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1° )
氣象
2020-07-11 | 民視新聞

民眾黨不缺席地方選舉 柯文哲:朝2024做準備

台北市長柯文哲鬆口有朝2024做準備,有沒有機會選總統?得看2022縣市長跟議員選舉的成績單。民眾黨從屏東崁頂鄉長補選,再到高雄市長補選都不缺席,要打下南部的基礎。民眾黨跟時代力量,被視為藍綠之外的第三勢力,2022怎麼合縱連橫?將影響兩大黨的政治版圖。

向民眾黨公關長吳怡萱提問的梁靖明,是政大政治系大二學生,他參加民眾黨短期學習計畫,來國會見習,實際了解民眾黨5位立委在立法院的日常。

梁靖明說,「其實我當時候對它最大印象,其實主要就是擺在柯文哲一個人身上這樣子而已,可是其實後來會發現,其實還有其他五個委員這樣子,對,就會比較對整個黨團會更有了解,而不是只針對個人這樣子。」

先被柯文哲吸引,接著想了解他成立的民眾黨的人可不少,跟梁靖明同一梯參與學習計畫的,還有中原大學學生陳鐸元。

陳鐸元說,「滿認同他(柯文哲)的想法,就是...例如說他講他很多事情就是要折衷或甚麼的,就是其實社會不是只有兩種立場這樣子。」

擁有不少年輕支持者的民眾黨,從5月開始,已經舉辦5梯次的這樣的國會短期學習,有計畫的鞏固年輕人選票。年輕選票另一個政黨品牌還有時代力量。

坐在時代力量黨中央辦公室,放眼望去幾乎是20、30歲的年輕人,月初才到黨部報到工作的張曾傑,是東吳政治研究所研究生,也才26歲。

張曾傑說,「確實就是在一些比較細微的議題上面,比如說現在很積極在推動有關勞權,或者是一些其他像環保這一類的議題的時候,其實會發現到就是兩大黨沒有辦法去符合到,就是年輕世代對於這些議題上面的訴求。」

台灣民意基金會上個月(6月)公布的民調,民進黨的支持度28.4%,國民黨16.3%,民眾黨10.8%,跟時代力量10.6%不相上下,台灣基進4%。但聚焦在20~24之間的年輕人,民進黨的支持度有31.4%,國民黨掛0,民眾黨暴增到19.7%,時代力量也有18.3%,基進黨則是3%,年輕人對藍綠之外小黨的支持特別顯著,要爭取年輕選民認同,首度到屏東開疆闢土,候選人找的就是年輕高學歷。

屏東崁頂鄉鄉長補選,民眾黨支持的候選人,是31歲、台大畢業的廖國富,對上民進黨議員周碧雲的先生郭振堂,還有前崁頂鄉代表會主席曾輝地,打出陽光高學歷年輕人,對上地方樁腳派系。

蔡壁如表示,「我們會覺得這樣的年輕人,他沒有背景、他願意還鄉從政,我覺得我們就因為剛好也就一個鄉的補選,我們就想說用全黨的力量去輔選他,就是做出不同的品牌區隔,剛好跟民眾黨的調性會比較符合。」

民眾黨主席柯文哲每個最近每個周末往屏東跑,輔選廖國富,巧的是,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投票前一週也南下屏東,延續前立委黃國昌,大打郭振堂家經營的樂樂養雞場,時力發起讓郭振堂落選運動。

徐永明表示,「當然對他們可能會有正面的效應,可是這個正面效應,也可能會發生在另外一個候選人身上,因為最後搞不好會有棄保,就是說當郭振堂是不為接受,那負面形象也很強的時候,最後比較泛綠的選票會怎麼流動?第二個年輕人透過這個落選運動,年輕人如果可以回來投票,我覺得這個是幫助也很大。」

屏東崁頂鄉長補選,時力跟民眾黨雖然沒講好合作,但時力黨主席帶隊打擊廖國富的對手,對選情不無助益,這兩個小黨不只攪動屏東基層選舉,民眾黨在這次高雄市長補選,結盟形象清新的親民黨高雄市議員吳益政參戰,柯文哲卯足勁,每個周末假日從屏東輔選到高雄。

民眾黨不缺席地方選舉 柯文哲:朝2024做準備

台師大政治研究所教授曲兆祥表示,「柯文哲柯市長應該現在是在中南部地區,特別是南部地區在做一個扎根打樁的工作,因為民眾黨現在可以看得出來,在都會型地區,它的支持的群眾大概逐漸逐漸已經定型,但是在比較我們講的農鄉地區或者是這個南部地區,一般來講,他選民的政治態度,特別是年輕的朋友,這群人他的可能政治態度還不是非常穩定,他們還在尋找自己支持的、自己喜歡的政治人物,或者是政黨。」

民眾黨不缺席地方選舉 柯文哲:朝2024做準備

相較於時代力量,在彰化以南有4席議員的基礎,民眾黨要往南往非都會區紮根,5位不分區立委各有認養選區,北北基是邱臣遠,桃竹苗是賴香伶,中彰投劃給高虹安,雲嘉南是蔡壁如,高屏兩縣市由張其祿負責,目標是2022要擴張版圖。

小黨怎麼在藍綠兩大黨中殺出一條血路,徐永明就主張要結盟。

徐永明指出,「議員這邊就是大家兄弟登山各自努力,首長這邊的話,我在很多地方也提過,其實第三勢力大家可以談,因為這個談的空間還是必須有一個共同支持的候選人,才有可能去跟大黨談,不可能說我們推候選人,大家都各推候選人情況底下去選上首長。這個對第三勢力的政黨,對時代力量而言,其實這個挑戰都會滿大的,所以我都講過,只要是非國民黨的政黨其實都可以談。」

民眾黨不缺席地方選舉 柯文哲:朝2024做準備

蔡壁如表示,「認同徐永明主席講這樣,我也覺得有必要議題上面的合作,或者是說大家坐下來可以去談一個合作,就是地方選舉的一個合作,因為讓一個民主社會,有一股制衡的力量,執政黨跟在野黨或一些小黨之間其實有一個在野、有一個制衡的力量,我覺得會讓整個民主比較順利。」

民眾黨、時力不只吸引年輕支持者,還有對藍綠兩黨不滿的選民。

曲兆祥認為,「在韓國瑜那年選高雄市長的時候,他會大量獲得支持,而且支持他的年輕人比率非常高,可是到了2020的時候,他的支持率又快速下滑,造成他這個雲霄飛車式的,這種起伏其實主要力量就是來自年輕的選民,這也造成所有政黨,包括執政黨裡面,沒有一個人敢輕忽這股新興的力量,這股新興力量忽而向左忽而向右,忽而向上忽而向下,這股力量很自然,它就會變成所謂,第三勢力空間發展的一個潛力所在,也是動能所在。」

從2018年的韓流,再到2020罷韓成功,這股年輕,沒有特定政黨黏著度的選民,成為藍綠之外第三勢力的機會,也成為執政黨的隱憂,選民隨時張大眼睛檢驗。

民進黨團書記長鍾佳濱說,「今天高雄市長的補選或是屏東崁頂鄉長的補選,其實我們要觀察的是,選民會再次用選票告訴我們他們期待,甚麼樣的地方政治,政黨要做好準備,不因一兩次選舉的得勝而沾沾自喜,也不要因為選舉的失敗而退到一種惡性競爭、既有的保守想法裡面。」

執政的包袱會流失選民,國民黨的不振作也讓支持者轉身離去,第三勢力能不能在2022地方選舉攻城掠地?考驗小黨的各自盤算,已非政治素人的柯文哲,也得重新擦亮招牌。

(民視新聞/綜合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