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9° / 14° )
氣象
2023-12-03 | 台灣好報

車途小景/楊明明

楊明明

“雪健,你愛讀歷史,給大家講講孫子的故事吧。”研學的大巴上,學生神采奕奕。東營的孫子文化園,對他們來說,是未知,更是誘惑。雪健接過話筒,侃侃而談,最後還特意提到了前段時間大火的《狂飆》,男主高啟強的逆襲就是靠了一部《孫子兵法》。

“吳凱,可以給大家介紹下《孫子兵法》的三十六計嗎?”我知道他對歷史也有著濃厚的興趣。“在下才疏學淺,難當此大任。”他快人快語地認“慫”了。

車內笑聲一片,到處都溢滿活潑伶俐。“吳凱,三十六計……”我回望他。“走為上計!”無數個“吳凱”搶著回答,青春盎然。打開手機,輸入關鍵字,“同學們,聽好了,我給大家科普下三十六計。”邊說,我邊心內嘀咕,如果我能把這些計策脫口而出,該多好呀,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

瞞天過海、圍魏救趙、借刀殺人……熟悉的成語一一落入學生耳內,瞬即就轉化成了此起彼伏的心領神會的“啊”“噢”。“笑裏藏刀。《紅樓夢》中有個人物很適合這個成語,是誰?”我掃視著他們。靜默中一個戲謔的聲音響起:“劉姥姥。”大家笑倒在一起。“是王熙鳳。”終於,一個嬌小的女生端莊地道出了正確答案,頗具“以正視聽”之感。我頻頻頷首,投以贊許目光。“順手牽羊……”剛說出這個詞,就有頑皮的學生介面道:“楊二嫂,楊二嫂。”“孺子可教也。”若不是隔得遠,我真想拍拍他的腦袋瓜兒。說笑聊侃中,三十六計介紹完了。大家興猶未盡。

“老師,文惠暈車了。”車內響起一道驚慌的聲音。“到前面坐著,沒事的。”我身邊的導遊邊安撫邊有條不紊地拿出一個塑膠袋,把自己的座位讓了出來。文惠接過袋子,坐在了我旁邊。她臉色蒼白,默然不語。“文惠,很難受嗎?”她點點頭,又搖搖頭。我暗歎一聲,日常甚少見她笑顏如花,沉靜的人總是心思細膩,自己難受還生怕別人擔憂。

自己也有過暈車的經歷,我知道最好的辦法就是分散注意力。“喜歡聽歌嗎?”我掏出耳機。星星點點的驚喜閃爍在她眸中,讓我始料未及。“喜歡聽什麼歌?”我心底暖洋洋一片。她有些羞赧,頓了頓,說道:“都行。”

我打開音樂軟體,隨機跳出來的是一首最近翻紅的老歌《卜卦》。歡快的節奏中,她輕聲說道:“這個我聽過。”我笑吟吟地點點頭。“風吹沙,蝶戀花,千古佳話……廟裏求簽,我哭訴青梅等竹馬……”好美的歌詞,好動人的意境。

我忽然想到了另一首歌——《笑納》,一曲作罷,便播放了這首,沒想到她也聽過。共用一副耳機的我們,產生了微妙的惺惺相惜之感。“聽著這首歌,你能想到什麼?她臉上的蒼白早已褪盡,音樂的享受讓她的雙頰泛出了好看的淺粉色。“‘撐傘接落花,看那西風騎瘦馬’讓我想到了《天淨沙 秋思》中的‘古道西風瘦馬’。”她話依是不多,但是明顯感覺到了一種鬆弛。“是呢。現在不少的中國風歌曲都會化用以前的詩詞曲,讓人一聽,就會感受到很美的意境。”她連連點頭。

“老祖宗留下的這些文化遺產,真是我們取之不盡的寶藏。”我由衷地感喟,說給她聽,更是說與自己。

窗外的景致流線般一閃而過,閉眼傾聽歌曲,仿似蕩滌了生活所有的疲累。

有歌。有景。有學生。

前方在遠方,但這已足夠圓滿。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