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6° / 22° )
氣象
2022-05-15 | i-media愛傳媒

Jack Dai》國家內部週期六階段,台灣在哪個階段?

Jack Dai》國家內部週期六階段,台灣在哪個階段?

【愛傳媒Jack Dai專欄】Ray Dalio在《變化中的世界秩序》裡,闡述「國家內部週期六階段」,非常深刻,企業同理。如果有閒暇且不怕乏味,推薦閱讀,雖是精簡摘錄,但大意應有掌握。尤其是階段五,會讓你百感交集。

〖 國家內部週期六階段 〗

階段一:新秩序開始,新領導鞏固權力時

1. 即便是一場和平的革命,一場內戰或一場革命也都是巨大的衝突,一方獲勝,而另一方落敗。第一階段發生戰爭之後,這是勝利者獲得控制權,而失敗者必須屈服的時候。勝利者雖然強大到可以獲勝,但在新秩序的第一階段,他們也必須有足夠的智慧來鞏固權力和重建家園。

2. 在贏得權力後,新領導人通常會剷除剩餘的反對派,並相互爭奪權力。事實上有一種說法是:革命通常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推翻既有領導人與制度的鬥爭,第二部分則是剷除前朝黨羽,以及獲勝者相互爭奪權力的鬥爭。我將第二部分稱為「肅清」。

3. 在這個階段,表現最好的領導者是「權力的鞏固者」。

階段二:當資源分配系統和政府機構被建立完善時

1. 我稱這個階段為「初期繁榮」,因為他們通常是和平與繁榮的開始。

2. 在這階段需牢記一個恆久而放諸四海皆準的原則是:要取得成功,該體制必須為大多數人,尤其是龐大的中產階級帶來繁榮。

3. 在這階段最好的領導者通常與第六階段和第一階段取得成功的領導者大相徑庭。我稱他們為「土木工程師」,他們得要聰明,最好還要強大並能鼓舞人心,但最重要的是,他們要能設計和建構對大多數人都有生產力的系統,或者他們可以找到能勝任這點的幕僚為他效命。

4. 最傑出的領導人是那些帶領國家經歷了第六、第一和第二階段的人,也就是說,在經歷了內戰/革命時期、權力鞏固時期、體制和機構重建時期,建立了能長久運作的良好體制和制度,這些工作是在大規模層面完成的。

階段三:和平與繁榮時期

1. 我也稱這個階段為「中期繁榮」,這是內部秩序週期的黃金時期。在這個階段,人們有大量的機會來提高生產力,他們對此感到振奮、合作無間、生產力充足、致富,並且因為成功而受人景仰。

2. 這是一個「鼓舞人心的夢想家」的時代,人們可以

a) 想像並傳達一個前所未有的激勵人心的藍圖,

b) 實際建構這個未來,然後

c) 利用所獲得的繁榮擴大它的包容性並投資於未來。他們這麼做的同時

d) 保持穩健的財務狀況和

e) 建立良好的國際關係。

這樣他們就可以保護或擴張自己的帝國,避免發生會削弱其財政或社會的戰爭。

3. 在這個階段需要特別留意一些自然發展會形成巨大風險:

a) 破壞原有自給自足的好結果,如機會、收入、財富和價值觀差距的擴大;

b) 對多數人惡劣和不公的條件;菁英階層豪奢並享有不公平的特權地位;

c) 生產力下降,以及產生過多的不良財務狀況。

如果能夠避開這些風險就能維持帝國和王朝的強大,而持續停留在第三階段。

階段四:過度時期

1. 我也稱之為「泡沫繁榮階段」,有以下情形出現:

a) 由債務融資購買的商品、服務和投資資產迅速增加,因此債務增長速度超過了未來現金償還債務的速度,所以泡沫就產生了。

b) 資金和時間的支出發生了轉變,它們更多被用於普通消費和購買奢侈品,而降低投注於可獲利的投資機會。

c) 有大量的軍費開支來擴大和保護全球利益,特別是全球主要強權國。

d) 國際收支狀況惡化,反映其借貸增加和競爭力下降。

e) 財富和機會的差距擴大,群體之間出現嫌隙。

2. 在這個階段,典型的最佳領導者是「穩扎穩打、紀律嚴明的領導者」,他理解並表現出穩當的行為準則,這些行為會提升產能、穩健財務狀況,並在人們試圖越界時約束他們。這些領導人會在國變得更富有時,帶領著國家繼續將大量的收入和時間再投資於生產。

階段五:當財務狀況不佳和衝突激烈時

1. 導致重大內部衝突的典型致命因素包括

a) 國家和該國(或州、城市)的人民的財務狀況不佳(例如,有巨額債務和非債務負擔)

b) 該實體內部存在巨大的收入、財富和價值觀差距

c) 嚴重的負面經濟衝擊

2. 進入第五階段的一個典型標誌,同時也是借貸和支出能力喪失的領先指標(這是進入第六階段的觸發因素之一),是政府存在巨額赤字,這些赤字所創造的待出售債務超過央行的購買能力,又沒有其他買家有意購買。當無法印鈔的政府不得不提高稅收或削減支出,或者當那些可以印鈔的政府大量印鈔並購買大量政府債券時,就是領先指標出現的時刻。

3. 貧富差距最大、債務最多、收入下降最嚴重的地方(城市、州和國家)最有可能發生嚴重的衝突。

4. 面對這些情況,必須削減開支或以某種方式籌措更多資金。下一個問題變成:誰來支付這些費用?是「富人」還是「窮人」?當富人意識到他們將被課徵更多的稅來償還債務和減少赤字時,他們通常會選擇離開,造成掏空現象。

5. 平均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受苦的人數和他們的力量:為了實現和平和繁榮,一個社會必須具有造福大多數人的生產力。

6. 官僚主義:官僚作風雖然在內部秩序週期的早期不太明顯,但在後期往往十分盛行,這使得明智和必要的決策變得更為困難。

7. 民粹民主和極端主義:在混亂和民眾不滿的情況下,出現了一些個性鮮明、反菁英主義的領導者,他們聲稱要為普通人而戰,這些人被稱為民粹主義者。民粹主義和極端主義越盛行,國家離第五階段越遠,離內戰和革命越近。在第五階段,溫和派成為少數,而在第六階段,他們將不復存在。

8. 群體鬥爭:群體鬥爭愈演愈烈,這是因為在困難和衝突加劇的時期,人們更傾向於以刻板的方式將他人視為一個或多個群體的成員,並將這些群體視為敵人或盟友。典型標誌是對其他群體的妖魔化,人們會找出一個或多個群體成為問題根源的代罪羔羊,然後在下一階段,他們開始排斥、監禁或摧毀這些代罪羔羊。

9. 公共領域真理的喪失:由於媒體和宣傳的扭曲,人們變得更加極端、情緒化和政治化,越來越搞不清楚什麼才是真的。那些抗爭的人通常會與媒體合作,操縱民眾的情緒以獲得支持,並藉此摧毀他們的對手。即使是非常有能力和權勢的人,也因為害怕媒體而不敢對重要議題發表意見或是出來競選公職。

10. 司法和警察系統被當權者作為政治武器是常見的。私人警察系統也會形成。

11. 抗議活動變多,且越來越暴力。

階段六:內戰

1. 大多數典型的內戰和革命是將權力從右翼轉移到左翼,但也有反向的情況,且領導內戰/革命的是有中產階級背景,且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2. 這些領導者通常極具魅力,能夠領導並與他人合作,建立大型、運作良好的組織來發動革命。隨著時間推移,他們通常會從理想主義知識份子(希望改變制度使其更加公平),演變為不惜壹切代價贏得勝利的殘酷革命者。

3. 在週期的內戰/革命階段,當權政府幾乎總是嚴重缺乏資金、信貸和購買力。這種短缺讓政府萌生了從有錢人口袋搶錢的念頭,這導致有錢人向安全的地方轉移資產,政府為了避免收不到錢,透過資本管制來阻止這些流動,即控制其流動到其他司法管轄區(例如其他國家/地區)、其他貨幣或者那些更難課稅和生產力較低的資產(例如黃金)。

4. 更糟糕的是,當內部出現混亂時,外敵更有可能來侵門踏戶。

5. 最適合的領導人是「鼓舞人心的將領」——他們強大到可以集結支持者,並在各種非贏不可的戰鬥中取勝。因為戰爭是殘暴的,他們必須夠殘酷,不惜一切代價來贏得勝利。

6. 雖然內戰和革命通常是極其痛苦的,但他們通常會導致結構性改革,如果處理得當,就可以為改善未來的結果奠定基礎。

作者本名戴于千,獨立創意代理商 Rules Creative 總經理,是個生意人,也是個讀書人。

照片來源:《變化中的世界秩序》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