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8° / 16° )
氣象
2024-02-13 | 周刊王

救護天使暖人間2/女救護員死神手中搶命13年 最想念「媽媽的雞湯」

救護天使暖人間2/女救護員死神手中搶命13年 最想念「媽媽的雞湯」

高救隊目前一個月一天有醫療指導醫師進駐並隨著救護員出勤,目的是精進救護流程以及技術。(圖/趙世勳攝)

[周刊王CTWANT] 台北市有4個高級救護隊(高救隊)專責緊急救護,在死神手中搶命,入行13年的永吉高救隊女救護員陳冠穎認為,在救護工作的高壓下,最好的慰藉就是遠方時刻記掛她的父母,以及相戀7年的男友,而看過太多生離死別的她,每年的新年願望都是平凡又簡單的「盼所有人平安」。

帶著眼鏡紮馬尾的EMT-P(高級救護技術員)冠穎,平時工作都是上一休一(上滿24小時休24小時),對於精神和體力都是極大挑戰,冠穎說幸好有交往7年的男友當精神支柱,且對方也從事消防工作,2人很懂對方的工作,有空互相吐露心情、討論案例,成為彼此最大慰藉。

救護天使暖人間2/女救護員死神手中搶命13年 最想念「媽媽的雞湯」
當年陳冠穎也曾揹水帶衝火場,體能訓練從不因為女生身分要求特殊待遇,女力展現讓一票男同事們刮目相看。(圖/當事人提供)

冠穎在隊上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男同事們因為諧音將她外號取名為「罐頭」,冠穎個性好相處、總是笑咪咪,大家一起出任務出勤、訓練體能,她也從不因為是女性而要求特殊對待,同事們笑說「妳是女的嗎?」還誇她十分可靠仔細,「是神隊友!」

不過,每次出勤總是未知的考驗,原來派單上只註明車禍或疾病等簡單事由,「到現場才最能確認狀況,即時做出最符合當下的因應措施,很考驗臨機應變,最重要的是平心靜氣」。冠穎說自己處理一起救護案,到場才知道是失戀女子鬧輕生,女子情緒失控持刀和她面對面,她的左手割傷血流如注,情況危急,冠穎不慌不忙以自己同為女生身分,接近對方安撫「先幫妳處理傷口,包紮好一起幫妳找想見的人」,女子激動情緒慢慢平復下來,加上眾人輪番勸說,才棄刀讓冠穎進行包紮送醫。

冠穎也回憶前年疫情三級警戒期間,高救隊轉為防疫專責隊,她和夥伴們每天穿著防護衣開車運送患者,天氣炎熱但怕傳染,防護衣脖子袖口縫隙全部封嚴實,光是穿脫就得花上20分鐘,「一天跑20多趟,從早上到半夜,防護衣裡的我已經快脫水,每趟回來救護車還要靜置消毒20分鐘,每天都在打仗」。

即時工作再忙再累她仍心繫台南老家的父母,當時因疫情曾整整一年半沒回過家,「最想念媽媽的雞湯」。冠穎在家中排行老二,當年大姊和她前後考上警專,後來一個當警察,一個成為消防員,冠穎喜愛生物學,後續專攻救護,「爸媽年紀大,常擔心北漂的我和姐姐,尤其我們工作有危險性,以前出勤我都不說,現在則會讓他們知道情況、告訴他們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不讓父母白擔心。」

因為新冠肺炎肆虐,陳冠穎曾長達1年半沒回台南老家,她說北漂的自己總記掛著父母,最想念媽媽的雞湯。(圖/趙世勳攝)

雖然警消人員中男多女少,但女救護員在各種意外現場,給傷病患們如同媽媽般的溫暖和專業救護治療,站在第一線守護著所有男女老少,新的一年開始,冠穎說自己從事消防工作後,年年願望都一樣「平安是福,希望所有人都平安。」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