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28° )
氣象
2024-06-11 | 周刊王

不定時炸彈1/強力膠怪男下體頂女持刀閒晃 「無自傷傷人」衛生局沒法度

不定時炸彈1/強力膠怪男下體頂女持刀閒晃 「無自傷傷人」衛生局沒法度
彰化黃姓男子有吸強力膠惡習,屢屢做出脫序行為,被當地視為不定時炸彈。(圖/讀者提供)

[周刊王CTWANT] 中捷濺血案引發大眾對於精神病患的關注,這樣的不定時炸彈卻不只一顆,彰化縣61歲、中度肢障的黃姓男子有放火燒屋和砍母親前科,家人紛紛搬離,黃男少了約束越發肆無忌憚,時常當街吸強力膠,意識不清拿著鐮刀在幼兒園附近閒晃、在超商用下體頂女顧客猥褻,對門女鄰居更曾被其推下田中,連女學生的早餐錢也搶,附近住戶多次通報衛生局都無法讓他強制就醫。

「我們這邊其實是很單純的,如果沒有他,晚上大家睡覺都不用關門。」住在黃男家正對面的家具店老闆黃雍筆說,和美鎮民風淳厚質樸,鄰居間多半相處融洽,可謂「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卻被有如不定時炸彈的黃男打破了這份寧靜。

本刊調查,黃男家境優渥,其兄嫂為國中老師,姊姊和弟弟也都在公家機關服務,而他自幼在和美鎮生活,長大後不務正業,父母手足多次勸導,他卻越走越偏。「以前曾經砍過他媽媽,那時候砍了十幾刀,之後就沒人敢跟他住了。」黃雍筆回憶,黃男在30多年前曾揮刀砍母,緊急送醫後才勉強保命,黃母出院後連夜搬家,黃男還曾放火燒房子,而他也因砍母燒屋而被判刑,之後又重回和美鎮。


不定時炸彈1/強力膠怪男下體頂女持刀閒晃 「無自傷傷人」衛生局沒法度
黃姓男子時常闖入家對面的家具行,讓老闆娘恐懼不已,多次喝退他卻反遭懷恨在心。(圖/記者黃威彬攝)

黃男的親人手足都對他避之唯恐不及,留下一間在其名下的平房後搬離,黃男少了親人的約束便越發肆無忌憚,成日拿著裝有強力膠的塑膠袋四處吸食,行為更是脫序。「他會拿著鐮刀或剪刀在路邊晃來晃去,有一次還脫光光拿鐮刀指揮交通。」連幼兒園外都多次見其身影,周邊警員早已對他「抓到變熟人」,但他入監幾月後便被釋放,也讓鄰里間陷入反覆無盡的夢魘中。

據了解,黃男沒有穩定工作,曾短暫在鄰居介紹下去洗車,但做了幾天仍擋不住強力膠誘惑繼續吸食,其兄弟則定期來送米麵食物供其果腹,但卻掛在門上就走,並不會與黃男接觸。無業的黃男時常向民眾借菸或到派出所借錢吃飯,警方起初心有不忍,會給予50、100元不等金額讓他自行買餐點,後來發現他都將錢拿去買強力膠後便改為給予便當,以確保他不會飢餓度日。

黃雍筆提到,每次黃男入監服刑,周邊住戶就彷彿「放假」,附近的孩子可以自由玩耍嬉戲,出入再也不用提心吊膽,但每當他回來,當地就宛如被低氣壓壟罩,妻子也不敢讓14歲的女兒獨自從家具行走回50公尺外的家,而妻子也是黃男的受害者之一。


不定時炸彈1/強力膠怪男下體頂女持刀閒晃 「無自傷傷人」衛生局沒法度
黃男為了報復家具行老闆娘,竟將她推下1公尺高的田中,導致老闆娘身上多處挫傷。(圖/讀者提供)

「可能是因為我會兇他,有一次在路上遇到,他架我拐子,我就跌進田裡。」黃雍筆妻子說,黃男曾多次趁老闆不在闖入店內,而平時店裡只有她和另名女員工,為了保護同事,她多次大聲喝斥黃男離開,黃男因此懷恨在心,於2022年7月時報復反擊。

根據彰化地院的刑事判決,黃男在當年7月5日在超商故意以下體頂女顧客臀部,7月7日見黃妻獨自走在路上,刻意攻擊導致黃妻跌入田裡,導致被害人左膝、左腳踝和背部挫傷;隔日黃男又到家具行門口脫下褲子,在老闆娘面前把玩生殖器,而3罪併罰最終也只讓黃男被判10月有期徒刑。

縣議員賴清美說,黃男曾有多次竊盜、傷害、性騷擾和違反社維法前科,但多次通報衛生局,衛生局則稱「要自傷、傷人」才能強制就醫,且強制就醫也有期限,附近民眾整日活在擔憂和恐懼中,「真的要出人命才會處理嗎」,希望相關單位能有強勢作為,別等真有悲劇發生再來後悔。

本刊調查,強制就醫期限通常是60天,期滿後由專科醫生評估是否有延長必要,延長也以60天為限,而病人如病情改善,無繼續強制住院必要,精神醫療機構應即為其辦理出院,因此強制就醫只能暫時隔離,無法讓他不回社區。

彰化警方表示,黃姓男子為衛生局列管個案,因吸食強力膠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逮捕後移送往往是罰款處罰,得靠醫療資源和藥物介入讓其精神狀態得到改善,當地的嘉犁派出所會加強巡邏、時時關注,盡力守護民眾安全。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在議會質詢坦承,如黃男有自傷傷人之虞,可將他強制就醫,但強制就醫有時間限制,後續得靠社區輔導和關心,進一步研議相關方案,而記者於6日和7日致電彰化衛生局,詢問黃男的脫序行為的應對方式,彰化縣衛生局表示,依據精神衛生法,任何人不得以公開之言論歧視病人、或不當影射他人罹患精神疾病,故不便針對此案例做出說明。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