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9° / 14° )
氣象
2023-12-03 | 台灣好報

最美的風景/江育彬

江育彬

那年高考後,一幫同學到他家玩。

他家院子裏有一株龍眼樹,沉甸甸的果實掛滿枝頭。他摘下龍眼招待大家,一群人坐在樹下,邊吃邊聊,好不開心。

他熱情地把龍眼遞給同學們。遞給她的,是最大也是最甜的那一顆。

他的心,她是知道的。

只是一切太匆匆,接下來就是各奔東西了,一些事情還是藏在心底就好。

她上了省城的大學,他上了外省的大學。

斷斷續續通信、偶爾打電話、寒暑假回家同學聚會,兩個人的交集,和其他人的交集一樣,充滿同學之情,客客氣氣。

大學畢業後,他回老家,成為一名朝九晚五的公務員。她留在省城,開始她的都市奮鬥史。

每次她回家,總會招呼幾個老同學一起聚聚。他坐在角落,看著她神采飛揚的樣子,眼神複雜。既有為她事業順利感到欣慰,也有一種漸行漸遠的落寞。

有的時候,碰到龍眼成熟時節,他會摘些龍眼,讓她回省城時帶上。

她很快傳出婚訊。結婚前夕,她帶著新郎官回了一趟老家。沖她的好人緣,一大幫老同學聚在一起,為她賀喜。

他也在受邀之列,眼看她笑顏如花,打心底為她感到高興。

時間似乎從此劃了一道分割線,她有她的生活,而他也有自己的忙碌。原來一年見面幾次,慢慢變成數年一次。

她在大城市裏如魚得水,長袖善舞,事業豐收,家庭美滿,成為同學們豔羨的對象。

而他,習慣了小地方的安逸和穩定,雖然職位不高收入一般,但也樂在其中。

某天他接到她的電話,說她回老家了,有空聚一下。原來是她丈夫出軌了,夫妻鬧得不可開交,她一氣之下回了老家。

席間,她喝了不少酒,又哭又笑。看她走路有點飄,他只好把她送回酒店。

他放下專門為她採摘的龍眼,轉身要走的時候,她拉住了他。

兩個人終究是坐了下來,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慢慢的,氣氛有了一些變化。

她說,你又給我帶龍眼啊,我吃過那麼多的龍眼,就是沒有你家的甜。

他說,你要是喜歡,以後我給你寄啊。

她說,我現在就想吃,你摘一顆給我好嗎?

他把龍眼從袋子裏拿了出來,摘下一顆遞給她。

她嬌嗔道,不,我要最大的那顆。

他心一顫,摘下最大的那一顆遞給她。

她一下握住他的手,醉眼朦朧,面若桃花。

他一愣,整個人僵住了。

他終究是抽出手,淡淡地笑了笑,擺擺手,轉身走出房間。

在龍眼的果期,他會摘下龍眼,挑出又大又甜的寄給她。

她把龍眼吃了,果核卻留起來。果核放清水裏泡一周,等到長出芽,就移栽到小花盆的泥土裏。十幾天時間,嫩苗冒了出來,一個月後,一盆鬱鬱蔥蔥的綠植便擺上了案頭。

她把整個過程拍成照片發到朋友圈,附言道:最美的風景。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