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8° / 25° )
氣象
2022-05-28 | i-media愛傳媒

楊秉儒》疫情下,還會有多少「來不及說的再見」?

楊秉儒》疫情下,還會有多少「來不及說的再見」?

【愛傳媒楊秉儒專欄】2022年5月26日,台灣新增新冠病毒81,852例本土個案,另確診個案中的死亡個案則一舉破百,從5月25日的76例提升至104例,創台灣爆發新冠疫情以來史上新高。5月27日,臺灣新增94,808例本土個案,另確診個案新增126例死亡,死亡連續兩日破百。

此波新冠肺炎疫情,學生、幼童確診人數不斷上升,國小以下學童染疫數已突破七萬例。截至2022年5月27日統計,因確診、兒童死亡案已有7例,其中5位因為腦炎、1位敗血症、1位在家中死亡,法醫相驗為新冠肺炎。

陳時中曾表示,雖然預期致死率會隨著染疫數往上走,但希望不超過千分之一;但台灣幼兒染疫致死率已高逾千分之一、重症狀況是日本的十倍左右;這當然讓台灣家長擔憂,還會有多少「來不及說的再見」?

老實說,已經活了超過半個世紀,年過半百的我,從來就沒看過台灣因為政府的錯誤政策,而犧牲了這麼多人民的性命。但更讓我佩服的是,台灣民眾對於現今的慘狀,竟然都噤聲且一點感覺都沒有?這個社會是冷血到甚麼程度?還是真的記性不好?

過去一週每天平均都因新冠肺炎犧牲約莫50條人命,就算太魯閣號的罹難者總數都還不到這個數字!但媒體卻一面倒的天天宣揚民進黨蔡英文政府的防疫政策有多棒有多好,走在世界的前端;卻沒有一個媒體來質疑民進黨政府的防疫政策到底有多荒腔走板,到底該對人民負些什麼責任。

在李碧華《霸王別姬》裡,有一段電影裡沒有的情節。文革時期,段小樓被下放到福建東部,閩江口的福州地區勞動改造;在李碧華筆下,福州是窮僻的南蠻地。民以食為天,李碧華並沒有用太多筆墨寫福州是如何的窮僻,而是著重寫了福州的飲食,雖寥寥200字不到,卻將那個年代福州的飲食特點寫了個通透,現摘錄如下:

「閩菜樣樣都帶點腥甜,吃不慣,但因為飢餓,漸漸就慣了。

家家是一張家禽票,十隻定量蛋過年的。拿著木棒,拼命敲打艱辛輪候買來的一塊豬肉,打得粉爛,和入麵粉,製成皮子,包蔬菜吃,叫做『肉燕』。真奇怪。那麼困難才得到的肉,還不快吃,反而打爛,浪費工夫。小樓就是過這樣的活。

歲月流曳,配給的一些『雞老酒』,紅似琥珀,帶點苦味。它是用一隻活雞,掛在酒中,等雞肉、骨都融化以後,才開壇來飲。因人窮,這雞,都捨不得吃,留著,留著,再釀一次。就淡然了。」

「留著,留著,再釀一次。就淡然了。」

看似是在形容福州人在當時那樣的物質條件下,不得不的坦然面對,卻也是一種對生活環境的深沉控訴;就像現在的台灣。是啊!看著每日公布的新冠病毒確診病例8萬、9萬這樣的在跑,每天都有幾十個人,甚至上百人因為新冠病毒而失去生命,剛看時會驚慌,會難過,「看著,看著,再看一次,天天看到的都是同樣的狀況。就淡然了。」

這或許就是民進黨蔡英文政府的用意。因為對新冠病毒疫情的無能為力,就只能躺平。久而久之,人民就習慣了。

可是,真的能習慣嗎?你們都想騙人民,讓人民「忘了」,可是,「我記得」。你們民進黨的「歲月靜好」,是多少心碎父母、破碎家庭的「暗夜哭聲」。

『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北宋.宋太宗《戒石銘》-

蜀後主孟昶是位亡國之君,而他對官吏們訓斥的這兩句話卻是千古名言。五代十國,後蜀皇帝孟昶即位後,為整飭吏治,於西元941年親自寫下《誡諭辭》24句,以誡地方官,要愛護百姓,不做貪官污吏。但孟昶到中年後,前後判若兩人,年輕時的勵精圖治早已蕩然無存,腐朽糜爛比前蜀皇帝有過之而不及。

西元964年,宋太祖趙匡胤派兵6萬伐蜀,蜀後主孟昶竟完全不知世外局勢,仍然陶醉在天下太平的歌舞昇平,他在探子報來時,說了這樣一句令人哭笑不得的話:「我只需要三千惡少去奪取中原,易如反掌。」

誰知宋軍一路所向披靡,蜀軍竟沒有一次像樣的抵抗,當宋兵已攻到成都城下時,蜀後主孟昶才真正明白大勢已去。但他仍然像後來的明神宗朱由檢那樣,把所有的責任推到別人身上。

面對著宋兵即將攻破城門,謂然歎道:「吾父子以豐衣美食養士四十年,一旦遇敵,不能東向放一箭。」接著就狼狽不堪地在宮中被人擒住做了俘虜。

北宋初年,宋太宗鑒於歷史教訓,選擇《誡諭辭》中『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4句,親書頒賜州縣,令州縣刻石立于衙署大堂前甬路間,稱為《戒石銘》,時時警示為官者廉潔自律,克已愛民。

無論是《誡諭辭》24句,還是《戒石銘》的2句,講的都是同樣的道理。只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甚至,那個自己說出這些話的人,自己忘記當初自己說了些什麼道理而已。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疾管署官網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