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0° )
氣象
2022-06-20 | 匯流新聞網

【投書】稅收都是民脂民膏 請政府勿亂花錢

李商/退休人員

拜讀《政大財政系教授/陳國樑/可惡:稅收超徵人民變窮 蔡政府亂花錢》乙文,內心感慨萬千。其實這不只是蔡政府亂花錢,記得馬政府時代也有很多人提出,馬總統和陳總統的債務比較,指出:民進黨執政期間,國家債務未償餘額從2兆4501億元增至3兆7778億元,共增加1兆3277億元,但馬政府執政7年,債務未償餘額卻增加到5兆5431億元,增加1兆7645億元,馬政府執政7年比民進黨執政8年多舉債4368億元。

依照這種國家花錢方式,恐怕只有越來越嚴重,蔡政府就任滿六年,稅收皆為超徵,只有2020年略有短徵(222億元)外。最誇張竟然在疫情嚴重之際,2021年台灣稅收年增18.6%,為近32年來最高超徵金額4,034億元創下歷史紀錄。

還有公共債務的舉借,也是前所未見的速度攀升。四月底,《公共債務法》所規範之各級政府公共債務實際數,已高達6.99兆元。根據五月底國債鐘資訊,僅僅是中央政府債務,國人平均每人負擔26.6萬元;四口之家,平均每家庭背負中央政府債務高達106.4萬元,還有地方政府的債務沒算進去,如此恐怕債台高築。

稅收連年超徵、同時政府債務屢創新高的情形,意味著超徵的稅收,根本無法填補日益增加的收支缺口。超徵與舉債雙雙同時破紀錄,凸顯政府使用經濟資源有失節度,現有財政紀律並無法制約政府的支出擴張與成長。每次立委質詢財政部長,超徵應該還於民,財長答覆立委都推託說『還債』,如果還債怎麼債務越來越多?應該向國人有個交代,錢用在何方?「巨靈政府」恐將宰制並吞噬經濟體。就「巨靈政府」而言,當然不希望來自社會力量的約束與法治規範的枷鎖,因此,民眾對於施政的認知與法令規章的般弄,就成為「巨靈政府」的首要之務。

摘自早安財經文化出版《房間裡的大象》,「屋裡的大象」用來象徵每個人都知道,可是卻沒人願意公開承認知道的任何主題或事件。正因如此,「屋裡的大象」成了指涉人們串謀保持沉默的「公開祕密」。如,柯林頓總統在1998年陸文斯基醜聞案爆發不到一個星期,還能發表國情咨文的幾近超現實能力,許多政治評論家在驚訝之餘,也紛紛訴諸類似的意象:屋裡有一頭大象,但是講台上的男人對此未置一辭。有關白宮性醜聞案的指控彷彿一個厚臉皮的不速之客,端坐在議院殿堂上。

現行《嚴重特殊傳染病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給予行政院三大特權:首先是未完成法定預算程序即可動支經費,猶如御賜「尚方寶劍」,可以「先斬後奏」,剝奪立法權。其次,舉債額度排除《財政紀律法》與《公共債務法》規定,不受制於每年度舉債金額必須低於總預算及特別預算歲出總額合計數15% 之債限,猶如獲授「王命旗牌」,可以便宜行事、無視財政紀律。最後,對於經費之支用,也毋須受《預算法》對於舉債與經、資門經費流用的限制。

我們國家到底哪裡出了問題?怎麼可以不遵守財政紀律?怎麼可以不受《預算法》的限制?那些互相牽制的功能盡失,主計處、審計部、立法院、監察院都可以不管嗎?誠如陳國樑教授所言:「巨靈政府」恐將宰制並吞噬經濟體。難道台灣成為獨裁政府?國家衰亡也是一點一滴的慢慢流失。曾國藩曾說,社會大亂之前,必有三種前兆:「1.無論何事,均黑白不分。2.善良的人,越來越謙虛客氣;無用之人,越來越猖狂胡為。3.問題到了嚴重的程度之後,凡事皆被合理化,一切均被默認,不痛不癢,莫名其妙地虛應一番。」曾國藩死後20年,大清朝終於灰飛煙滅。

筆者呼籲政府應該遵守財政紀律,超徵的錢使用應該透明化,不能成為財政部或行政院的私房庫,各部會也須撙節開支,稅收都是民脂民膏,政府如果亂花錢,人民是在流血流淚啊!

照片來源:Unsplash示意圖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從恩恩爸事件,看出政治操作已無下限

【投書】美國網路「觸角」伸向俄烏戰場或導致俄烏衝突升級和擴大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投書】稅收都是民脂民膏 請政府勿亂花錢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