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4° / 25° )
氣象
2022-05-17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主導著人類進化方向的究竟是男人還是女人?達爾文那一套還有用麼?

主導著人類進化方向的究竟是男人還是女人?達爾文那一套還有用麼?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黎松子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 幾乎在所有的文化當中, 女性都是受壓迫、受迫害、受歧視的一個群體。(當然這也不是絕對,如果是絕對,那就成詭辯論了),呃,為什麼我們女性總是處於弱勢的一方呢?因為我們女性有一個上帝賜予的功能,男人沒有, 那就是生育的功能。

我看過一本書叫做《精子戰爭》,在這本書當中, 作者說所有的族群、 部落之間的爭鬥, 為了搶一口井、為了搶一塊田,到現代的簡單、粗暴的地搶錢、搶糧、 搶女人等等, 都是一場精子的戰爭。人類的存活就是一場精子的戰爭,就是雄性要更多的把自己的基因傳遞下去。每一個家庭行為背後,都暗藏一個生物學的解答。

這本書主要闡述了一下幾個觀點:

男人性行為的目的在於盡可能多的繁衍後代,讓自己的基因能夠廣泛的傳播開來。
女人的性行為不但有上述目的,她們還會有選擇的讓自己的後代盡可能得到優秀男性(未必是丈夫)的基因,並且在安穩的環境中被撫養長大。
書中描述的男女的技能讓人瞪目結舌。比如男人根據房事的頻繁程度,每次射出的精子數目並不一致。一個星期“來一次”的男人一次會射出6億個。每天與配偶做“運動”的男人,則只會射出一億個。目的都是一樣,保持活躍精子的數量,防止被對手趁虛而入。而且精子戰士的種類也不一樣。有“取卵者”(egg-getter),負責使卵子受孕;有killer,負責殺死非我族類的精子,有blocker,負責阻擋對手的“取卵者”前進。與配偶的關係好壞、信任程度、房事的頻度,都會影響精子隊伍的比例分配。
相對應的,女人也發展出許多相應的技能來調節身體、迷惑對手(丈夫或情人),以幫助自己中意的男性的精子獲勝。最神奇的是,這些手段都是在潛意識中完成的,以至於當事人自己完全沒有認識到。

主導著人類進化方向的究竟是男人還是女人?達爾文那一套還有用麼?

圖片取自:(示意圖123rf)

人類家庭行為的科普巨著:《精子戰爭2020版》,每一個家庭行為背後,都暗藏一個生物學的解答。羅賓·貝克力作,翻譯成26種語言,持續熱銷20 餘年,比《金賽性學報告》《海蒂報告》更具衝擊力!羅賓·貝克(Robin Baker)著。美國生物學家。曾在曼徹斯特大學生物學系教授動物學22年,發表過大量具有深刻影響力的學術性著作。1995年,他和同事貝裡斯(Mark Bellis)合著《人類的精子競爭:性交、自慰與不貞》,一舉成名。

Part one :達爾文的困惑

達爾文最重要的觀點就是他的進化論。進化論裡面有一個最主要的觀點,就是用進廢退、適者生存這個觀念。 比如說有的器官它用的比較多, 它就進化了, 有的器官不用, 所以就退化了。 比如說我們的闌尾, 比如說我們的智齒。有的器官沒什麼卵用,就逐漸退化了, 但達爾文一直都沒有發表他這個進化論的這個觀點, 為什麼呢? 因為他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釋清楚,就是他有一天在公園裡面看到了一隻公孔雀,這只公孔雀有著華麗的尾巴,非常漂亮華麗的尾巴。 他就在想,按照他的這個理論, 這完全是跟他理論相悖的呀。因為公孔雀的尾巴,它不是一個有利的存在啊。第一,它不利於躲避天敵吧, 因為它那麼大的尾巴跑起來也不方便啊, 也不利於隱藏啊;第二,它在捕食的時候, 它也不利於捕食啊,碩大的尾巴是累贅嘛。

所以這個觀點他一直都沒有發表,一直深深地在思考。後來他提出這個進化論還有一種進化的方向,就是性的這個進化的方向,就是我們的性選擇。 所以你可以看到在大自然當中, 非常多的雄性動物比較漂亮, 花枝招展的, 為什麼? 因為他們要確保自己的基因更多地繁殖下去, 所以性選擇是一種進化的方向。但後來的學者認為進化沒什麼方向,都是隨機的,達爾文的進化論也不能翻譯成進化論,而是嚴複翻譯的《天演論》,這個翻譯最准,因為,進化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方向,天變、地變、道義變,只能是演化,隨著環境演化。

Part two :雄性動物們太憋屈了

雄性的一個本能就是為了讓自己更多的基因傳承下去,而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能假手於人呢? 太憋屈了。

所以很多男人對女人既愛又恨, 他們一方面要我們給他生孩子,一方面呢又從內心上鄙視我們,覺得我們好像體力不夠啊, 身體不強壯啊等等, 是一種累贅,是不是? 所以你可以看到很多男性在結婚之前對女性百般諂媚, 但是結婚之後生了孩子就非常的敷衍了事了。

自然界當中非常多的雄性動物比雌性動物體型要大很多。 你要想,是一個種類的東西,它為什麼公的比母的要大那麼多呢? 因為公的它不是跟母的比較體型, 而是跟這個族群當中的其他的雄性動物進行比較,這個就是動物界的內卷。 所以雄性動物呢,就是要越長越大、越長越大, 因為它才可以PK掉這個族群裡面其它覬覦跟雌性動物交配的投機分子。

再比如說我們都知道一個動物叫做大猩猩,還知道一個動物叫做金剛。那麼金剛跟大猩猩, 他們的性制度是完全不一樣的。金剛的性制度是群體中的這個首領說了算, 就是在這個族群當中, 這個雄性金剛, 領袖金剛,它擁有跟這個族群裡面的所有母金剛交配的權力。所以公金剛的進化方向就是它要越來越強壯、越來越強壯, 它要PK掉這個族群裡面所有其它的公金剛,所以它的體型就會越來越大。

你可以看到電影當中的金剛或者是自然界當中的金剛, 體型都非常的龐大, 動不動就捶兩下胸,顯示自己孔武有力的樣子。有一個電影叫做《金剛》,大家都看過, 在網上有個帖子說金剛到底是公的還是母的呢?因為電影當中並沒有顯露它的性器官,有個跟帖很搞笑,說金剛當然是公的嘛, 要不然它怎麼會在帝國大廈上打飛機呢?

圖片取自:(示意圖123rf)

猩猩的性質度是群交制度,就是這個族群裡面的母猩猩, 它可以跟族群裡的任何公猩猩自由地交配。所以這個時候,公猩猩為了更好地把自己的基因傳遞下去, 它就要必須要進化出其它的功能。 比如說它要會撩妹呀, 會說甜蜜的話呀,對於它們來說, 實際的情況就是它要會製造工具,要會採集呀、 狩獵啊, 然後給母猩猩提供足夠多的食物和生命安全上的保障。 所以你可以看到猩猩的進化大方向就是越來越聰明、越來越聰明的。在靈長類的動物當中, 猩猩的智商是獨樹一幟的,它可以用很複雜的思維去製作很複雜的工具。

在日本有一個研究猩猩的一個教授叫做松澤哲郎。他研究的那個猩猩在數學方面極有天賦。

黑猩猩Ayumu能在眨眼功夫記住一組數位的位置和順序。數字只閃現60毫秒,然後會被方塊遮住,但Ayumu能準確地記住它們的位置,然後按順序點擊。

我們剛才講的是自然界的動物, 自然界的植物也是一樣,你可以看到凡是很絢麗的花, 比如說像國花牡丹這樣開的又大又多又豔麗的花, 它幾乎是沒有香味的。 但是你可以看到很多越小的花, 比如說像茉莉花, 比如說像我們四川人比較喜歡的黃角蘭啊等等,它們花蕊非常的小, 所以它非常的香, 為什麼? 因為它要通過一系列手段來吸引一些幫它授粉的動物啊。越小的花越香,這個也是自然界當中植物為了更好的繁衍下去, 它吸引雄性的一種手法。

也許歷史上曾經有只孔雀, 它沒有尾巴, 但是母孔雀就是不喜歡, 為什麼呢? 因為你不漂亮啊, 是不是? 你可以看到非洲部落裡面的很多酋長, 他們會戴天堂鳥的羽毛, 那個天堂鳥的羽毛非常地華麗和漂亮, 如果你搜集的天堂鳥的羽毛越多, 色彩越絢麗, 你的族群裡面的地位就越高, 因為天堂鳥很難捕捉到。

Part three :男人們太憋屈了

在我們人類社會呢?

是不是女人對男人的品味也是這樣子的?我們會改變他們演化的方向, 我說這個演化的方向不是在一個100年的尺度,不是在一個200年的尺度,而可能是上千年的尺度, 上萬年的尺度上。

可以看到現在我們很多女性喜歡的男人是小鮮肉, 他們比較溫柔,甚至皮膚比女人還好! 不一定每一個女人都喜歡6塊腹肌的男生吧!

再回到我們剛才提到的那一本《精子戰爭》的這本書,這本書裡面講這個人類的生存就是一場精子的戰爭。它說我們女性的身體構造,就是我們可以潛意識地控制我們排卵的時間, 所以這是一個很玄妙的話題。我們女性可以潛意識地控制排卵的時間, 我都不知道我自己還有這個功能呢。太牛逼了! 書中說女性在潛意識地控制自己排卵的時間, 來保證自己的卵子跟她想繁衍的男人的精子結合。 即便她跟她的情人同時或者是相差不長時間進行了性關係, 她也能夠控制這個排卵的時間, 來確保她想繁衍的是丈夫的基因還是情人的基因。

比如說她覺得她丈夫能夠能夠給她提供更好的生活保障, 她丈夫的基因更好, 她就會去繁衍她丈夫的孩子。 但是她如果覺得情人的基因更強壯、 更健碩, 而且情人能夠給她提供更好的對抗這個自然的能力等一些本事的話,她就會去繁衍這個情人的基因。

那麼這一切是怎麼樣實現的呢?就是因為在女性的這個身體子宮體內,她們有一個書上叫做精液池的地方。男性精子進入到女性的體內後, 它不是首先就跟卵子結合, 它是進入到精液池裡面儲存起來, 然後等待女性的這個卵巢排出卵子, 然後這個卵子掉到這個精液池裡面, 然後進行受精。

女性潛意識地判斷這個精子在她的體內的活力到底有多少, 比如說她想繁衍丈夫的基因的時候, 她會在她丈夫基因的精子活力最強盛的時候排出她的卵子。 然後如果她覺得她情人的基因更好, 所以她就會在她情人的精子活力最好的時候, 排除她的這個卵子, 然後確保她生下她自己想要的孩子。這個功能簡直令我大開眼界, 我覺得這個功能太牛逼了, 我都不知道這個是可以實現的, 而且這個是潛意識實現的。

以後當男人跟女人吵架的時候, 女人可以說我孩子是我孩子, 你孩子是不是你孩子, 那就不一定了,是不是?

男人太憋屈了,因為我們女人主導著男人演化的方向!

Part four :漫長的基因演變

人類在漫長的歷史長河當中, 我們不要從一個非常小的尺度,比如說20年、30年、100年、200年,我們從上千年的尺度或者上一萬年的尺度來衡量這個事情。 那麼我們雌性確實決定著雄性的演化方向。

比如說在過去原始社會採集的時候,我們女的採集,男的狩獵。採集的食物一般都是漿果啊之類的,這個東西很難提供完全的一個生命活下來的豐厚保障。所以大部分的時候要靠狩獵, 要吃肉食動物。 所以狩獵技巧是非常重要的。 而在原始社會又是冷兵器, 他們可能只有石頭,他們可能只有一個木棍,他們可能只有一個獸骨打磨出來的一把小匕首等等。在對大自然進行獵取動物的時候, 更多的是要靠自己強壯的體型。比如說像武松打虎, 雖然我是不太相信武松真的可以打死一個老虎的,但是你必須要強壯, 是不是? 所以我們過去對男性的要求就是他要非常的強壯, 非常的孔武有力。

後來我們進入了農業文明, 我們不靠採集和狩獵了。我們耕種土地了, 我們圈養家畜了。在這個時候,我們不太需要那麼孔武有力的男人了, 或者是具有非常強悍的野外生存能力的男人了。這個時候,我們開始有了國家,有了文化、 有了社會, 是不是那些比較有才華的、 經商的、 能創作詩歌的、能寫文章的, 這樣的男性可能會比較性感。

進入了工業文明以後, 我們有了熱兵器。我們狩獵就更容易了,所以我們對男人的要求就變了,比如說他智商要高、 情商要高。 會經商、 會賺錢。 所以我們決定了他們演化的方向, 同時我們還對他們的顏值有了一定要求。

進入現代社會就更加是這樣,大家可以看到, 我們現在的社會,女性喜歡的都是不長鬍子的男生, 比如說像一些娛樂圈的流量明星,他們非常的女性化,皮膚比女性還好, 甚至還要用女性的化妝品。 比如說韓國的一些小鮮肉們,他們的皮膚簡直比女人還要好。 我們現在喜歡這樣的男人, 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不太需要他們去狩獵, 我們不太需要他們去憑藉身體去跟自大自然對抗。 因為我們有更好的生命的保障的體系了,我們不太需要他們去做這些工作了,我們對男性的顏值有了更高的要求。這一點在東亞國家尤其明顯,比如韓國,比如日本。

以前, 我們找一個男人就是覺得要高,一高遮百醜, 只要高就可以了。 但是現在呢,我們不僅要高, 我們還要帥, 我們還要富,我們要高富帥!

進入現代的資訊社會了以後, 我們對男人的要求可能對於很多女性來說,要會修電腦啊, 要懂科技呀, 要是一個怪胎呀啊,打遊戲很厲害呀!

美劇裡面有一個非常有名的劇叫做《生活大爆炸》。生活大爆炸裡面就講了4個對科技非常牛逼、非常感興趣的4個怪胎,nerd,呆子,而這個劇的另外一個翻譯就叫《天才也性感》。我們現在對性感的定義不是以前的那種肌肉力量的定義, 而是天才也性感。你是一個科技宅啊,沒問題, 科技怪胎freak, 沒有問題,所以我們女人的這個選擇都是在改變的, 決定著男人進化的這個方向。 你要不想不通? 完了。

男人沒有子宮這件事情可就太憋屈了, 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能交給女人呢?

也許未來男人進化的方向就是男人可以進化出子宮。 因為現在人造子宮已經造出來了,我們這個試管嬰兒的技術也早已經成熟了。

技術這東西,很難說。

技術在過去異想天開, 在今天勉為其難, 在未來習以為常。 比如說試管嬰兒。 今天做試管嬰兒, 我相信你們肯定認識非常多團購、包括代孕, 大家都變成了凍卵代孕。 試管嬰兒這個技術到今天為止誕生了多長時間呢? 差不多就是40年。1978年第一個試管嬰兒成功,其實愛德華教授就是把精卵混在一起,出來的時候,大家就罵了, 這是個惡魔, 你幹預了這麼多年我們人類自然繁衍的一個規律。可是到了2010年,那一年的時候,也就是這個技術誕生32年以後,因為他做的第一代的試管嬰兒變成了人父人母,諾貝爾獎、 生理學和醫學獎就頒給了試管嬰兒的這個愛德華教授, 他就瞬間從惡魔變成送子觀音了, 數位化的送子觀音。現在試管嬰兒的技術也從最開始的混在一起變成了單精子注射,再變成了其實第一個受精卵的時候,我們就知道這個胚胎是不是好的。 我們甚至可以讓兩個殘疾人生出一個健康的孩子,這是技術的發展。 40年我們可以讓一個技術從勉為其難變成習以為常,再往前, 我們可以說是異想天開的,

如果男人有子宮的話, 他就不用假手于女人。在動物界中,有一種動物是可以單性繁殖的,就是科莫多龍巨蜥,雌性科莫多龍可以在沒有雄性科莫多龍的前提下,自己生孩子,這在自然界是很常見的,只不過在動物界就只有這一個例子,也許將來,男人也可以單性繁殖了。

很多男男的這個同性戀, 他們為什麼要喜歡男人?因為他們覺得在思想層面上沒有女人能夠能夠跟他匹配。 比如說歷史上很多偉人, 他們都有斷袖之癖。

將來我們女人喜歡的男人可能就是有子宮的男人, 為什麼? 因為這個可以把我們女人從生孩子的這個痛苦沼澤中解救出來。

生孩子對女人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身體撕裂的傷痛,對女人的身體啊各方面的健康的影響也是非常大的。為什麼我們現在都喜歡大女主劇,就是因為我們女性女權意識在覺醒, 我們不是生育的工具。 我們不一定要承擔這個生育寶寶的這個責任。 為什麼男人不可以承擔一些生育責任?我們將來喜歡的男人可能就是有子宮的男人, 這個到底能不能進化出來呢?

我們還是活久見吧, 是不是? 什麼東西我們都留一個思考,任何一個觀點拋出來的時候,我們都不要急於的去做判斷,我們延遲判斷, 我們讓百家爭鳴的時間長一點,讓子彈多飛一會兒。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