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5°
( 16° / 15° )
氣象
2022-01-09 | i-media愛傳媒

馬滌凡》蘑菇片帶來長達六年的夢魘(上)

馬滌凡》蘑菇片帶來長達六年的夢魘(上)

【愛傳媒馬滌凡旅美隨筆】之前戰戰兢兢訂的磁器貨櫃,還有些沒賣完的貨,都靜靜的堆在wait st的地下室。

偶爾零零星星的,也會賣掉一些剩餘、無法配對的散貨。

雖然堆貨的倉庫完全沒有問題,但是我實在沒有任何意願,再進口第二批的磁器了。

倒不是因為上次被卡車失控嚇昏了頭,而是因為我發現,客戶的再訂購量有限。

這些瓷器,每一箱對我來說,都非常的重,更何況,這批大同的強化瓷,還真的是來個「異常強化」,有時候還真是想摔都摔不破。

如此一來,好不容易說服客戶買的一批貨、他們真的是要用上好幾年。

我常在想,賣完這次,不知何年何月才用完,等我再去時,老闆們可能早已經不認識我了。

我決定轉換碼頭,心想,即使做個小生意,賣一碗麵?開個小小的冰淇淋店?台灣的麵包店?都好。

天真的我,完全沒有想到,人不需要在而照樣能有收入?那非得是老闆才行啊。

回想起來,真的是不可思議,怎麼會不用大腦到這種地步?

當時用天真兩個字來形容自己,已經是太客氣了。

當然可以開店,可是,哪有想得那麼容易。身無一技之長,資金呢?

這可是得投資一大筆本錢的、萬一老天爺不幫忙,血本無歸,那可不是要去跳河了?

大概這就是古人所說的知易行難吧。

想來想去,還是用銀行的錢來賺錢,可能比較安全也靠譜一點。

請印第安紅蕃頭銀行(Shawmut Bank )開了兩張信用狀(Letter of credit),分別從台灣中部的竹山,大膽的進口了一個包括了筍片、絲、丁、塊以及鳳梨和茶葉等六種產品的貨櫃,更從香港進口了一個蘑菇片的貨櫃、沒想這個倒楣的蘑菇片貨櫃,整整的帶給了我長達六年的夢魘。

在紅花打工的時候,隔壁是一家很大的Pizza店。我跟Sheron偶而會過去買一個上面有蘑菇片的小披薩,兩個人打打牙祭。

後來跟那邊的經理熟悉之後,我很幸運地說服了他,並且售出了半個貨櫃的蘑菇片給他們。

剩下的半個貨櫃,計劃著跟台灣買的貨,慢慢地提供給中國餐廳的客人。

可能因為那時候的台灣,全力拼經濟、拼出口,那一批貨在短短的45天之後,很順利地進了我的貨倉。

收到海關通知,香港的蘑菇片貨櫃,終於抵達波士頓碼頭的那一天,我高興得不得了,很興奮的通知了報關行,請他們儘快呈報文件給衛生局以及海關署以便驗貨。

自己這邊,則是很興奮的跟我的客戶逐個聯繫,告訴他們貨已扺達港口,最晚下星期可以如期交貨的好消息。

沒想到,左等右等,一整個星期過去了,還是沒有等到海關署放行的通知信件。

正在納悶的時候,接到了一個海關人員通知,即將到公司與我見面的電話。雖然有點意外,但是仍然是非常的期盼。

雖然心情有點七上八下的,但總認為即使有問題,也不能這樣拖著,一整個貨櫃還睡在碼頭,最好盡快解決才是。

好不容易熬到了星期二的早上,終於等來了一位海關人員。是位女的,她非常的客氣、但是卻帶給了我一個晴天霹靂的壞消息,她說每個罐頭,淨重量應為68盎司,雖然,大部分的罐頭都是達標、但在抽查的18罐之內、有幾罐分別只有62或64及65盎司、另外居然有兩罐是73盎司。

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聽了我都快要昏倒了,趕緊抽出紅蕃頭銀行的信用狀,上面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寫著:貨櫃總數為1000箱,內容為蘑菇切片,每箱含有6罐,每罐浄重量為68盎司。產地:香港,出口價:美金$44。

沒想到,香港那邊居然會給我捅這麼大的一個婁子。她看著手中的信用狀,半天也不說一句話。

「那可不可以請問妳,我現在該怎麼辦?」無依無靠的,這時候我只有求助於海關女警了。

「我知道妳不是有意的,現在有幾個方法解決」她皺著眉頭,慢慢地回答。

似乎也很同情我這個「傻子」的遭遇。

「第一條路是妳把整個貨櫃在碼頭銷毀。」

「妳是開玩笑吧,女仕!」她提出這個方法,嚇得我大叫起來。

「我全部的身家,也沒有這個貨櫃錢多,更何況這些錢,銀行在貨離開香港時已付清,而且我二個月前就巳開始支付利息了!到現在,我一毛錢都還沒有開始還呢!」我一口氣説個不停…。

「請問,其他的方法呢?」我接著問,眼淚早已經奪眶而出了。

「第二個方法是,我們將貨櫃重貼封條,原船退回香港,可是,運費及開過的箱子,妳要自己先預付,其餘是妳跟賣主之間的問題。」

陽明貨運,那個時候,香港過來的單程船費大約要$3000多元,現在要支付退回去的船費?還要外加其他零星的開支?

可是問題是這些壞人這麼的壞,又賴皮。

銀行早已將錢支付,現在給了我缺斤少兩的貨品,即使船能夠順利地回到香港,我也沒有任何的把握,他們會退回這筆錢。

更何況,現在貨至少還在我的手上,再運回去,手上連東西都沒有了,我不更是死路一條了嗎?

「請問,我還有沒有別的路可以走?」

我幾近哀求的問道,可以感覺到聲音都開始發抖了。

「最後一條路就是妳每一箱,每一罐,重貼標籤。」

「我聽不懂,能否麻煩妳解釋清楚一點?請指示我正確的方向,我需要怎麼做?」也許已經被嚇得神志不清了,我是真的聽不懂她要我幹嘛。

「這裡有1000箱,每箱有六罐,每罐有雙面!換句話說、妳每箱得準備14個標籤、然後把箱子、及罐頭都貼上62盎司的標籤。」

「可是我裡頭也有很多,都是65 / 68甚至還有70幾盎司的、難道全部都貼62盎司嗎?」

真是糟糕,我已經開始討價還價了。

「是的,妳一定要用我們查出來的最低的含重量,其餘的不關我們的事。」

她非常堅定的説著,毫無商量的餘地。

我認了,雖然每箱要損失不少錢,但是只要留得青山在⋯⋯

不過,要解決接踵而來的問題,我可是一點頭緒都沒有了。

這一萬多張的條子,要去哪裡印刷?要怎麼印法?印了以後該怎麼貼?要找誰來貼⋯⋯?

●作者曾任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第40屆總會長

照片由陳永茂先生提供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