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6° / 26° )
氣象
2021-04-27 | 個人新聞台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19 速度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19 速度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19 速度

12月29日(二) 上午7:17

上山修煉後,一連三天偷懶。

「的起心肝」約了陳生放假早跑。

「要趕時間,1小時內完成。」陳生說︰「來回跑吧,而且不食早餐了。」

心中一沉,原來跑完食早餐對我來說是十分重要。

「跑快些,或者可以趕得切去食早餐。」我說。

在沒有熱身拉筋及跑前填充能量的情況下,要快跑其實也有點難度。感覺上跑之前食一隻香蕉,在首3公里提高速度時也不會覺得太辛苦。

「快跑?那要比賽速度?」陳生問。

「4分鐘1公里?」我當然立刻「灑手令頭」,說︰「我的比賽速度。」

天氣轉冷,跑得特別舒服,快跑也不會太早出現過熱的情況,首500米跑出5分半的「比賽速度」,但不敢再加速。

由愉田苑轉去富豪花園後,下隧道出城門河畔。完成1K後,身體完全再不覺得冷,達到「工作溫度」。身體開始適應這種速度,步伐也沒有減慢,問題是能否支持到尾。

過橋後在碧濤花園一段,提腿幅度大了,每公里所用時間仍在慢慢減少,5分26秒。但上到沙田醫院對出,體能明顯下降了,陳生本來在我後面跟著,他在沒有減慢的情況下,平排而跑。

「剛才一段,已接近5分1K。」他說。

他在這速度還能輕鬆說話,我已只能集中精神在呼吸,保持節奏,竭力維持身體的氧氣水平。

在孖橋調頭,早上這個時間,已開始人來人往,不少人在欄杆做伸展運動。

「終點是愉翠一粥麵。」很難分氣說了句,支持到這兒,還是先讓陳生去盡。

「對,能減一分鐘得一分鐘,那由石門過去啦!」他反而說。

說後上氣不接下氣,小奄忍忍作痛,立刻有點爆煲的感覺。

在划艇會後停車場旁的行車天橋底,穿過去到達石門的工廠區外圍,源著高速公路直跑,到浸會直資學校後,經過石門站對出,跑回第一城站。這是一條在上年試跑出「雨傘圖案」的路線,在地圖上畫出想要的圖案,也是一年有趣的事。

這條路線雖然少了視覺上的景觀,多是山景,大廈與單車路,但勝在少人及地熱較為平坦,跑在單車路上也算舒服。

用了500米左右回氣,陳生立時把我拋離在後,而且距離越拉越遠。

横隔膜抽蓄的感覺消失了,可再回復較為高速。跑到來到浸會大學及其附屬學校後面,遠望已不見陳生的踪影。

過了石門站,要過橋回到第一城的外圍,這橋前的一個路口,停了一停等過馬路,然後再起步過橋便出事了,上橋時人突如期來爆煲了。

喘著氣過橋及横過小瀝源路,把腳步放慢,又離奇地不喘氣了,再提速跑最後500米,來到愉翠苑上電梯時,陳生的聲音出現在身後。他原來已跑完及在便利店取報紙。

「今天超額完成。」喝一口奶茶,陳生說。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