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2° / 28° )
氣象
2024-05-09 | 周刊王

影爆點/年度現象台劇《不夠善良的我們》,不夠好也不夠壞,才是大多數人的真實人生

影爆點/年度現象台劇《不夠善良的我們》,不夠好也不夠壞,才是大多數人的真實人生
《不夠善良的我們》找來許瑋甯(左)、林依晨演出兩個同天生日的女孩,各自走上不同的人生。(圖/公視、MyVideo提供)

[周刊王CTWANT] 徐譽庭是台灣最會寫當代女性的專家,20多年來作品無數,從編劇作品《我可能不會愛你》、《荼蘼》、《罪美麗》到編劇再跨足導演的電影長片《誰先愛上他的》、《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以及《不夠善良的我們》,她又再一次寫進了台灣女子們的心坎裡。

在感情世界裡,或人生裡,有沒有真正的標準答案,以及有沒有真正的幸福?

徐譽庭用《不夠善良的我們》來辯證,所謂的幸福快樂,看似永遠的Happy Ending,可能都是從遠方看到的海市蜃樓。有視差、有霧霾,有距離的美感,那個妳曾經看不起、看不上或者遙不可及的人,永遠都過得比妳好,妳總是看著那個一段距離之外小小的身影,幻想對方過著體面、開心、閃閃發亮的人生,對比自己的不堪,於是妳的自我越來越小、越來越矮,一方面妳怪罪自己的不幸是她造成的,一方面又不敢承認,她就是讓妳覺得自己過得永遠不夠好、不夠幸福、矮一截的心魔。

兩個同天生日的女孩相遇了,個性外貌都天差地遠,但總是穿到同樣的衣服,而且愛上了同一個男人,兩個女孩的故事從這裡開始。男人何瑞之愛著其中一個桀驁不馴的女孩Rebecca,但年輕的女孩在過度武裝、故作帥氣的外表下,來自破碎原生家庭的她,其實隱含著總是自卑與迷惘,不知前方在何處的心情。另一個女孩簡慶芬是乖乖牌,總是優秀、循規蹈矩,她努力想要從Rebecca身邊贏得何瑞之的心,卻在真的得到他,結婚生子之後,面對日復一日、平靜枯燥的瑣碎生活,逐漸失去了自己的名字,對愛情,以及對生命的方向與自信。


影爆點/年度現象台劇《不夠善良的我們》,不夠好也不夠壞,才是大多數人的真實人生
《不夠善良的我們》許瑋甯飾演的Rebecca選著過率性的單身人生。(圖/公視、MyVideo提供)

Rebecca自此維持單身,過著帥氣的接案人生,於此同時也被生活、戀愛與帳單追得喘不過氣。單身的羨慕結了婚的,結婚生子的嚮往單身幹練自由的,眼睛總是向著對方的方向,兩個女人在十幾年的時間裡,一邊藉著社群偷窺與腦補對方,一邊看著自己的不完美,掙扎於生活的同時,也讓彼此成為生命中揮之不去的鬼魂。

兩個相像又不相像的女人,愛上同一個男人,彼此競爭、相愛相殺的故事從古至今,一直是經典的敘事三角。《流金歲月》的鍾楚紅與張曼玉,《七月與安生》的周冬雨與馬思純,用了這樣的框架創作了《不夠善良的我們》,徐譽庭當然也帶著她的野心。劇中的許多金句,包括「妳是他心中的眼淚」以及「妳是他心中的微笑」幾句,被重複使用在兩人無法逃脫的心魔,也讓人直接聯想到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的名句:「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紅玫瑰是Rebecca,而白玫瑰是簡慶芬,把主要視角轉換成女性,以「量子糾纏」比喻這兩人無法放過彼此的關係,或許這也是徐譽庭2024年版的〈紅玫瑰與白玫瑰〉。


影爆點/年度現象台劇《不夠善良的我們》,不夠好也不夠壞,才是大多數人的真實人生
《不夠善良的我們》林依晨飾演乖乖牌簡慶芬,結婚後卻失去人生方向。(圖/八大提供)

《不夠善良的我們》找來林依晨、許瑋甯、賀軍翔以及柯震東飾演四個主要角色簡慶棻、Rebecca、何瑞之與于向立,表演節奏鬆弛有度,自然流暢,每個人都在這部短短8集的故事裡,創造了屬於自己的又一個人生角色。徐譽庭並無意製造對立或正反派,每個看到劇集的人,都能在裏面找到各自偏好或能夠感同身受的那個人。


影爆點/年度現象台劇《不夠善良的我們》,不夠好也不夠壞,才是大多數人的真實人生
《不夠善良的我們》劇尾,林依晨(左)、許瑋甯終於解開多年心結。(圖/公視、MyVideo提供)

兩個女人看著對方,經過了10多年時光,終於一起並排坐著,齊齊看著海把話說開,把彼此最在意的重擔放下了。生死兩隔,逝者已矣,但活著的人還是得打起精神努力活下去,這看似芭樂的結尾,何嘗不是人生的真實樣貌。畢竟在真正的人生裡,終究沒有人是真正的反派。我們都帶著小小的邪惡、善良、自私、無奈與軟弱活下去,並且儘管如此,都值得一個得到幸福的可能。

《不夠善良的我們》愛奇藝熱映中。

自介:

資深媒體工作者,曾任國際中文版封面及電影線採訪編輯。成長於港片最輝煌的80年代,相信在黑黑的電影院裡痛哭一場的神奇療癒力,沒有一場好電影不能解決的事,如果有,那就看兩場。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