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1° / 24° )
氣象
快訊

2021-05-14 | 個人新聞台

《父親》:當摯愛的親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父親》:當摯愛的親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父親》:當摯愛的親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原本一個人住在倫敦的獨居老人安東尼(安東尼霍普金斯 Anthony Hopkins 飾),因為罹患了失智症,而導致生活無法自理,於是大女兒安(奧莉薇雅柯爾曼 Olivia Colman 飾)為了就近照顧父親,而將他接過來與自己同住,但認為自己根本沒事,又脾氣固執的安東尼,總是想盡辦法的不願配合,氣走安找來的每一位看護,讓安在工作與家庭之間,不斷疲於奔命的束手無策,因而感到十分挫折與無奈~~

《父親》:當摯愛的親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然而隨著病情的不斷惡化,安東尼開始無法分辨,現實的生活與記憶中的想像,逐漸混淆不清的認知能力,卻又拒絕接受自己失智的病情,使他性情大變的更是難以相處,儘管醫生已經告知安,要提早做好心理準備,但內心依舊深愛著父親,始終不肯放棄的她,面對父親的冷嘲熱諷與猜忌懷疑,早已身心俱疲的心痛不已,究竟她要如何陪伴父親,走完這人生的最後一段旅程??

《父親》:當摯愛的親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父親》是導演弗洛里安澤勒(Florian Zeller)首次在電影裡執導,同時劇本也是改編自他自己所創作的舞台劇,因此本片充滿著濃厚的舞臺劇風格,可以看到大量的室內場景,所架構而出的視覺畫面,藉由角色之間的對白互動,不斷堆疊而成的劇情導向,以及透過演員的舞台魅力,所營造而出的戲劇張力,導演成功地將自己的舞台劇,轉化成電影的完美呈現,也讓《父親》獲得今年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的殊榮~~

相較於過往探討失智症的同類型電影,像是《明日的記憶》、《我想念我自己》、《腦海中的橡皮擦》等,大多是以旁觀者的角度,來側寫患者病情每下愈況的身心凋零,走的都是溫馨傷感的催淚路線,但《父親》則是採用一反常態的敘事手法,透過病患的主觀意識來論述表達,將失智症腦內的混亂世界來具體呈現,試圖讓觀眾去感受喜怒無常的被害妄想、錯綜複雜的時空排序,真假難辨的人物混淆與空間迷失,讓整部片充斥在滿是懸疑感的驚悚氛圍之中,令人毛骨悚然的身歷其境,卻又是如此無力又極度寫實的失智日常~~

《父親》:當摯愛的親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除了極具特色的故事鋪陳,影帝與影后同場飆戲的優異演出,更是將《父親》推向精采絕倫的出類拔萃,特別是導演為安東尼霍普金斯所量身打造的父親角色,看似沉著穩健的堅強外表,卻流露出懷疑不安的脆弱眼神,言談間愛恨分明的直白話語,彰顯其陰晴不定的難以相處,透過他完全內化的精湛演技,徹底演活了失智老人的舉手投足,讓他繼《沉默的羔羊》之後,相隔十九年再度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也是史上最年長的得獎者~~

《父親》:當摯愛的親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至於飾演女兒的奧莉薇雅柯爾曼,表現同樣出色的可圈可點,尤其是將家屬照顧失智患者時,內心煎熬與無以為繼的悲痛心境,淋漓盡致的貼切詮釋,猶如感同身受地刻畫入微,更是突顯出日趨嚴重的失智問題,早已潛藏在我們生活周遭的無所不在~~

當安東尼虛實難分的只剩兒時回憶時,像個孩子般在護士懷裡哭喊著母親,生命的盡頭竟是返老還童的不勝唏噓,在我們面對失智摧殘的無聲侵蝕時,令人真正恐懼的不是死亡,而是記憶在點滴之中的逐漸流逝,就像是靈魂慢慢地被吞噬抽離,只剩下記憶被抹去的空洞軀殼,看著曾經擁有共同回憶的摯愛親人,到了最後竟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只留下我們去努力記住,那些無法被遺忘的愛~~

《父親》:當摯愛的親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父親》觀影重點:

1.濃厚舞臺劇風格的視覺畫面~~

2.失智症腦內混亂的具體呈現~~

3.安東尼霍普金斯的再度封帝~~

FaceBook粉絲專頁:No Movie No Life

instagram:Cheng_A_Shun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