次重逢時,恍如隔世,相擁而泣的第一句話就問,你結婚沒?張簡潔答覆:「沒有」。

其妻頓時痛哭失聲地說:「如果你有結婚我心裡反而會好過些…」(最後其妻改嫁之何姓陸軍上校,信守當初追求其的承諾,二話不說就搬去了榮家。)以上都是戰爭造成的人倫悲劇,許歷農了解,張立義也了解;但是王定宇、段宜康都不了解。

真正有智慧的領導者,是避免戰爭的發生。〜山本五十六〜

馬基維利曾言:「戰爭在你願意時開始,卻並不在你樂意時結束」。1941年12月,日本在偷襲珍珠港前夕,聯合艦隊參謀長宇垣纏中將以非常崇拜的口吻對山本五十六大將說:「長官您真是個有智慧的領導者,策劃了這麼縝密的作戰計畫,日本必勝」。

山本緩緩摘下軍帽,若有所思的對他說了一句千古名言:「真正有智慧的領導者是『避免戰爭的發生』」,兩年後,山本與參謀長雙雙命喪索羅門群島;再過兩年,天皇無條件投降。所以山本大將的「金玉良言」,許校長的「苦口婆心」,希望三軍統帥蔡英文聽得進;「找香港人當傭兵」的3Q哥-陳柏惟聽得懂。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猶記前年《823砲戰》70周年紀念日時,當時曾在金門擔任副團長的許校長,於「百歲壽辰」上許下的願望,必然是《823砲戰》是國共的最後一仗,如果砲聲再響,那將是徐佳青口中的「台灣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戰。

最後摘錄范仲淹-《岳陽樓記》獻給最敬愛的黃埔人之光-許老爹百歲晉二誌慶: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照片來源:資料照片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官員不認錯 百姓苦難受

【何豪毅專欄】如何可以為「社會安全網」補破網?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投書】鐵血柔情 一身傲骨的黃埔人-許歷農校長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