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20-04-07 | 台灣好報

默默耕耘、全心付出的公益社團/邱進益

邱進益

二十年來朱老師已醫人無數,協會全體默默耕耘,無私無我,全心付出,其目的均在實現「促健會」的十字真言理念「真誠信實愛和恕禮善同」。

1995年9月,我在駐新加坡特任代表任內,由於操勞過度,忽被病毒感染,以致吞嚥、呼吸困難,四肢麻痺難動。急忙搭機返國,聯絡榮總北醫以救護車自機場直奔醫院。經過由彭院長芳谷領導的榮總醫療小組悉心醫治,以十劑500cc球蛋白連續不斷的注射,始將病毒趕出。

醫生證實,我得的是一種「急性周邊神經炎病」,學名GBS(Guillain Barré Syndromes),由病毒感染,症狀是周邊的末梢神經全部破壞殆盡,以致無法將主神經傳導至呼吸器官與四肢之周邊神經。我因此臥床一個月,後來以嬰孩學步的方式,始能慢慢行走。其後遺症是,不但影響了我的語言能力,尤其是外語能力,更使得我的顏面神經受損,有些眼斜嘴歪,兩顎牽動困難。

翌年9月,我回國出任考試院銓敘部長,症狀仍無改善。1999年10月2日,經過好友李慶平的推介,我與長期從事靈療工作的朱慧慈老師見面,並接受她的建議,試作治療。不意十幾分鐘後,我開始手抖腳動,不能自已。約莫一小時後,我的上下顎可以左右轉動,而且速度很快,真是奇蹟。

揮別靈附

朱老師認定致病原因是有靈附身,必須與其多作溝通,使其離身,始可全然恢復健康,我以剛才經驗,不能不信。以後我又密集每周接受治療,都由內子陪同而且全程錄影作為紀錄,前後八次。最後一次,在腦海一片空白中,我突然提起右手,懸在空中,振筆疾書,自上而下,由右而左,寫了兩頁,始將手放下。此時虛無中突然閃出一個乾癟瘦小白髮帶鬚,身著官服的老翁,悻悻地向我揮手說再見。我本想禮貌地回說再見,但直覺上又不宜與他再見,仍向其揮手說珍重。

等回神醒來,朱老師說,老先生走了。她告訴我,很久以前我與他一同在朝,為左右相,因我向皇上進讒言,致使其罷官,下場悽慘,原本想報復,使我中風半殘,經過溝通,而我又寫下保證書,就算罷了。自此以後,我的顏面神經恢復正常,語言邏輯幾乎全部恢復。

此後我心有所感,覺得朱老師既有靈療功力,自宜造福社會大眾。靈療目前已漸漸被世界各地接受,視為另類療法,以補傳統療法於不足,而且因靈療而牽扯的靈魂、因果、輪迴等問題,均值得我們細心研究探討,為了回饋社會,為了信守我寫下的承諾,於是我與李慶平兄等好友,發起成立「社團法人中華身心靈促健會」,推我出任首屆理事長(以後又續任一屆),李慶平兄、陳藹齡女士、張寶琴女士分任副理事長,並敦請朱慧慈老師出任執行長。

醫人無數,推動公益

二十年來朱老師已醫人無數,而協會在熱心人士、護持委員、眾多志工的支助下,更推動許多工作,如與許多醫生及醫療人士進行各項研究合作,並在許多大學、公益團體甚至監獄公開演講,每周舉行祈福共修法會、人間故事講座、覺行講座、電影欣賞以及為青少年舉辦的心靈講習夏令營等等,更出版《覺行雜誌》以淨化人心,追求社會祥和,可謂不遺餘力。協會全體默默耕耘,無私無我,全心付出,其目的均在實現「促健會」的十字真言理念「真誠信實愛和恕禮善同」。善哉!善哉!

圖:邱進益博士演講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