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5° / 23° )
氣象
2024-02-25 | 周刊王

小電池起家人生3/感謝大公司不CARE!賣易付卡發現市場 統振成移工匯款龍頭

小電池起家人生3/感謝大公司不CARE!賣易付卡發現市場 統振成移工匯款龍頭
統振積極打造移工生態圈,甚至還跟電信商在桃園一起主辦巨蛋移工演唱會,吸引2萬印尼移工參加。(圖/桃園市政府提供、報系資料照)

[周刊王CTWANT] 攤開移工匯款業務一哥統振(6170)的47年發展史,從電池、預付卡,到移工匯款,一賣就賣到市場冠軍,在外人看來很「跳tone」。「我們是不起眼的小公司,找到大公司不care的市場。」創辦人陳敦仁親自解密。統振幫大型電信商代賣蠅頭小利的預付卡,意外發現急速成長中的移工通訊及匯款需求,「這是一個市場!」

陳敦仁及總經理何明哲接受CTWANT記者採訪時,對統振特殊的公司履歷,一一解惑。起先,統振在1986年取得東芝電池(一次性電池)代理權,因為賣太好,東芝原廠主動來問,要不要賣賣看rechargeable(可充電式)的電池,「有電池就賣啊!」

統振1993年賣起充電式電池後,發現跟賣給消費者的一次性電池不同,充電式電池是工業用要賣給工廠,統振只好下海蓋工廠,切入電池模組製造,將充電式電池包裝成行動電話電池等充電電池。

「充電電池市場的遊戲規則完全不同,終端市場品質參差不齊,最後統振決定轉向OEM跟ODM,直接幫手機廠代工電池,包括光寶、宏達電等,都曾是統振的客戶,而且宏達電的用量很大,可惜最後還是退出手機市場。」何明哲說。

小電池起家人生3/感謝大公司不CARE!賣易付卡發現市場 統振成移工匯款龍頭
統振切入東芝充電電池代理,因此打入手機電池市場,也曾是宏達電手機電池主要供應商。(圖/馮景青攝)

業務出身的何明哲,1999年離開食品大廠加入統振,負責東芝電池銷售,將手機電池賣到超商通路,「那時候台灣大找預付卡代理商,希望找有電信通訊及零售通路經驗的公司,統振都符合,我們就主動去爭取。」

統振代銷的預付卡、易付卡及儲值卡,以便利商店通路為主,也接受外面客戶叫貨。「有客戶越叫越多,覺得怪怪的,我送貨過去順便問客戶誰在買?他說就是附近工業區的外勞啊,有泰國人、菲律賓人。」何銘哲說。

早期,移工或外籍看護打國際電話,多是付費打雇主家電話或公用電話,直到電信業者預付卡內建國際電話功能後,移工的需求開始爆發。「後來,賣給外勞的通訊行叫貨量越來越大,我們確認它是一個成長的市場!」何明銘解釋,易付卡原本以老人家、未滿18歲不能申請門號的孩子為主,但從市場需求來看,移工才是主力,統振決定主動出擊。

小電池起家人生3/感謝大公司不CARE!賣易付卡發現市場 統振成移工匯款龍頭
統振成立一個超過30人的跨國客服團隊滿足移工需求(圖/統振提供)

「以前沒有人在經營移工市場,我們第一個幫各國移工印海報,到全省找專門經營外勞的店家張貼,也找電信商幫忙包裝出專門賣給外勞的產品,並爭取易付卡的『網內互打』,還為移工辦演唱會,有一場在桃園巨蛋演唱會有兩萬多人參加,都是印尼人。」何明哲補充,參與越南新年、印尼開齋、泰國潑水節等慶典活動,都是統振行銷重點。

與此同時,何明哲觀察到移工族群最大的需求,「移工他們來台灣工作的目的,是要賺錢回家,如何把錢有效率、安全送回他們國家,是他們最關心的事情。」十年前,移工因為找銀行語言不通、匯款時間長、手續費也高,後來雖有「仲介外籍移工薪資結匯申請辦法」,也是費用高不方便,只能找東南亞商店進行地下匯款。

「什麼樣的通路有機會可以讓移工不用再跑到那種黑黑髒髒的店裡面去匯款,如果能夠到便利商店交付匯款,全台一萬多家便利商店,那不是很方便的嗎?」何明哲告訴記者,利用超商匯款是便利的「金流」,但仍需要「資訊流」及法令納管,直到智慧型手機日漸普及,才開始研發手機小額匯兌APP(Q PAY)。

由於跨國匯款屬於金融管制業務,而龐大的移工地下匯款未納管,有被「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sia-Pacific Group on Money Laundering,APG)」盯上之虞。統振2018年順勢向金管會申請「金融監理沙盒實驗」,以泰國、越南及印尼三國為主,成為台灣非金融企業申請首例,2019年4月獲准,2年後實驗完成落地,拿到第一張移工匯兌業務執照,以「Qpay」App上市。

這套移工超商匯款上路初期,規矩不少,「最麻煩的就是一家店一天收款限制十萬元,幸好超商ATM生態升級,發薪時,移工們拿著提款卡到超商ATM領錢,拿到櫃檯匯款,店員再將現鈔存入店內ATM,同樣一筆鈔票,讓移工輕鬆匯款,超商櫃台也沒有現金過多的疑慮。」

小電池起家人生3/感謝大公司不CARE!賣易付卡發現市場 統振成移工匯款龍頭
統振不僅只有移工匯款Q PAY,甚至還將自家粉專當移工媒體經營。(圖/翻攝自QPAY REMIT Pinoy臉書)

目前市面共有統振、東聯互動、數位至匯等三家業者,搶食移工匯款市場。「這塊市場經營比三件事,手續費、匯率及行銷,手續費大概就是一筆150元,匯率參考美元交叉匯率及同業間的匯率。」何明哲說,Q PAY的優勢是「口碑行銷」,從預付卡到移工匯款,統振已打造一組超過30人客服隊伍,有泰國、越南及印尼籍員工,將Q PAY經營成移工媒體,不但提供各國移工訊息,還有遊戲、抽獎活動。

其實非銀行做跨國匯款業務並不少見,像是西聯匯款(West Union)也不是銀行,換言之,只要西聯匯款有去的地方,統振都可以去。何明哲說,「統振已經有了金流系統,另外資訊流也很好建,剩下唯一關鍵是當地的法令,每一個國家都要取得執照,這就看各家公司的本事了。」

相較於台灣約有75萬名移工,日本大概有200萬。「台灣是透過超商櫃台在收錢,日本則不是,因為移工在日本一定得用銀行帳戶。」何明哲坦言,統振現正研究日本市場,預計兩年內找出因地制宜之道。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