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4° / 23° )
氣象
快訊

2021-09-24 | 個人新聞台

【停止】

【停止】


【停止】

貌似堅強,卻也明白自己其實沒有看起來那麼強大。

前天,

父親來電詢問為什麼強制險的單子還未收到,問我是不是還沒處理。

我答覆他我早在時間到之前就處理完成也繳費完畢了。

他說他還沒收到單子。

我向他說明,今年因疫情關係,目前都是先寄送電子檔,之後才會補寄。

他問我要是中間發生什麼事情,沒有單子不就沒有保險。

我答覆他,已經繳錢送單子,就有生效,不管有沒有單子都沒關係。

回想起今年在投保的時候,我確實勾選了紙本保單。

也向合作的保代業務員說明我的需求,

但我的確沒有繼續追蹤是否寄送紙本資料了。

父親最後回了我一句話,讓我覺得很委屈。

於是連再見都沒有說,便掛了電話,爆哭一場。

他說:隨便你啦隨便你啦。

當下覺得很委屈,眼淚馬上充盈。

我覺得自己已經都處理好了不是沒有做,

但父親的口吻好像我都沒有好好處理似的。

當下玻璃心碎滿地,完全不知如何接話,

怕一開口崩潰朝父親哭訴為什麼要這樣說話,

停了好幾秒,我按下停止通話鍵。

然後在電話這一頭,哭了好久好久。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