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6° / 31° )
氣象
2021-04-28 | 個人新聞台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花壇的保安宮與省道相距200公尺左右

而且信徒前進是靠道路右邊 保安宮在對向 左邊

我們在媽祖駐駕之後 才搜索附近廟宇

保安宮符合行腳者不會去的兩個條件

勢必不會塞得人肉橫流

果然

只有五個香燈腳到保安宮過夜

廟方主委為我們打開了活動中心

他還跑到人肉橫陳的路口便利商店騎樓

告訴香燈腳可以到活動中心休息

但是沒有人跟他回來

這點我可以體會

絕不是香燈腳太懶或太喜歡睡騎樓

而是一路徒步

疲憊已經到了多走一步就會崩潰的地步

絕不想嘗試幾百公尺外的乾淨、有熱水的地方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保安宮的浮雕

迷濛的眼神是特色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換了新的香爐

其實舊的更有味道

鄉民不這麼想就是了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我以為新的香爐還在等開光啟用

所以抹得平整如蘿蔔糕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直到上香的奶奶來了

才知道他們習慣每天把香爐整理得乾乾淨淨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便利商店的騎樓

昨天這裡躺滿了香燈腳

還有令人懷念的O敗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隨香者當中也有用O敗代步的

O敗的潰不成軍 我覺得很可惜

畢竟O敗隨借隨還很適合進香

也不必帶腳踏車讓台鐵玩弄得天昏地暗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走著走著

走到去年疑似媽祖顯神蹟的地方

拿出pencil拍照留念一下

神蹟請結:https://mypaper.pchome.com.tw/wen7654321/post/1380362329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員林往永靖途中

塞塞塞塞塞塞塞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永靖國小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永靖是頂新集團老巢

更因為餿水油事蹟而全國盡知

早年大甲媽夜間經過頂新集團不但沒有擺香案相迎

大樓還是黑麻麻的

不像歡迎香客停腳休息

三四年前先從旁邊的慈濟(和頂新關係良好,我自己猜測是頂新出錢出地蓋的)開放大堂讓香客休息

提供折疊床、冷氣、衛浴和餐點

後來就移到頂新大樓

成為很受香客歡迎的休息點(香客也很容易收買)

算是成功漂白了

此番我在永靖停留了個把小時

卻是因為陳恩宏的小說「鬼地方」

說來不好意思

本來以為是鬼故事才興致勃勃地翻開書頁

「《鬼地方》有一個重要場景『城腳媽廟』,是真實存在的。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大銀幕是在這小廟前廣場。廣場也拿來殺豬,是聖潔與汙穢並存的地方。一開始我想寫的是這個奇妙的角落。因為小時候耳邊一直有殺豬聲,可不覺得它可怕,因為習慣了,成為生命的一部分。然而我43歲時,這個去國已久、洋化的身體聽那聲音反而會崩潰。」

《鬼地方》寫永靖一戶接連生下五個女兒,終於在第六第七拚到男丁的家庭;么子「陳天宏」去國多年,卻遇劫不得已回鄉;五個姐姐分別葬送年華給原生家庭、公務人生、家暴丈夫,以及自己的妒嫉之心。陳天宏回鄉恰逢中元,死的活的統統出籠,清算總帳——一個看似傳統的家庭,以及這個小鎮何以自內核崩塌成「鬼地方」的爛帳。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news/307

全國唯一的獸魂碑

為了安撫即將下肚的豬肉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我在正對城腳媽祖的住家前陰影下

慢慢地回味鬼地方的內容

大約記得的是有七個姊姊的男孩的家族記憶

包括對頂新(書中當然換了名字)的發跡

嫁入(頂新)白宮的三姐後來把自己關在屋子裡

男孩和男人間的情慾啟蒙

開書店的一對同性伴侶...

媽祖廟畫起來就不是一個空殼

注入期間的養分說來也不是神蹟靈感

而是小說

同一段時間還看了另一本小說「我媽媽做小姐的時陣是文藝少女」

也是文筆、思路俱佳的好書

這兩本書的共同之處是 作者都是gay

我只能羨慕gay得天獨厚 兼得男性的理性和女性的感性

讚嘆他們敏銳的觀察力和心思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我這麼一個無聊大叔

願意花一個小時在看似無聊的小鎮消磨

這就是文學的力量

比起官方辦的什麼文化節 吃吃喝喝丟垃圾之後 對當地的認知卻是一片空白

文學的確是經濟、有滲透力的地方推廣

文化節本身就是個諷刺

主事者(也就是掌管預算的人)大多不讀書、不書寫、沒文化

只看得懂熱熱鬧鬧的活動

最不能缺的是開幕致詞拍照

「2014年他憑〈廁所裡的鬼〉得林榮三短篇小說獎首獎。地方政客大概從報上讀到,不明就裡的送他們家一塊「永靖之光」匾額,姐姐還急忙打給陳思宏,要他回去。寫故鄉有鬼變成在地之光,十足諷刺。」

*小孩坐在屋頂上(觀賞殺豬?),不知是画者的想像還是真實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媽祖廟前的圍牆壁畫

有捲軸視感

捲軸很自然地形成多點透視

或者說是移位透視

西方的一點到三點透視在捲軸上就不適合

壁畫把永靖過往的生活活靈活現的重現

這種講古的画法是我自歎不如的

壁畫裡面出現了五官很照相的三個人

可能是画者的簽名 順便偷渡自己的妻女

也可能是出資的政客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低矮的屋子可能是以前的豬舍

專門安置待宰的豬肉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我坐著的住家前有退役的行李箱

殘留的貼紙讓我想起了頑皮豹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廟裡的籤詩

很久沒人拿了

燻出臘肉的質感

可能鄉民生活太肯定

沒什麼需要請教媽祖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另外一面壁畫叫做永靖故事牆

和媽祖廟的壁畫應該是同一個人畫的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中午

停駕北斗大菜市

天氣炎熱

但我們分得燒酒雞

有火上加油之效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從永靖開始對向車道開始看到大甲媽的香客

即使大甲媽的點心站明天才會開始

他們有自己的行程

不像我依附點心站才隨香

信仰品質天差地遠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雖然媽祖是同一個

但是兩大進香集團還是暗自比較

白沙屯報名人數接近八萬

大甲媽就說他們有十萬隨香

看到大甲媽的香客跑到白沙屯點心站拿水、吃東西 能平常心相看者 我覺得並不多

接下來有機會混到大甲媽點心站 我也會把白沙屯的帽子、勇字貼紙隱藏起來 避免碰到麻煩

我走在隊伍極後

常常被流動的補給車問:後面還有沒有人

補給車在確定沒人之後 就會發動引擎 往前等待香燈腳

今天的情況比較特殊

我說:大哥也不必麻煩了,移到對面就好了,可以服務大甲媽的香客

聽我這麼說 他們有恍然大悟的表情

然而 沒有人真的就去服務大甲媽香客

他們心裡大概有一種「只給白沙屯」的硬殼

所以說

真的做得到「媽祖只有一個,大家都是媽祖的囡仔」

其實只有我這種兩邊都會去蹭食的牆頭草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照例

西螺大橋因為神轎又塞得像灌香腸

我在堤岸遠觀、看直播

等稍微疏通之後才過橋

橋上遇到更多大甲媽香客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西螺大橋

兩個媽祖集團同日抵達西螺

媽祖之間應該是刻意避開

其實也不是媽祖之間啦

是廟之間

如果真的是媽祖對媽祖

姐妹(到時候又有人說誰是姐誰是妹)同時到達異地

感情正常的話不是高高興興地約見面 牽著手去逛夜市?

哪會像這兩個廟 各自找個地方歇腳 不想見面?

西螺鎮上看到更多的大甲媽信徒、隨香隊伍、陣頭、花車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我也混到大甲媽的陣地

排隊領漢堡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大甲媽停駕新天宮

場面很熱鬧


2021白沙屯C 員林、溪州、西螺

媽祖只有一個只是信徒一廂情願的說法

對宮廟而言只有我家才是直營店

別家都是加盟店

同樣的連鎖品牌

經營各憑本事

比如說拉亞漢堡

材料一樣

我們公司附近那家就有辦法弄得像紙漿

服務也零零落落

很快就收店了

大甲媽和北港朝天宮鬧翻

也是因為誰大誰小的鬧劇

最後鎮瀾宮直接到湄洲分靈

取得和朝天宮地位相同的直營店資格

才刪掉一條爭論

西螺之夜應該不利休眠

我們騎車前往虎尾方向 尋覓靜地睡覺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