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5° / 24° )
氣象
快訊

2021-05-10 | 個人新聞台

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到底要不要出來講話!(二稿)_

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到底要不要出來講話!(二稿)_

補述:

碩士論文口考結束後的謝師宴上,謝謝在淡江大學兼任的中研院中國文哲所研究員蔣秋華老師,提醒培訓:「要小心客家人。」


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到底要不要出來講話!(二稿)_

母親節快樂。

書影〈余生〉是《書及妳》的第一篇作品(小說)。

而註腳劃紅線的部分,提到了駱以軍《明朝》。關心小說界八卦緋聞的朋友們,或許還對駱以軍及其在外小說教室開課,與學員劉小姐發生智慧財產權風波的事情;當年在網路文學天地,算是炙手可熱的新聞。

培訓我本人在客家人掌門詩社前主編喜菡彭淑芬於臉書開設的「南方的風文學論壇」,沒有穢言惡語地討論此事,被喜菡出面阻止黑屏河蟹。

在此一疑似侵犯智慧財產權事件過後,林培訓我本人開始被喜菡組成的韓(國瑜)粉寫字社團,以流言表示林培訓剽竊佚凡發表在國際華文刊物上的「佚凡」的作品;再來是韓粉寫字社團及高雄掌門詩社成員,開始製造「林培訓剽竊掌門詩社前社長離畢華作品」的謠言。

(這裡先岔題一下,多年前,培訓自研究所畢業,舊疾復發(香港腳),住院治療。出院之後,很感謝參加高雄文學團體也就是掌門詩社前主編喜菡成立的(日後)韓粉寫字團。大學學歷是中文系、研究所學歷是歷史研究所,並且以「敘事學」完成論文的個人,當時正在反省文學,或者敘述、紀錄,之於人生。)

在韓國瑜擔任高雄市長的2020年高雄港都鳳邑文學獎之前,沒有任何文字言語而似乎有向我索賄企圖的離畢華,在培訓個人參加韓粉寫字社團初期,口頭邀請個人參加他成立的小說寫作班。

礙於病痛,諸多障礙包括語言障礙的培訓,比時沉默不語;原因如同上述,個人正在反省文學、紀錄、敘述,之於人生。

或者說歷史,或者說發生過的;因、果緣法的因。

後來,培訓個人被喜菡在公開場合指證腦殘;後來,在風球詩社來訪韓粉寫字團之時,喜菡對我個人及我的作品嚴重侮辱。

後來,掌門詩社前主編喜菡發行的《有荷》文學雜誌,及與喜菡個人親近、發跡於高雄的《野薑花》詩刊、(以及後來主編有出面致意的《掌門》詩刊),作出了比國民黨、共產黨還惡劣的事情就是沒有禁絕出版社、報社,而是截句塗抹竄改我發表在紙本刊物上的作品。

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要不要出來講話?

喜菡禁止我討論你的老師駱以軍是否有侵犯智慧財產權的問題。

最後,話說從頭;個人以指導教授之指示從敘事學下去研究《左傳》;而個人是中華民國建國超過百年以來至今首位也唯一一位學位論文直指《左傳》(而非單純其記錄事件)的歷史研究生,在佛光山成立的佛光大學,在有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

歷史上,孔子「春秋」經本來就有很多傳書(傳說),最有名的「春秋三傳」是《左傳》、《公羊傳》、《穀梁傳》。而《公羊傳》主張大一統,歷史上的《左傳》學者皆在《公羊傳》的對立面--「大一統」--的對立面;除此之外,個人依照指導教授之指示,以成文出版社在台灣發行的二十六史為底本進行研究(白化文就是以台灣為主體)。

對立面不一定是對立。

在有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我的指導教授從第一棟落成的校舍是新聞傳播學院所在的大成館之文化大學(孔廟的主體建築是「大成殿」),轉而來到佛光山成立的佛光大學任教,並且繼承文化大學成立的中國歷史學會,擔任理事長;由其指導的同門客家籍師兄們,包括研究《公羊傳》者,皆榮獲大獎。

(不讀書的台灣人,或許也會將個人與他們歸為同類?)(例如曾在孔子釋奠大典國際論文發表會外,擦肩而過的民進黨林佳龍?)(客家人?)

最後,《禮記.經解》有云,其曰:「《春秋》之失:亂。」。中華民國建國超過百年以來,首位也唯一一位被指導教授指定學位論文直指《左傳》的個人,畢業之後,舊疾復發(香港腳),住院治療。

然後,高雄人林培訓我被高雄文學館執事人喜菡彭淑芬(掌門詩社前主編),誣指剽竊佚凡、剽竊掌門詩社前社長離畢華盧兆琦;被發跡於高雄的文學刊物們:《有荷》文學雜誌、《野薑花》詩刊、《掌門》詩刊,塗抹竄改截句;至今連我最低要求的私下說明都沒有(謝謝《掌門》詩刊主編有公開表示歉意。)。

除了腦殘、剽竊的惡名,野薑花詩社編輯、主編,帶風向地指責我假學問,而且謗佛。

是的,謗佛,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到處建立孔子學院、並計畫編纂清史(《清史》或《清書》)之此時,接受指導教授的指示,完成以台灣為主體,並且與「大一統」對立面的論文。

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教學園。

這些日子二十餘年以來,(大學學歷是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這讓妳想起了什麼?蔡正元?)壓力不斷地接踵而至,領有殘障手冊的個人每分每秒都與家人發生衝突,甚至錯手把家人打到頭破血流。

喜菡彭淑芬疑似就讀淡江大學中文系.......對了補述一點,以台北教育大學師資為班底的台灣詩學季刊社,響應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姓「蔣」的而推行亂九十糟的文字運動;更匪夷所思的是,在「章孝慈」曾擔任校長的東吳大學舉辦論文發表會。台灣詩學季刊社創辦人蘇紹連,在《聯合報》發表文論,提及華文與台文的演變;但是,通篇沒有提及「中文」(到是有提到「不敢寫」)

〈炫學的截句 —有人說我們才是真正勞苦大眾想要發大財的心聲你們不是所以不懂啦 —蕭蕭老師不是韓國人啦〉

https://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myself/post/1378609590

下圖是我在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學位論文之剪影,

也是引發攻擊我的契機

無論哪方


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到底要不要出來講話!(二稿)_

而「華」的本意是「花」;這是一個對中文系人而言的普通常識,華文必須以中文為本。

以「中文」為本。

和臉書社團「失人俱樂部」創辦人劉正偉一樣都畢業於佛光大學文學所博士班的楊宗翰,要不要出來講話?

與佛光大學一樣在宜蘭礁溪林美山上有校區的淡江大學。

林培訓

20210509


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到底要不要出來講話!(二稿)_

領取終身不用複檢的殘障手冊(第七類:肢障,神經傳導)的培訓
與其說是在報復控訴
不如說是求救


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到底要不要出來講話!(二稿)_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