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4° / 22° )
氣象
2021-02-26 | 個人新聞台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07 競速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07 競速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07 競速

11月28日 上午7:07

前晚與一眾舊同事飯聚,友人Sam的兒子小時曾替我的婚禮當花仔,現在一看Facebook上他的近照,真的不能不說歲月不饒人,已是一個14歲的青年人。

而且還玩長跑。

聽說在學界的比賽有不錯的成績。我對長跑來說,甚至不能當作中途出家,故長跑界我實在所知不多。一問成績,原來6400米(M)跑23分鐘,即約3分35秒1公里(K)。

對於我而言,真的很快的速度。

言談間我說要注要身體,因為長跑的比賽在開跑前已開始。

沒錯,準備功夫做得不足,不是輸贏的問題,是「選手生涯」的問題。這當然不只是對友人Sam說,同時是對自己說。還有一星期就是澳門馬拉松半馬比賽,實在再沒有沒有時間練長距離。

你會問:「明天呢?」但明天參加了聯合國UNICEF 慈善跑10K。

而且更糟糕的是,明天跑10K,所以今天只能跑7K,為的是保留一些體力。

但怎麼辦呢?訓練不足就參加半馬,21K不是說說笑而已。一想起前年第一次跑澳門馬拉松半馬,真的不知死字怎樣寫,跑得機乎虛脫,完了比賽後回到酒店半天下不了床。

開跑後不久就探探陳生的口風,不如跑大埔10K?

陳生卻很堅定地回答:「明天跑快一倍不就行了?」

快一倍?要在23分鐘跑6400M,對我來是絕對不可能。競速從來不是我長跑的目的,最初長跑是為了身體健康,慢慢愛上這項活動,要比拚的還是自己,能夠完成已是我的目標。

「半馬我我們一定能夠完成,最多跑慢一些。」陳生說。

沒錯,總會跑到終點,但人生總有底線,所謂慢跑,始終是跑,不是步行。

也不是鬥快、鬥記紀錄,若開著NikeRunningApp去駕車、踏單車,就可以輕易造出不可思議的成績。

所以,最重要是忠於自己。

所以,我以6分1K作我的目標。

跑得快代替跑得遠,也是一個無辦法之下的辦法,故暗地立下決心,加緊腳步。最初的3K也跑得很順。天氣終於漸冷,但冬天還未真的到來,19度也只能算是秋天。

跑到孖橋小上斜,兩步三腳便跨過,再次感受梅子林訓練的成果。以後還是每星期跑一次吧。

來到馬鞍山海濱長廊入口,腳步再加快。今天不見了平日跑時慣用的透明腰包,要把電話從腰包取出就麻煩得多,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跑快了多少。

很多人說長跑均速最好,跑得取省力。因用身體的慣性向前,不需要再力上任何力去加速。只需要抵消各種磨擦力、風阻,便能跑得很輕鬆愉快。

亦當然另有說法,一開始去盡,身體容易適應,也可以提升整體速度。還有很多不同的策略,選擇留前鬥後,還是一去到尾,最終還是要看自己的能力。

陳生分享上次年澳門馬拉松比賽的經驗,我因事沒有去,他跟著同事大少一開始便狂奔,開始真的可以做到4、5分鐘1K,但到10K左右便「出事」,「撞牆」不在話下,還「賣老抽」,最後幾K幾乎只能行回來。

這是一個寶貴的經驗,「打爆」、「撞牆」都試過,「賣老抽」雖未發生,但是認識多點,到真的發生時也可以適當迅速應對。

當然,預防勝於治療。

還是均速最好。

來到嵐岸對出,最後2.5K作最後加速,陳生也加速,而且一下子就把我超越了。

也不知道這速度有幾快,但出力與回氣的平衡明顯地打破了,要具體地說,就好似電玩《GTAV》跑步一樣,當不斷按下跑步鍵時,就會有一條能量Bar顯示出來,若還不停地跑,能量不斷減少,最後沒有能量時就有一段時間不能跑,當你稍為按鍵的頻率慢一點,能量就回填充回復。

「不知說山遊戲像真度高,還是人生如(遊)戲。」我心裡說。

追在陳生後面,有夠辛苦,在爆與不爆之間爭持著。就是追不到陳生,但仍看到他的背影,沒有完全被拋離。

終於轉入到馬鞍山公園,NikeRunningApp響起7K的訊號,完成。

「見到你的鞋底,已算我贏。」我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陳生則笑著豎起姆指說讚。

一看紀錄,原來平均5分45秒1K,已突破平日速度。

跑得比平日快,正因為下星期澳門馬拉松賽半馬作準備。並不是要提升狀態那麼高層次,而是要用盡體內的糖份,然後才重新補充,好讓半馬時有力去用。

但是7K的訓練實在是不足夠「洗倉」,上星期沙田到太和又不夠15K,現在惟有寄望明天10K,UNICEF 慈善跑2015!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