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4° / 30° )
氣象
2022-05-03 | i-media愛傳媒

蔡詩萍》我完賽19馬了,是的,它很硬,但硬得了我們人生難免的困境嗎?

蔡詩萍》我完賽19馬了,是的,它很硬,但硬得了我們人生難免的困境嗎?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山林馬之金錢龜場(頭城場)馬拉松,會令人難以忘懷!

不是初戀的那種難以忘懷,而是,你戀愛過的其中某一位,舉止行誼,都沒再讓你碰到第二位的那種!(不好懂嗎?沒關係,你多戀愛幾次就懂啦,反正只是舉例,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場馬,夠硬。不止夠硬,而且夠兇悍,全馬之名,卻硬讓每位跑者,跑出了小超馬的長度。

有跑者紀錄到46公里,有跑者更多,記錄出47公里,我呢,老老實實依照自己的跑步軟體,記錄了45.67公里,但不管怎麼說,都超出全馬的規格。

如果不是老天幫忙,天氣陰涼,說真的,我沒有把握一定能在時限內跑完。

從地平面到海拔281公尺(依據我測得的數字),單程一趟去5.75公里,折返回出發點,乘以二,11.5公里;然後,這樣來回四次,早就超出42公里了,苦的是,上下,上下,總計八次,跑到二輪,三輪之後,你已經預期了前面的路況,但偏偏「心有餘而力不足」,那才是苦啊!

但這次的山林頭城馬,一如很多馬,見證了台灣地方馬的人情可愛。

當然風景是沒話說了,頭城小鎮純樸,幾百人的賽事,沒什麼大人物來講話,鳴槍,可是一位角逐鎮長的參選人林樂賜,不但到場講了幾句鼓勵大家多來頭城玩的歡迎詞,最令我驚艷的,等我們跑上山,第一個「私補」補給站,竟然是他跟兩位助理站在那,很殷勤的為跑者遞水,喊加油!

我心想,頂多也只是站一會,等我們都上山了,他意思到了,就下山忙別的吧?

但沒有。

他硬是待了全程(幾乎啦,最後當我們後段班都第四趟上山時他還在,等我們最後下山時,他們走了,但溫馨的在桌上留了幾杯水,似乎算好我們後頭就這幾位似的!)

要知道,我們並非他的選民喔,但他善盡了地主頭城人的溫情,也沒有一般政治人物「溫豆油」的應付應付,這是我這趟頭城馬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如果我是頭城人,我會支持他!

這次頭城馬,體會最深的,「跑馬真是一個適合『交關』(台語發音)的場合啊!」

通常跑全馬,你頂多一次與其他跑者交會,有時甚至沒有機會,如果那場馬是繞一個42公里的圈的話。

但頭城山林馬,規劃的是,在固定的兩點之間(預估一趟來回十公里多一些)來回四次,所以你跟其他跑者,不管他或快或慢,都有四次碰面機會,光是對他們喊加油,喊四次後臉都大概記得了,何況是,我們這些後段班,不斷在後段拉扯,你超越我,我又超越你,你超越我說加油,我超越你喊甘巴迪,喊著喊著,乾脆在上坡時快走聊起來,下坡再各自努力加速。

這趟馬,絕對是我歷次跑馬以來,跟人聊天最久的一次,很奇特的經歷。

像萬金石,跑起來又熱又累,你根本沒法跟人聊,但這趟馬,累歸累,可它不熱,而且上坡特多,你反正不可能上坡還一直跑,那就保持走春的心態,邊聊邊走,一時間,還真以為自己在踏青,在晨運呢!就差沒有在路邊買一串烤香腸!

我以前便觀察過,跑馬前段班,只在乎配速,不可能跟旁人太多互動。

後段班呢,反正完賽就好,漫長跑道上,若只跟自己對話,那除非像我這類人,從小就是「內心戲多」「擅長小劇場的」,否則,五六個小時下來,豈不悶死!

所以我很能體會,後段班的,為何會主動關心其他跑者,會停下來沿途拍照,會在補給站吃吃喝喝,因為,反正是後段班,是壓線跑,是關門跑,急什麼呢?

但這次的頭城馬,我卻在後半段,跟一位在后里執教的「鍾老師」,沿路聊了許久,最後還幾乎一塊衝進終點完賽。

多虧他,我不僅撐完全場46公里,還透過他,把以前聽到的許多關於跑馬後段班的傳奇人物,都大致有了清楚輪廓,尤其,以前可能聽聽,在跑道上,頂多迎面交錯,然後「噢原來是他啊」便過去了。

這回不同,參賽人數不過數百,全馬的人數更只有一百二十多位,跑著跑著,似乎每張臉都見過似的。

而且,這場馬,馬拉松普查網認證,於是不少「老馬」都來了,所謂「老馬」該怎麼定位呢?完賽九百多場的「水牛哥」都來了,算老馬吧!

不妨以我身旁那位「鍾老師」為例吧!跑著跑著,我問他:敢問「多少馬了?」

他笑笑,五十馬!我正想,那還好那還好,他又補上一句,扣掉前面的整數200!

哇咧,我能說什麼。多虧了他,我於是更清楚那對跑馬父子的傳奇,兒子有妥瑞症,過動,父親帶著他跑馬,春夏秋冬,跑出幾百馬了!我跟他們交錯了四次,每次都深深覺得「為父則強」的啟發。

多虧了他,我於是知道常常在跑馬場上看到的那位女老師,先生是校長,兩人幾乎無役不與,跑了數百場。

多虧了他,我看到那位跟口腔癌搏鬥的勇士,重回馬場,體力超好。

多虧了他,我知道我可以學習的典範了,一位前輩,70歲開始跑馬,如今十一年過去,已經完賽了180馬,我跑在他身旁,他勉勵我:你就少年吔,咖油咖油!

我們為什麼跑馬呢?我們跑不出全國紀錄,我們跑不出上凸台的驕傲,我們為什麼繼續跑下去呢?

人生有太多的難題,人生有太多的無奈,你不一定都能解決它們!

但你能做的是,跑著,活著,努力的奮進著,當你有了百馬的紀錄,當你有了兩百,三百,四百的紀錄後,也就意味了,那許多的難題並沒有打倒你,你依舊在寒風中,在烈日下,在細雨裡,完賽了一場又一場的全馬。

你有了百馬的目標,你就會往二百馬邁進,你不停下來,命運豈能讓你停下來呢?這是我完成第19馬,頭城金錢龜場全馬後,在家裡窩在沙發上,最窩心的感言。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