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6° / 25° )
氣象
2024-04-25 | 周刊王

星談心/黃子軒堅持客語創作無奈碰壁 婚後「在音樂裡談戀愛」

星談心/黃子軒堅持客語創作無奈碰壁 婚後「在音樂裡談戀愛」
黃子軒從樂團單飛,推出首張個人專輯《牛騷》。(圖/林士傑攝)

[周刊王CTWANT] 黃子軒來自樂團「黃子軒與山平快」,曾兩度獲得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身為主唱的他終於推出首張個人專輯《牛騷》,加入樂團時期很少唱的情歌,「結婚後不能談戀愛了,所以就在音樂裡談戀愛,音樂是很自由的東西,結了婚以後,音樂是我想像力的寄託。」問及平時是否會寫歌給老婆?他笑說以前會寫,但後來越來越少,因為太肉麻了。


星談心/黃子軒堅持客語創作無奈碰壁 婚後「在音樂裡談戀愛」
在個人專輯中,黃子軒嘗試很少唱的情歌。(圖/林士傑攝)

新專輯名稱「牛騷」相當特別,黃子軒解釋「牛騷」是海陸腔客語,念起來跟英文「New Soul」很像,而他是一個很愛玩諧音梗的人,所以決定拿來當專輯名稱;一直以來都致力發展母語的他從小就聽得懂客語,笑說:「爸媽平時不會跟我們說客語,講秘密時才會用客語,所以我一直想破解他們說的話。」不過要到出社會後至客家電視台工作,並開始用母語寫歌,才讓他對客語越來越有使命感。


星談心/黃子軒堅持客語創作無奈碰壁 婚後「在音樂裡談戀愛」
由於客語歌的聽眾較少,黃子軒坦言曾經到處碰壁。(圖/林士傑攝)

與華語歌相比,客語歌的聽眾比較少,被問到有沒有因此碰壁的經驗?黃子軒坦言:「大多數的人都會有這樣的感覺,比較難的是如何突破藩籬,就算唱華語,唱得不好聽還是很難生存,我已經算很幸運的人,還有很多努力的人沒被看見。」他也提到國中時本土意識抬頭,每個樂團都在唱台語歌,「但後來別國音樂文化風靡台灣,大家似乎開始有點不屑本土音樂,不過這幾年年輕人開始在找自己是誰,本土語言又被重視。」


星談心/黃子軒堅持客語創作無奈碰壁 婚後「在音樂裡談戀愛」
剛開始做音樂時黃子軒經濟拮据,一天不能花超過200元。(圖/林士傑攝)

黃子軒也透露剛做音樂時幾乎存不到錢,一天規定自己不能花超過200元,「在台北那幾年特別苦,當你還沒有名氣時,會有很長的時間看不到成果,那個累積的時間辛苦又漫長,我的出口到底在哪裡?」直到在客家原創音樂大賽拿到名次,才讓他覺得這條路終於活起來,每次回想起那段時間,在與現在的時間對比,總讓他相當感激。


星談心/黃子軒堅持客語創作無奈碰壁 婚後「在音樂裡談戀愛」
對於刻板印象,黃子軒認為客家人能以自嘲方式帶過。(圖/林士傑攝)

談到外界對客家人「小氣」的印象,黃子軒表示自己很愛跟朋友開政治不正確的玩笑,「大家一起去吃飯,我說我客家人出30!」雖然是開玩笑,但他認為客家人應該更有智慧地去自嘲,表示:「客家人不太懂得怎麼把節儉的美德變成現在的說法,很多不是客家人的人也很省啊,而且大多數的客家人是對自己很省,但很好客。」


星談心/黃子軒堅持客語創作無奈碰壁 婚後「在音樂裡談戀愛」
黃子軒曾客串《市井豪門》,飾演一位歌手。(圖/翻攝自黃子軒臉書)

黃子軒的小兒子去年剛出生,大兒子則已經8歲,提到媽媽特別重視孫子的母語教育,大兒子也跟他一樣喜歡唱歌,曾參加客語歌謠比賽得到冠軍,問及未來若兒子也想走音樂路是否會支持?他表示:「當然支持啊,我對小孩子沒有設限,也不會特別希望他們走音樂路,只要他們覺得開心就好。」

除了歌手身分,黃子軒去年客串八點檔《市井豪門》,飾演一位歌手,但他認為就是在演自己,所以沒有很過癮,他的好友薛仕凌及楊大正在戲劇方面都取得很好的成績,讓他更想嘗試演戲,開玩笑說最想演床戲,「常常想像如果我接到戲,要怎麼去模仿別人,很期待有劇組來找我。」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