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6° / 32° )
氣象
2023-06-07 | 環境資訊協會

世界唯二「越冬蝶谷」在台灣 導演詹家龍費時5年記錄《消失的紫斑蝶》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昭宏報導



大武山南面谷地,冬季可見大批紫斑蝶飛來棲息,是世上僅存唯二「越冬蝶谷」之一,近年族群數卻越來越少。紀錄片電影《消失的紫斑蝶》將在19日上映,由生態記錄導演詹家龍耗時五年拍攝,創作歌手安溥擔任旁白,記錄「幻色」紫斑蝶的初生、遷移、復返及生存危機。詹家龍表示,紫斑蝶是台灣常見物種,卻像家人一樣易被忽視,不能等到快失去才採取行動。




世界唯二「越冬蝶谷」在台灣 導演詹家龍費時5年記錄《消失的紫斑蝶》
紫斑蝶聚集樹上。圖片來源:導演詹家龍提供


世界唯二越冬蝴蝶族群已衰減 追蝶導演籲珍視消失中的紫斑蝶



紫斑蝶是台灣中低海拔常見的蝴蝶,前翅背面呈紫色,上頭的鱗片色彩會隨角度及光線而變化,在日本被稱為「幻色」。每年冬季,全台各地的紫斑蝶會一起飛往大武山南側避冬,是除了墨西哥帝王斑蝶外,僅存世上的「越冬型蝴蝶」。但近年因人為開發及氣候變遷,紫斑蝶面臨生存危機,族群數量大幅衰減。



紀錄片電影《消失的紫斑蝶》19日在全台戲院上映,昨(16)日舉辦特映會,詹家龍及來自聖露西亞的妻子、內政部長林右昌都出席觀影,聖露西亞大使路易斯(Robert Kennedy Lewis)更作為特別嘉賓驚喜現身。



被稱作「追蝶人」的詹家龍表示,墨西哥「帝王斑蝶谷」已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台灣「紫蝶幽谷」則因政治因素未被列入,但無論是否成為世界遺產,重點是台灣人必須先珍視紫斑蝶。他表示,紫斑蝶就像家人一樣易被忽視,不能等到快失去才採取行動。



林右昌指出,台灣作為蝴蝶王國的年代已是過去式,現在棲地守護至關重要。立法院18日將協商行政院組織改造(組改),「國家公園署」有機會順勢成立,未來會投入更多努力,展開「國家公園2.0」時代。



路易斯則說,很高興看到台灣電影記錄下消失中的蝴蝶物種,希望未來聖露西亞有機會和詹家龍合作,記錄國鳥「亞馬遜鸚鵡」(Amazona versicolor)的生態。根據中央社報導,路易斯也期待,未來兩國能針對多元物種等保育領域深化合作,應對全球氣候變遷。




世界唯二「越冬蝶谷」在台灣 導演詹家龍費時5年記錄《消失的紫斑蝶》
內政部長林右昌(左3)、聖露西亞大使路易斯(右3)昨(16)日共同出席《消失的紫斑蝶》首映會。攝影:陳昭宏


紫斑蝶也會被「路殺」 越冬南遷又北返、路途險象環生



台灣的大紫斑蝶在1960年代滅絕,本土僅存小紫斑蝶、圓翅紫斑蝶、斯氏紫斑蝶、端紫斑蝶四種,花色有口訣——小紫點一邊、圓翅兩邊點、斯氏有三點、端紫亂亂點。



一般蝴蝶幼蟲在春夏兩季生長成蝶,來到秋冬便死亡或躲進落葉堆避寒。紫斑蝶習性大不相同,會成群隨季風南下,來到大武山南側的溫暖山谷過冬、交配,初春再沿蝶道飛往各地產卵。




世界唯二「越冬蝶谷」在台灣 導演詹家龍費時5年記錄《消失的紫斑蝶》
小紫斑蝶。圖片來源:導演詹家龍提供



世界唯二「越冬蝶谷」在台灣 導演詹家龍費時5年記錄《消失的紫斑蝶》
端紫斑蝶雌蝶。圖片來源:導演詹家龍提供


面對人類開發,紫斑蝶的生命歷程險象環生。紫斑蝶需要大量水分,通常會在溪谷群聚棲息,然而若遇氣候異常、河流缺水,紫斑蝶就無法生存。部分谷地近年被開發成房舍、停車場,也讓回到山谷的後代難覓棲地。



最難的關卡,則是紫斑蝶北返的固定蝶道若有車輛,就可能帶動氣流擾亂蝶翅,甚至直接撞死、輾斃紫斑蝶。近年高公局已採取「國道讓蝶道」措施,讓紫斑蝶死亡率從2007年的3%降到2021年的0.148%。



《消失的紫斑蝶》5月19日將在全台北、中、南戲院上映,詳情請上《消失的紫斑蝶》facebook粉絲專查詢。



延伸閱讀




這篇文章 世界唯二「越冬蝶谷」在台灣 導演詹家龍費時5年記錄《消失的紫斑蝶》 最早出現於 台灣地球日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