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9° / 23° )
氣象
2024-02-28 | 周刊王

「省港旗兵」原型 71歲朱國榮從殺人搶匪到百億身家走鋼索人生

「省港旗兵」原型 71歲朱國榮從殺人搶匪到百億身家走鋼索人生
國寶集團總裁朱國榮是殯葬業大亨。(圖/報系資料照)

[周刊王CTWANT] 71歲的朱國榮,可說是在兩岸三地橫行,一生走鋼索,外傳積攢百億身價的「大圈仔」。

原名朱子昭的他,生於廣州,曾加入共產黨的少年先鋒隊,18歲到香港,而後參與澳門運鈔車千萬搶案遭通緝,來台灣改名、搖身成為殯葬大亨,近年更是多樁內線交易、炒股淘空、經營權大戰等案的背後影武者,而今棄保潛逃、再度登上通緝名單。

2023年第一場上市公司經營權決戰戲碼,就是成立超過70年的老牌食品廠泰山公司,抵抗市場派的龍邦國際,而泰山派出的律師團,直接把龍邦「實際負責人」、也就是朱國榮的「老底」掀了,登報說他是「官方認證的搶匪」,大罵他就是在1980年10月18日與六位「大圈仔」(香港用語、指從中國偷渡到香港的犯罪團夥)搶劫澳門南通銀行運鈔車,導致一死一重傷,而後偷渡到台灣來,獵物從運鈔車改為企業。

「省港旗兵」原型 71歲朱國榮從殺人搶匪到百億身家走鋼索人生
1984年上映的香港警匪片《省港旗兵》,就是參考朱國榮的故事。(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這故事是1984年上映的香港警匪片《省港旗兵》的原型,導演麥當雄當時還獲得金馬獎最佳導演獎;朱子昭1971年偷渡到香港,1980年犯案後逃到馬來西亞、1982年用假護照偷渡到台灣,因身分特殊被送去綠島「感化」,後以「反共義士」理由拿到中華民國的身分證, 1994年為作生意方便而改名朱國榮,外界傳說他就是靠偷渡、洗錢賺下第一桶金。

一經商30多年的台商跟CTWANT記者表示,在當時兩岸關係封鎖的敵對狀態下,不管是黑白兩道,甚至是正統的企業公司,都需要這類管道才能移動大筆資金,讓他賺進灰色產業鏈的紅利,也建立自己的人脈而「洗白」;後來善用法律人士,像是前法官、檢察官擔任集團董事,據說其女兒也是律師,讓他操盤時無「後顧之憂」。

朱國榮在2011年入主《新新聞》,接受自家專訪時曾說,「全台灣賣鑽石沒有不認識我的」,靠黃金珠寶生意賺大錢後,朱國榮在2000年景氣蕭條時危機入市,轉進低成本、高風險又高報酬的「不良資產」買賣生意,包括台北內湖近三千坪的俱樂部水立方會館、新竹東方日星高爾夫球場,也陸續標下台北車站前的亞洲廣場(原大亞百貨)二、五、六樓法拍案,以及高雄八五大樓金典酒店債權等不動產投資。

過去在刀口下討生意,而今別人都不敢碰的法拍市場,對他來說就是「撿便宜」,再以此向銀行借款、以最大槓桿創造N倍收益,嘗到錢滾錢的甜頭後,就專心作起「商界大亨」,不再動刀動槍,而是「放長線釣大魚」。

「省港旗兵」原型 71歲朱國榮從殺人搶匪到百億身家走鋼索人生

朱國榮2007年趁其股東糾紛時,砸下11億元、買下北海福座創辦人林萬出的股權,因此入主國寶集團、變身為殯葬大亨,後來也插旗不動產、休閒餐飲、媒體等行業,入主龍邦、松崗、泰山等三家上市櫃公司。

與他共事過的人跟CTWANT記者透露,他「任何事都敢賭」,給予報酬時也相當大方,跟他做生意是互惠互利,所以很少看到直接批評他的人,也才能當這麼久的低調富豪。

2013年時,以國寶大股東身分介入龍邦經營權,隔年的中信金併購台壽保一案,朱國榮買下台壽保一成股權、趁機談判,當時的中信金少東辜仲諒一度怒稱「我不跟黑道打交道」,最後中信金成功併購,卻也被特偵組指控圖利國寶集團。

由於朱國榮會用公司股權去向銀行質押貸款,後用貸出的款項再投資其他資金調度有問題的公司,為避免股價跌太多、導致押在銀行的股票價值過低而被斷頭及抽銀根,所以透過人頭帳戶炒股,2011年起陸續爆發相關訴訟後,他將集團要職與股權交棒給親信與女性友人,2016年後,朱國榮就消失在關係企業董監名單中,透過多層投資公司或交叉持股掌控集團,所以仍被稱為「總裁」。

朱國榮2022年10月公開出席旗下高球場活動時,面對記者問到為何要插旗泰山的經營權時,他說「我已經退休了,那是公司、專業經理人的事,不是我的事。」

儘管是江湖草莽出身,但在他還沒「默認」自己的「年少輕狂」前,很少人看得出來他的過往,帶著黑框眼鏡,時不時還會幾句名言詩詞,高瘦的身形更顯其書卷氣,過去同業還以為他是香港商人,而今,似乎又成了兩岸複雜關係下的司法籌碼,讓人不勝唏噓。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