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8° / 16° )
氣象
快訊

2020-10-23 | i-media愛傳媒

左化鵬》〈一枝花〉 詩詞變成Rap會如何?

左化鵬》〈一枝花〉 詩詞變成Rap會如何?

2016年10月21日,連日陰雨,閒來無事。一口氣看完「浙江衛視」十幾集的大型歌唱節目「中國新歌聲」。

每一集都載歌載舞,熱鬧紛呈,內容精彩,自不待言。年輕歌手們,群芳爭艷,眾星爭輝。他們引吭高歌,我跟著節拍,邊哼邊唱,擊節讚賞。

其中男女歌手組成的「低調組合」,特別引我注意,他們唱「夜空中最亮的星」,和「我的天空」時,男歌手都加上了一段饒舌歌詞,他的舌頭滑溜不打結,像連珠炮似的,忙得我耳朵反應不過來。

這就是時下年輕人所謂的 Rap歌吧!我對嘻哈文化,從無涉獵,也缺乏興趣。始終搞不懂什麼是Rap,什麼是饒舌?聽起來,有點像中國的數來寶,但似乎又不是,總之,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我始終覺得,時下有些流行歌曲,尤其是Rap,旋律美則美矣,可惜,歌詞不中不西,或流於鄙俗。

和中國文化脫了鈎,缺乏傳統文化滋養的元素。少了些典雅的韻味,不能引起我的共鳴。不由得想起七百多年前,中國元朝時,就有類似Rap歌,且俯拾皆是。隨便列舉一首關漢卿的「一枝花」。

一枝花 不伏老(截取其中尾詞)

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搥不扁,炒不爆,響噹噹一粒銅豌豆。恁子弟每誰教你鑽入他鋤不斷,斫不下,解不開,頓不,慢騰騰千層錦套頭?我翫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台柳。我也會圍棋,會蹴踘,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嚥作,會吟詩,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賜予我這幾般兒歹徒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則除是閻王親自喚,神鬼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冥幽。天哪,那其間才不向煙花路兒上走。

關漢卿的歌詞,如「雁兒落」,「掛搭鈎」,「豆葉黃」等等,每一首都熱情洋溢,痛快淋漓,語言尖新,淺俗如話。如果有心人將之譜成Rap歌,由周杰倫舊曲新唱,不知效果如何?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