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3°
( 14° / 13° )
氣象
2023-12-01 | 台灣好報

終於當上親爺爺了/胡正彬

胡正彬

我一生下來,就有人跟我叫爺爺了。

在老家,我們是個小家族,三千多人口的一個大村子,只有十戶姓胡的。

雖然人少,輩分卻拉得很開,我出生的時候,我的本家侄子胡忠明的女兒胡成鳳已經一歲多了,所以,我一生下來就當爺爺了。

得來全不費工夫,好像我故意占人家便宜似的,有點不好意思。

又幾年,胡忠明,胡忠友,胡忠亭,每家都生了好幾個孩子,上小學時,就有一大群孩子叫我小爺了。

幸虧我們那兒不興長輩給晚輩壓歲錢,否則,還不虧死我。

四十歲以後,又有更多的人加入孫子行列,我的五十出頭的工友和鄰居,跟我平時都兄弟相稱,他們很多人已經有了孫子,見了面,這些孩子也就我比照著喊我爺爺。

明知道不是真的,初次被外姓人叫爺爺,我還是很不適應:我這就老了嗎?我真有那麼老嗎?

轉念一想,不叫爺爺叫什麼哩?要是叫我叔叔或伯伯,我豈不吃虧了。

反正都是假的,人家就這麼一叫,我就這樣麼一答應,何必那麼認真。

離我最接近爺爺的一次,是我哥哥大兒子胡偉十年前生了個兒子。

胡偉的兒子,跟我叫二爺,我就兄弟兩個,這個二爺,可是親二爺。

這個親二爺,是真二爺,但不是親爺爺。

這個孫子叫胡一博,現在都上小學三年級了,我才見過一面。

好在我兒子去年也結婚了,有點晚,結婚時兒子都二十八,因為兒子的婚姻問題,我都憂怨好幾年了:作為一個男人,你沒有事業可忙碌,總得有個家來守護啊!

我孫子生在十月八號。

國慶七天假,開工的第二天,我孫子也開工了。

我孫子的出生日,完全是巧合。

這天我兒媳婦去醫院看她的產婦同事,順便做了個胎心監測,因為嬰兒胎心跳動過高,醫生就把兒媳婦留了下來,說:估計是缺氧,建議立即剖腹產。

夜晚十一點進的手術室,十分鐘後,孩子就出來了,母子平安。

這是我的大孫子,我的親孫子,這回,我終於當上了親爺爺。

因為還差七天才到預產期,孫子出生時體重才六斤六兩,剛超過新生男孩的平均體重:六斤四兩。還不如他爸爸二十九年前的七斤七兩。

孫子有點對不住她媽媽懷孕期間為他吃的那麼多肉類和糧食了。

我孫子自知自己先天不足,人家後天很努力,拼命吃,努力睡,平均每天長一兩,到他出生的52天,已經十一斤多了,胳膊跟藕節似的,光著身子,跟年畫上的吉祥娃娃一樣,很可愛。

大人胖了就醜,小男孩還是胖點好看。

孫子的小名叫圖圖,是他媽媽給取的,某部動畫片裏的人物,我給他賦予新的含義:勵精圖治,奮發圖強,大展宏圖,江山萬裏如畫圖。

大名是我給取的,叫胡承照,承蒙關照的意思。

我希望我孫子做個好人,一路上也遇到好人,承蒙大家多多關照。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