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2° / 22° )
氣象
快訊

2022-05-09 | i-media愛傳媒

黃愛真》打破社會規範的雙面公主—《公主出任務3》

黃愛真》打破社會規範的雙面公主—《公主出任務3》

【愛傳媒兒童與閱讀專欄】

女人味與雙面公主

法國分析師莉薇耶(Joan Riviere)在執業過程中發現,當一個女人將女人味作為一種扮裝,在扮裝之下必定有她的隱藏意涵。《公主出任務》系列(字畝文化出版)橋樑書主角木蘭花公主是一位腳穿玻璃鞋、白長襪、身穿粉紅色蓬蓬裙、手帶閃光戒指、對太陽過敏、很怕蝸牛等完美端莊的「公主」;然而當公主的戒指發出閃光,意味著怪獸國的怪獸出洞,完美公主穿過工具房或者山洞,成為穿著黑衣、黑褲、黑襪、黑皮靴、帶著黑面具的「黑衣公主」,騎著黑馬黑旋風,保護牧童山羊達夫及他的山羊們。透過木蘭花公主符合當時社會標準具有完美的「女人味」掩飾公主另一個打擊怪獸,保護山羊與牧童男孩等不吻合社會標準的「不完美」身份。公主成為擺盪在社會規範與自我能動性兩者間的雙面公主。

扮裝公主與身體移動性

完美的木蘭花公主透過扮裝,將讀者的注意力與指涉轉移到黑色扮裝,從而讓公主看來身份不明,原來木蘭花公主的角色與個性消失,成為黑面具下難以捉模的黑衣公主,因而去除讀者認知的熟悉化,安全掩飾了黑衣公主的能動性、聰明才智、打擊怪獸的雄心與能力,並暗示性的抵抗既有的社會文化認知。

在學者張小虹對西方服裝史的研究中,西方在19世紀末女性社會性別大改造之前,女性服裝顯現了繁複的裝飾、妍麗的色彩,及隱含的靜態身體景觀展示性:木蘭花公主的蓬蓬裙透過鐵絲、鯨魚骨架而得以支撐呈現細瘦的腰圍與裙子的篷篷狀;易破碎裂的玻璃鞋,顯現了女性的動作必須細緻輕盈的侷限性。張小虹進一步提到,工業革命之後,服裝所標榜的「現代性」使移動速度占了舉足輕重的角色:黑衣公主的黑短褲、黑長靴,速度、移動、變異讓跳躍、跑得像飛得一樣,使戰鬥成為可能;而兩者扮裝的轉換地點,在於密室:具有不可見、各種可能性都可能發生的「儀式空間」,透過「儀式空間」,傳統的公主得以轉換成為另一位現代性公主,邁向打擊壞人、征服生命中強者(怪獸,或者古代騎士征服的惡龍)過渡成為女英雄的成長歷程。

重複.扮裝與兒童

兒童透過重複的遊戲內容,表現孩子當下期間的內在渴望與控制感,如同兒童發展心理學家崔維克-史密斯(Jeffrey Trawick-Smith)的觀察,學齡兒童發展期望展現出「能力」及「社會接受度」,相信自己有能力改變、調整人生,同時依照文化塑造判斷自我價值感,努力投入形成(同儕或文化)認同,以建構自我。兒童遊戲原來就容易透過扮裝、重複、黑白分明的敘事,創造另一個分身。木蘭花公主重複扮裝成為黑衣公主,拋開社會既有規範展現自我,如同兒童遊戲,透過遊戲內容展現當下內在的期待或希冀解決的內在問題。只是如同吉利根(Carol Gilligan)所言,女孩和男孩仍有解決問題的差異:男孩果斷,女孩則仍會顧及所有人關係間的最大利益:從黑衣公主解決怪獸後,仍讓怪獸安全回到怪獸國而非西方男性的屠龍行為,仍可看到性別間行為與關係的差異。

或許木蘭花公主仍如同中國扮裝的民間傳說花木蘭、日本手塚治蟲緞帶公主一般,終究回歸女性心理特質,雖然仍然具有扮裝與打破社會規範的可塑性。

引用資料:

張小虹,<時尚的皺褶>,《中外文學》443期。

陶英琪、羅文喬譯,Jeffrey Trawick-Smith著,《嬰幼兒發展—多元文化觀點》,心理出版社。

本文為字畝文化出版《公主出任務3》推薦文

作者為台東大學兒童文學所博士

教育部性別人才資料庫講師

封面圖像為字畝文化提供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