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5° / 24° )
氣象
快訊

2021-05-07 | 焦點時報社

「純愛乙女 2.0~ 我的跨界創作夢」

「純愛乙女 2.0~ 我的跨界創作夢」

【焦點時報社/記者黃秀卿報導】一齣「純愛乙女 2.0 ~戰國雙蝶」從浦契尼歌劇《蝴蝶夫人》的正統歌劇演唱,到以戀愛手遊為發展主 幹的戲劇創作。其中還涵蓋了多媒體的遊戲畫面創作及舞台設計、《蝴蝶夫人》裡各種不同的音樂動機 重新創作的數位音樂、古典婉約的日本舞踊與現代舞、繽紛多樣化的燈光設計、瑰麗的和服與 Cosplay 的前衛造型。這麼多樣化的藝術媒材,都必須巧妙的融合、互相撐持,才能建構出合理、和諧且迷人感 人的跨界創作。

「純愛乙女 2.0~ 我的跨界創作夢」

劇場永遠不是一個人的事,做著跨界創作夢的歌劇導演,若沒有堅實的後盾支持著,永遠也達不到心中 理想的目標。感謝音樂總監謝欣容老師鉅細靡遺的音樂訓練、直指內心的風格探究與詮釋;感謝藝術總 監曾更怡老師在舞台設計、戲劇與場景調度、以及畫面呈現上的全心付出。此次,在戲劇上的仔細拋光, 挖掘演員的更深的質素,全賴戲劇指導殷雪梅老師的協助。

「純愛乙女 2.0~ 我的跨界創作夢」

跨界創作若沒有承先啟後或是傳承教育的功能,總感覺是缺了一塊的拼圖,不夠完整。感謝所有支持「青 聲高唱 ~ 青少年歌劇工作坊/實戰篇」的贊助好朋友、廠商們,以及所有參與幕前演唱及幕後製作的老 師們,願意與我一同奉獻心力與智慧,希望能帶給未來舞台上的新聲代,更為寬廣的天空。

衷心感謝各位好朋友,今天來到台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與我們一同經歷《純愛乙女 2.0 ~ 戰國雙蝶》, 共享跨界的美好。希望這樣野人獻曝的誠意,能得到您未來更多的支持與鼓勵 !

科技與眾事物的結合,滿足了即時互動與便利的需求,在 21 世紀開啟更多元的跨界視窗。在 2019 年 1 月,歌劇、戲劇、手遊,竟在剝皮寮演藝廳破天荒的開起了「圓桌會議」,演出了《純愛乙女~戰國 浮 生 蝴蝶夢》,而今年初夏,這個「圓桌會議」即將在臺中歌劇院隆重升級為《純愛乙女 2.0 ~雙蝶記》( 以 下將兩個版本統稱「純愛乙女」),如同置身於異次元的場域中,由原本的三度空間,進化為四度空間, 以目前最熱門的議題 — 手遊為主軸,帶領觀眾穿梭於「戰國雙蝶」的虛實世界中。

無庸置疑,這個製作是深具實驗性的「完全跨界」,是將浦契尼(Giacomo Puccini, 1858-1924)《蝴蝶 夫人》(Madama Butterfly)的劇情與音樂使用非線性敘事手法重新排列,捨棄原本《蝴蝶夫人》的時 間軸,再用重複、倒退、閃回的方式,聚焦於描繪角色的心理,隨著劇中人物的思緒跨越時空,使得浦 契尼的音樂更為絲絲入扣,再利用劇中劇與平行時空形式,打破空間的單一性,讓所有人物與劇情元素 充份對話,抽絲剝繭出劇情的脈絡,再一點一滴的拼湊出故事的真相。

因此,《純愛乙女》是將創意建立於傳統的框架裡,激盪出歌劇與戲劇的藝術巧思,是用古典的本質結 合當代戲劇的語彙,重新詮釋普契尼筆下的女性情感美學。由新生代編劇家兼演員蘇美艷所撰寫的劇本, 依循雷基•伊利卡(Luigi Illica, 1857-1919)、喬賽普•賈科薩 (Giuseppe Giacosa, 1847-1906)在《蝴 蝶夫人》的浪漫精神,以女性對愛情與家庭的觀點構成故事線,緊扣角色之間的關係,再用鮮活無比的 角色刻劃,糊化了浪漫與寫實的間隙,併揉了臺灣本土、日本、義大利的文化界線,兼擅了古老與創新 的本質。蘇美艷用「乙女」為百年前的「蝴蝶」(Cio-Cio San)重新寫下「少女情懷總是痴」的定義, 用新穎的手法描繪「情到深處人孤獨」的苦澀。相信很多人看到「純愛乙女」的標題可能不禁莞爾,有 別於看完《蝴蝶夫人》是紅著眼眶離開劇院的「虐心」。

不論是《純愛乙女》或是《蝴蝶夫人》,光從字面上就可嗅出異國戀情的味道,這成了眾多藝術家的創 作題材,只因相思永遠是愛情最唯美的寫照。在《純愛乙女》裡,原本的歌劇與新創的戲劇,顛覆了義 大利歌劇的悲劇模式,藉由一幕幕流暢的劇情與一首首浪漫優美的詠嘆調,更能讓音樂與記憶、感官、 私密情緒產生共振,似乎也使得人們暫且拋開理性,忘卻文化的隔閡、虛實的差距、以及遙不可及的情迷。

《純愛乙女》與《蝴蝶夫人》在角色安排上最大的不同,就是將原先的女主角蝴蝶隱身於歌聲裡,成為 透明的情感因子,而將鈴木的角色立體化,成為手遊裡的人物「綠毛怪阿姨」,與小蝶、美蝶演出精彩 04 的對手戲,凸顯出家庭關係衝突的複雜情結。

穿越時空,鉤勒出《純愛乙女》的經緯,描繪女性對於愛情、友情、家庭的想法,主角對於虛擬世界的 想像,再用精練生動的對白與流暢的場景調度,使得現實與幻境交錯出現,呼應了浦契尼對於異國的想 像,《純愛乙女》就是將這樣的憧憬,透過螢幕裡的虛擬世界,再發展出合理化的激情。用象徵主義的 思維,試圖在未知的次元中,尋覓情感的寄託,就是以宅男宅女的世界出發,用 21 世紀的思維模式來 描繪女性的內心情感。

全然跨界,是《純愛乙女》的核心精神。是由「林中光音樂工作室」與「我們的劇團」聯袂製作、演出。 導演兼製作人林中光、藝術總監曾更怡、音樂總監謝欣容,為這個製作的鐵三角,這三位中生代藝術家 分別來自不同的學習背景,在各自的領域皆卓然有成,他們吐故納新,將跨界藝術發揮到極致,用現代 眼光詮釋傳統藝術,讓音樂與戲劇互為表裡、無分軒輊,產生更強大的戲劇張力。在這裡,音樂代表抽 象的敘述,演員的對話與場景調度就是劇情的交待,再加上日本舞踊的呈現,巧妙結合了多種異質屬性 的藝術元素,用手遊貫穿日本戰國時代舞台,穿梭於虛虛實實的演出場域及虛擬場景,實為跨越戲劇與 音樂、文化與歷史、傳統與科技的藝術實踐。

《蝴蝶夫人》之中的詠嘆調,以古典的方式在《純愛乙女》演繹,是用來詮釋主角的個人情感,亦代表 某種意象與符號,當詠嘆調出現時,故事的情節遂停留在角色的內心世界裡,歌者猶如一位旁觀者,在 舞台上述說主角的心聲。

教育與傳承,是《純愛乙女》在製作上最重要的使命之一。繼 2017 及 2019 年「林中光音樂工作室」所 主辦的「青少年歌劇工作坊培訓」,安排青少年歌劇工作坊學員參與實際製作與現場執行,由各領域的 專業菁英帶領莘莘學子進入劇場實戰。可以在舞台上看見師徒之間共同演出 ( 如飾演「美蝶」的殷雪梅 與飾演飾演「肥貓」的余政鴻就是師生關係 )。學員非僅僅被動接受教導,而是一種引導與陪伴;這對 年輕的表演工作者而言,不但是一種實習,更是一大鼓勵。

後疫情時代的翩然到來,正如雨過天晴的那一道彩虹,是希望之光的投射,將那如夢似幻、遙不可及的 影像,透過網路的平台,無役不予的直送到觀眾的眼前,沁暖了每一個人的心房。而今,這些原本看似 虛擬的能量,透過《純愛乙女 2.0》的演繹,即將開啟另一番跨界藝術登堂入室的新紀元。

延伸閱讀:【焦點時報社


「純愛乙女 2.0~ 我的跨界創作夢」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