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2021-06-24 | 個人新聞台

婚姻大事──有難同當?

婚姻大事──有難同當?


婚姻大事──有難同當?

看過一部張娜拉的戲劇,裏頭有一段給我很深的印象,女主角A跟老公B是眾人稱羨的一對模範夫妻,後來A不幸流產後一直在自責痛惜中渡日,她會把自己關在布置妥當的嬰兒房裡在痛哭中度過無數黑夜,丈夫不如她那麼痛苦所以她覺得丈夫很無情,她覺得丈夫也越來越不安慰她,所以兩人之間越來越冷淡。後來她發現丈夫竟然跟同組的下屬C有曖昧關係,丈夫承認之後說因為C跟他有相同的家庭際遇所以愛情因為同情展開了,在C的關心之中得到慰藉。A氣憤地質問他難道對老婆沒有愧疚嗎?丈夫覺得每個人表現痛苦的模式不同,他的痛苦也不亞於她,老婆一直沉溺在自己的痛苦之中根本沒有心思面對其他人事物……A很不平的是自己那麼痛苦難道丈夫不該一路相伴,有難同當嗎?

我結婚後一直處在婆家和娘家給的折磨裡,在放棄婆媳關係之前我對娘家的干擾有了覺醒,那時我姊和我媽聯手對我的詐騙讓我心痛難當,我甚麼事情都做不了,放著兩個孩子和老公不管,只是躲在房間裡痛哭。老爺對於這樣的狀況一再發生破壞我們自己家的和諧忍耐到了極限,所以他氣憤的幾拳打壞了浴室的門板,當時我是嚇到的,我跟他說我以後再也不會因為我娘家的事情而影響我們家的氣氛……

當下其實我不是真心這樣想的,可是後來我冷靜一點深思,是呀!我的丈夫和孩子們做錯甚麼了?為什麼別人做錯事受罰的是我的家庭?我實在是太不應該了!所以當下我就下定決心,就算是我原生家庭的親人,這幾十年來對我的壓榨也夠了吧!再繼續被干擾損失的是我自己,是該下定決心的時候了,於是我要自己當個防火牆,我娘家的事情就到我這邊,不要再讓他們影響到我的家庭,大概就從那時起,我允許自己對娘家人失望,承認他們真的是錯的(也是有點壞的)為了不想再感到痛苦,我只能漸漸無感,我越來越強硬,越來越不肯付出,換到了許多安寧,我覺得自己做得很對。因為對娘家人硬了起來,所以放棄婆家變得容易多了,老爺看到我之後對我娘家的「無情」便了解我對婆家也是很「公平」的,不再接受任何金錢還是情緒的勒索,為的都是我們自己家的寧靜。

老爺那時對我的眼淚暴怒是因為他對於這種一直由別人帶來的騷擾低氣壓已經忍無可忍,我只是一味沉浸在這種自怨自艾被害的痛苦中不想轉念不想有其他積極作為,這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呀?壓榨我的不會收手,無辜被波及的是我親愛的丈夫和孩子們,妳要繼續哀怨可是別人想要繼續前進,難道不想再繼續安慰這種無效情緒就是不講道義嗎?

前幾年老爺工作上遇到瓶頸時常跟我抱怨工作上的事情,我能做的就是接收他的垃圾,盡我所能的開導他,可是關於工作專業上的事情我能做的真的不多,在他跟我說同個工作上的問題第十幾次的那回,我真的忍不住跟他講這個跟我說也是沒用呀!然後他很生氣地說以後再也不跟我講工作上的事了……我知道他生我氣,覺得我很沒道義,事實上我也真是聽到心累了!因為我對這個問題真的是無能為力,再多說幾次我可能真的會崩潰,真的!因為不是我的能力範圍,我實在是無能為力呀!

那幾天他就是很介意我的話,生悶氣,某個下午我跟老爺提到我想在後陽台拍照,可是那光線有沒有辦法再調整一下咧?他馬上就回我「這我怎麼會知道呀!」然後他下一秒好像想到甚麼,便軟下態度說下次看看換個角度說不定可以拍得不錯………

這幾年我家的鄰居越來越過分,左邊的這戶是把房間出租,租客來來去去,我們還得一直去適應不同的租客的作息,日也吵夜也吵,搞得我們夫妻神經衰弱。右邊的住戶更過分,一台冷氣架在鐵窗上吵得人一夜難眠,請他們改善挪了下位置還是一樣吵,低頻噪音就這樣每晚折磨著我,跟老爺講過幾次之後他覺得跟鄰居講也講了,鄰居也挪了位置還能怎樣?老爺那不耐的口氣我也了解我就自己搞定吧!所以音響耳塞甚麼法子都用了效果不好,到後來我只好要自己別去聽別去聽,搞到後來就是越來越晚就寢,不到累極便不上床睡覺,只能這樣吧!

因為受不了鄰居的折磨,所以我們想著,要不搬家吧!這樣想之後就想著再忍一下就好了吧!但是鄰居那一三五才會回來的兒子越來越變本加厲的擾人清夢,他就是會在十一點開始在他家四樓搞他的工作室,不時發出的聲響總會讓正在睡的老爺被驚醒時伴隨激烈心跳血壓飆升,後來更可怕的是連他那不受教的女兒也會不時在凌晨時分跑跳,跟鄰居先生說請他兒子控制一下自己,可是他卻是跟老爺說你怎麼那麼敏感?然後他也控制不住自己兒子和孫女,於是每次只要聽到鄰居兒子那大象般的腳步聲老爺便要跟我們說他今晚又要剉咧但了!這一兩個月只要是一三五,聽到鄰居孫女的跑跳聲或鄰居兒子腳步聲時,老爺就是要說又開始了,到後來就算是沒有聽到聲音,老爺想到也要跟我們說今天隔壁那個禽獸又要回來了,又不知道要吵到何時了………我,知道隔壁那個真的是禽獸無誤,但是,一直一直把那個禽獸幹的破事的壓力加在所有人身上有必要嗎?

我覺得那壓力很大,因為我必須因為這樣安撫老爺的情緒,接收那種低氣壓,所以後來我真的是感到厭煩,我試著跟他說想辦法無視他好不好?我這樣說老爺覺得我很不夠意思吧!我竟不與他同仇敵愾嗎?昨天,老爺又在聽到那個禽獸腳步聲時說看吧!今晚又不能好好睡了……我,再也忍無可忍,我說我去解決吧!於是我跑到樓上陽台,大開窗子破口大罵隔壁的禽獸,我真是氣到發抖!我們到底是能怎麼辦呢?

老爺上樓跟我說難道他說都不能說嗎?我說隔壁禽獸的冷氣吵擾也好幾年了,因為想著要搬家的話再忍忍吧!總不能跟垃圾人配吧?我是這樣跟自己說的,我這樣講老爺應該有空間再想想了吧………

我常覺得有些事情可以解決當然就積極去處理,遇到該忍耐的時候如果可以越少人煩就自己煩吧!有些困擾可以跟對方訴說,大家一起想辦法一起承擔當然是夫妻家人之間的道義,可是該屬於自己處理的那塊如果跟對方講了也只是徒增他的困擾,要說嗎?以前我姊鬧離婚那時也是要或不要一直糾纏,她一直跟妳講妳也只能聽,就算講了她也覺得那不可行或者覺得妳說風涼話,久了妳也會對她避之惟恐不及,難道這就是不講道義嗎?

前幾天老爺的釣友又在說工作上的每個人都怎樣怎樣,老爺勸他說應該不可能都是別人錯,或許你自己也應該想想自己有沒有哪個地方可以改進,就說這樣,那釣友馬上收拾東西走人………

夫妻之間的道義程度當然是比朋友之間更深,可是我覺得也是有其界限的,就說戲裡面的老婆覺得老公怎麼不如同她一樣悲戚,老公是認為兩個人都這樣委靡的話日子該怎麼過呢?沒有如同妻子一樣痛哭表現極端痛苦就是無情嗎?覺得妳待在D槽的時間太久,久到不想要跟著痛苦想往前邁進是沒有道義嗎?

夫妻之間的步調不同,不管是共同的痛苦事件還是成長進度,要停下來相陪到甚麼程度才算是有情有義有道義呢?就我現在的想法會覺得如果很客觀的看待人性的話會釋懷很多,每個人看開事情的速度不同,或許自己看不開的時候知道身邊的人是關心自己的就不用要求別人都要停下來等妳,等哪天想好了自己跟上了再一起前進吧!但就算到時候不等妳了也不要傷心,總是把自己建設好,希望可以不強求別人也不被強求,那樣其實也不錯!

因為我的好友工作時間以及我怕耽誤她下班休息時間的關係,我們這幾年很少通電話,可是,當我們聊起來的時候就像我們從來沒有分開過,那種感覺真的很好,我們都知道彼此的心意就在那裡,不是無時不刻但是卻是隨時都在的。

每天都生活在一起的夫妻,尤其疫情期間相處的時間又更多,這真的是滿可怕的,完全沒有空間更是需要給彼此一點距離,年輕的時候我總希望我傷心的時候老公可以哄我,可是現在的我會覺得就給我空間消化吧!因為老爺的個性就是這樣,他安慰人的話和行為通常只會讓我更生氣,因為他會覺得都這樣哄了妳到底好了沒呀?可是人的情緒總是需要點時間發洩呀!所以我覺得我也練就控制情緒的能力,就說過年會娘家那回,我哭過之後眼淚擦乾,就不想再想那些沒有建設性的事情了,昨天我痛罵了那個禽獸之後我也是哭了,哭過之後洗把臉擦乾淨,下樓問兒子們剛才我的獅吼功如何?他們竟然說沒聽到呀!厚!我也真是失敗,回頭再練練吧!

我也不知道這樣好不好?我覺得自己情緒控制得越好似乎也變得無感無情了些,不過我對世界還是充滿熱情的,只是對於一些我無能為力的事情希望能降低對我的干擾,我只能告訴自己,被我沿路丟掉的那些我真的盡力了,也就好了!至於有沒有道義?是不是有難同當?不用高估人性也就是了~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