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1° )
氣象
2022-08-03 | 台灣好報

就優先順序,真理要放在上帝之前還是之後?/俞劍鴻

就優先順序,真理要放在上帝之前還是之後?/俞劍鴻

俞劍鴻(一個退而不休的特別聘任教授)

2022年7月29日,筆者在《台灣好報》發表了一篇文章。得出合乎邏輯的結論為:先要有一點理論/太極(示意)圖,緊接著才是無、上帝(有可能為複數)和空。在此一脈絡/context 之下,我並沒有深入地琢磨如何處理真理這個抽象的概念。

本文的重點是放在集結研究人類的政治、經濟、社會等等的社會科學。就真理,起初我只想到 truth 這個翻譯。

2022年8月1日,吾師熊玠提醒我說要區別知識論/theory of knowledge/epistemology 所講到的 The Truth (每個字的頭一個字母為大寫)(或者之後我所謂的 The Ultimate Truth/終極的真理)和 truth (頭一個字母是小寫)。筆者的解讀是:真理有以下的兩個層面/dimensions:truth 是人間的/humanistic/human world/world of mortals 或者接地氣的/grounded/down-to-earth,而 The (Ultimate) Truth 則為非人間的/non-human world/non-world of mortals 或者非接地氣的/non-grounded/non-down-to-earth。

我的一位同學,他認為就優先順序要先把真理放在第一位。當然,屬於自然科學界的他並未區分大寫和小寫的真理。如果帶進 truth 這一個概念到社會科學,我倒是認為要這麼地排序:一點理論/太極圖、無、空、。。。、truth 和(放在最後而非首位或者前面、代表100%的)上帝。就“。。。”,它們代表其它成千上萬但是少於100%的有形的和無形的東西,比如(自古以來的全世界的)文字、阿拉伯數字、符號、片語、出版品等等。

須知,社會科學研究者沒有必要探討 The (Ultimate) Truth。故,The (Ultimate) Truth 會去哪裏了呢?它有可能等同於100%的上帝,但是一旦上帝消失了,The (Ultimate) Truth 也就不見了。

就社會科學的方法論/methodology,大多數的西方學者和專家欣賞演繹方法/deductive method。對他們而言,歸納方法/inductive method 並沒有解決邏輯上的根本問題,因為作品中還是存在著矛盾。混合演繹和歸納是所謂的溯因方法/逆推方法/abductive method。辯證法可以歸類屬於第三種方法。

對演繹者如同我的同學而言,當講 truth 的時候,他的意思是百分之一百的,不論是在第一個時間與空間和環境還是第1,000個或者第一億個時間與空間和環境。問題就來了,一旦談到社會科學,誰知道聖經上所提到的亞當的心理狀態和人的品格?

既然無法知道有關100%的亞當,吾人就只能夠說我們知道50%或者1%的第一個人類了。更何況,愛因斯坦所推出的相對論/質能等價公式(E = mc2)也只反映出自然科學界的一小部份事實。

也因為如此,社會科學的 99.99%的 truth 無法放在第一位,亦即在一點理論/太極圖之前。

筆者反而認為應該把99.99%的 truth 放在。。。之後但是在上帝之前。為何?這是因為我們要認識到說社會科學的 truth 是有過去、現在和未來的。

即便是有100%的現在的 truth,過了0.00001秒鐘就通通是歷史了。同樣的邏輯,如果想像一億年之後還有人類、機器人、外星人等等,自一億年加0.00001秒鐘之後,所謂的 truth 也不是100%的,因為吾人還要繼續想像之後的未來。之後的未來有可能是一兆年之後。

接受上帝的信徒喜歡使用發現/discovery 這兩個字。對他們而言,只有發現(者)而無發明/invent(家),因為上帝已經安排好了一切。我並不是100%地同意這種說法,因為如果要照顧人類為何上帝要我們無法事事順心呢?不過,對那一些信徒而言,把上帝放在萬物之後的最後一個還是合乎邏輯的,因為我們可以想像到或者看到以下的優先循序:無、大爆炸/Big Bang、空(氣)、宇宙、石頭、恐龍、亞當、太極圖、你我他、(最新一款的)電腦、一點理論、冠狀病毒、將在今年秋天誕生的女嬰兒等等。

對道士、佛教徒等等而言,他們不必恭敬地膜拜上帝。換言之,99.99%的 truth 或者100%的 The (Ultimate) Truth 才應該是放在萬物的最後一個。

幾點觀點和注意事項/caveats

首先,如果從亞當研究起人類,備受矚目和重視的演繹方法將無法應用,因為在每一個時間與空間和環境必須是100%。吾人只知道他也要吃、喝、玩、樂。他的智商和情商呢?

其次,除非做了界定/qualification,例如只研究21世紀的人類,採用演繹法還是可以的,只不過要提醒讀者說這個界定等同於一個框框。在此脈絡之下,100%的 truth 是有可能取得的。但是,如果在這個框框之中,當亞當或者21世紀之前的人類被提到了,就沒有100%的 truth。

再者,如果優先循序是一點理論/太極圖、無、空。。。、truth 和上帝的話,這種排序是否和一點理論、無、上帝和空有所不同甚至於抵觸?我的回應是我們看到的是兩個不同的脈絡,只要各自被合乎邏輯的描述、解釋和推論就達到做學問的基本要求。如果再加上例如會和理想、信念、紀律和使命發生碰撞的親情、愛情和友情,排序是否又要改變了還是說他們等同於。。。?

再來,如果把上帝放在萬物的最後而非首位亦即在一點理論/太極圖之前,祂是否具有人間的或者接地氣的層面還是值得我們繼續研究。對猶太教徒、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而言,基督耶穌有可能(再度)光臨我們的地球的。可是,對回教徒而言,上帝只具有非人間的或者非接地氣的層面。

第五,不少的人相信有外星人。至於機器人,是否有一天能夠擁有人性,則不得而知。就前者,他們知道亞當的一切嗎?如果他們的檔案並無這一方面的資料,不就是在告知我們人類說沒有100%的 truth 和 The (Ultimate) Truth 嗎?就後者,當人類終結之後,除非外星人在繼續操作自動控制機器,所有的機器人也會成為歷史的一天。當出現此一場景時,社會科學的 truth 也就是比99.99%少了。

第六,如果帶進儒家思想/學說/精華到本文來加以討論,社會科學的 truth 會比99.99%多還是少呢?

第七,1912年5月,蘇聯發行了《真理報/Pravda》,讓不少的(國際)黨員產生和具備了理想、信念、紀律和使命。可是,從本文的分析可以得知不相信有上帝的共產黨,他們所言的 truth 不可能是100%的,頂多99.99%,因為就是連這一份報紙也曾經在蘇聯垮台之後被強迫一度熄燈、無法刊登所有的信息一段時間。

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是,如果人類、機器人、外星人等等通通不見了,這是否也等於說上帝、菩薩等等也隨之消失了?緊接著,我們所理解的世界就只剩下了【白忙(一場)的】空和最終的一個概念也就是無【而非 The (Ultimate)Truth 和 truth】?這是否就是真正的 The(Ultimate)Truth?

總之,就社會科學,絕對無法得到100%的truth,99.99%則有可能。故,99.99%的truth 要放在上帝之前。歡迎讀者找出拙文的矛盾、點破我的邏輯。

2022年8月2日

(俞劍鴻,美國紐約大學博士、前國立中山大學教授暨兼任所長(台灣)、前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高級研究員/Senior Research Fellow、前國立金門大學特別聘任教授、前美國 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 Visiting Scholar)

(圖片翻攝網路)

【更多新聞】
加強黨的領導需彈好“三部曲”/龍繼輝裴洛西訪台最大輸家/陳一新一點理論:太極圖、無、上帝和空/俞劍鴻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