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21-05-04 | 個人新聞台

20 感冒都上梅子林

20 感冒都上梅子林


20 感冒都上梅子林

12月31日 上午7:37

「感冒,慢跑。」一早起來便收到陳生的訊息。

心想只跑7K馬鞍山一般訓練,但一見陳生,陳生卻說︰「上梅子林。」

看來跑梅子林上癮的不只我。

出發初段真的是慢跑,首1K,只跑了約6分45秒。其實也不算最慢,入冬後,天氣轉冷,散熱問題也隨之消失,今年目標是5分30秒比賽速度,練習速度是6分鐘,跑6分30秒其實己可輕鬆回氣,7分鐘1公里是熱身或可以輕輕鬆鬆跑完半馬距離吧?

來到河邊,小瀝源遊樂場對出,有位穿黑底紫邊長褲的長髮女士在做伸展運動,今天跑的人不多,在這兒熱身的人少之又少,可能她也有與我們相同的想法,便目送我們跑過。我與陳生都不以為然,繼續旅程。

經沙田華舫轉彎上橋,在橋的盡頭落斜路,又看見兩三個女孩一個接一個迎面跑上來。

這幾年都有留意跑友們的轉變,由三年前只有一些HARD CORE的跑友,每晚在同一時間跑的話都幾乎會見到同一班人。然後開始增加不少為了減肥或健身的「佬」加入,而且大家穿得越來越專業。現在這一兩年,不知是運動廣告造成的新形象,尤其是ADDIDA最進取,請了心悠BB與FIONA等大賣特賣女性跑步的健美印象,還是因為真的多女孩以跑步為運動的方式所以企業看準這個潛在巿場順水推舟,總之女孩跑得比男孩還要多。

落斜位仍然在做工程,不是封了行人路的左邊,就是封了右邊。

「三年了,這兒在做甚麼?」我問。

陳生鬆了鬆肩。

在城門河畔長廊迎面來一個矮小穿黃色風褸的女跑者在跑,與剛才一眾小花不同,間中也遇到她早跑,她的跑姿強而有力,而且留有後勁。接著聽到後面一些跑步的聲音,從後追趕上來,原來是剛才的黑長褲女跑友,她超前後仍以相對高速跑離我們。但看後面看到,她的跑姿,對比剛才女跑者,明顯非跑長途的跑者。

真的,現在看人跑姿,大概也可以想到她的級數如何。記得有一個運動廣告,也好像是ADDIDA,心悠BB一路在跑街,其他女孩、男孩慢慢中途加入,從跑姿判斷,只有心悠BB與跟在後面的男孩是真的跑開步而已,其他跑在兩旁的女孩子的跑姿都不甚穩陣,有點搖搖欲墜的感覺。

由開始到沙田醫院,還未見一個男跑友,這當然除了陳生與我二人。

過了沙田醫院後,孖橋往馬鞍山一段終於完成了路面重鋪了環保磚,不用再左閃右避那些鐵馬與堆土機。但重鋪環保磚後的行人路,雖然可以減少因為地下工程關係而出現長期封路的情況,但與柏油路相比,我還是喜歡跑在柏油路上。沒錯,柏油路的確容易出現積水,一下不覺意,總會踏上水窐之中,而且有時還會溶溶爛爛,像跑山路多過跑街。但是踏在柏油路上較有實在感,雙腳所使用的力氣好像真真正正可以由路面反射到身上,在環保磚上跑,總覺得有些力是消失了,很是費勁。而且每塊環保磚其實也不一定鋪得平,有高有低,跑上去如跑針板上,其實也有點不安。

當然,單車徑的路感是最好的,較不會像柏油路上時常出現修路的「傷痕」,也不會像環保磚那樣「腳滑」。所以能夠選擇的話,我還是喜歡跑在單車徑上,當然這樣可能「犯法」,也更「危險」。所以,我有時會想,既然香港跑步的人已經那麼多,政府又時常提倡運動有益,何不像單車徑一樣開出一部份的行人路或單車徑,作專為長跑的路呢?

想著想著,在過了梅子林熱身的路段後,第一級斜路已跑得比想像中辛苦,大腿還留一點點酸軟,會否是因為上次快跑後未完全復原?陳生咬著地一步步上山,也慢慢把我拋離了。辛苦地上到頂,回到向下衝,像跳樓一下子加快了很多,在山下時已上氣不接下氣。最後跑到馬鞍山茶座9K嘆一個美式魚枊早餐作結。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