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3° / 19° )
氣象
快訊

2021-03-15 | 個人新聞台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12 城門河不是皇者之戰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12 城門河不是皇者之戰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12 城門河不是皇者之戰

12月13日(日) 上午7:33

上次初嘗間歇跑跑得不開心,今天要告訴自己重新出發。跑步出現錯折也是平常事,問題是用甚麼心態去面對。

今天又有一場較大型長跑比賽舉行,名叫「城門河皇者之戰」。賽道是由馬鞍山運動場出發,向沙田方向跑海濱長廊,再上梅子林折返。梅子林是這比賽的主菜。上年給陳生捉了去參加,久聞梅子林長命斜的威力,雖然仍能順利完成,可是也令兩條大腿發軟。

原本陳生極力游說我參加,但連續兩星期都跑了比賽,這「三連戰」實在有點吃力,所以我婉拒了。最後陳生參加了10K,而大少則更厲害會跑半馬距離。

可是得到陳生的「錯愛」,昨晚收到他的訊息問會否亂入比賽,之前因陳生與大少在取號碼布上與主辦機構鬧得有少許不愉快,還以為他叫我去幫手「踩場」(其實最多只是順風跑,莫想得太多),幸好原來他號碼布的事件已順利解決,他只是邀請我同跑一段路。但比賽要在8時才開始,由於時間的關係,跑完之後家還有要事,還只好同在梅子林上以不同時空的方式相遇。

這樣說起來有點複雜,還是用香港人的說話較為清楚︰「跑著等」。

經過上次的教訓,今天要上梅子林就要保留相當的體力,開跑後一直維持著7分鐘1K。

在輕輕鬆鬆的狀態下跑,還是比較適合自己。不過感覺上好像比平時更輕鬆,是否間歇跑的功效?這可能心理作用大於一切,跑一次半次就要發揮功效,就好像要求吃一次感冒藥就要醫病好一樣不切實際。不過還相信間歇跑仍有它的作用,真的要想想如何調整變成適合自己的訓練方法,就像刻服上梅子林一樣。

今天開跑的時間不早,已有不少晨運的老人家在散步,也間中有跑友及單車經過。在城門河畔碧濤花園對出長廊,我喜歡跑在單車徑上,因為行人路的設計或許為了防止積水,都會有不同程度的側斜,要一隻腳長一隻腳短去跑,其實辛苦之餘又傷腳,跑在單車徑上,一來不會嚴重側斜,也較好的抓地力與舖在地面上腊青軟一點。不過其壞處就是要避開來來往往的單車。

在跑到大段海濱長廊,突然聽到從後有單車的聲音接近,便一跳上行人路讓開,誰知是一位男跑者及一位女孩玩滾軸滑輪跟在後面。很少見到這個情景,男跑者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拋離了我,女孩看來雖不是全速前進,但也不算放慢手腳。跑過划艇會旁的露天停車場,重新踏入單車徑的跑道時,他們已在老遠沙田醫院對出。一個轉彎,連人影也看不見了。

這種速度是如何練出來的呢?雖然我的馬拉松之道不是競速比賽,但羨慕別人速度快總是正常的吧?

6分1K跑完半馬,這是還有個多月渣打馬拉松半馬的目標。

要在趣味與科學化訓練之間取得平衡,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上梅子林就是要鍛練大腿肌力,也亂入比賽過癮一番。

過了孖橋,在岸邊堤圍已變成片旗海,這就是城門河皇者之戰的藍色旗幟。

雖沒有參賽,跑在賽道上,倒有點氣氛。

跑到行車橋底的水站,真想偷偷飲一杯能量飲品。澳門馬拉松半馬比賽,在忘了吃早餐的情況下,就是靠每五公里一杯能量飲品支撐,回想起來也應該救了我一命。但這次我不是皇者,沒有取飲料,便轉入今天的目標梅子林。

在每一段路也有比賽的義工站崗,雖然無視我這不束之客,但也有點不好意思,好像在阻礙比賽進行。所以我加緊腳步,一跑便來到我稱之為梅子林熱身的路段。不知道是否因為知道有比賽進行,泊在路旁的車都比平日少得多。

在但還未完結熱身路段,突然發現前方已是十公里的折返點。

「那有這麼早便跑完梅子林嗎?」我心中不禁想道。

在熱身路段就調頭,這完全失去皇者之戰獨特的挑戰性。就是上次皇者之戰上山跑到腳軟,在梅子林辛苦作戰一段時間,現在輕鬆完成,這才有滿足感。不知道是否為遷就更多人參與才把難度降低,但沒有挑戰性的東西只會令更多人離棄。這就也是我們從事教育的人都會明白的吊詭。

陳生還說叫我亂入比賽,似乎我跑的梅子林路線比較好玩。

在梅子林第一關又遇到半馬、全馬折返點。在這兒調頭總算跑過一點點斜路,好一點,但仍不算高難度。因為梅子林的第三關的斜路感覺上是最斜,這段雖不算長,但斜得有讓人放棄的感覺。

在第三關中段被人從後追上來,一望是一女三男的組合,各人都全副武裝,而且像跑平路一樣輕鬆。而且仔細一看,眾人都並不年輕,年紀與我差不多?還是比我更年長?我在看人的年齡這方面的判斷力是個白癡。

一路跟在他們後面,只能在梅子林頂迴旋處見到他們。可能昨天去得較盡,今次上梅子林真的有點吃力,過了迴旋處後仍要慢跑一段回氣,在下山的路上也不敢去得太盡。

在最後下山熱身路段又再次見到幾位前輩,這次很清楚是幾位前輩,因為我並非追上他們,而是他們迎面而跑上來。

他們在走梅子林第二圈!(還是己經第三圈了?)

原來比起他們,我也只是梅子林友Level1而已,沒有甚麼好神氣的。收拾心情,再出發,在山下梅子林入口處遇上皇者之戰的領先選手,然後他身後就有一群人跟著跑上來。

他們的速度都很快,我要看準時機才能穿過人群走到對邊的單車徑上返回沙田方向。來到橋下聽見水站的人員好像收到選手就到的消息,他們也慢慢緊張起來。

「不會在孖橋前就給他們追上吧?」我心想。

雖然短短的五百米,我還是提步加速,不想丟臉是其一,不想阻著人跑是其二。

幸好來到孖橋也沒有被追上,終於放下心來,也放慢了腳步。

跑回城門河畔碧濤長廊一段又辛苦起來,會不會是昨天的陰影吧?於是咬實牙關,捱到華舫才收步,辛苦地完成11K梅子林訓練,當然感覺當然比間歇跑好上不知多少!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