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3°
( 14° / 13° )
氣象
2023-12-04 | 台灣好報

劈柴禾/江源

江源

戴緊口罩和手套,坐在圓砣狀、表面很是皴皺又有些歪斜的枯幹樹根墩子前,右手握緊一把斧頭,左手抓住扶正廢木板,揚起砸下,持續動作,將一塊塊的柴禾板,劈成一段段一根根的細小的木條……這是我近幾天早、中、晚的行頭裝束、連貫動作和主要勞動。主題:劈柴禾。

家中支用的磚砌瓷磚貼面的十多年土灶,一直不忍棄用。儘管煤氣灶、電磁爐、電飯鍋、微波爐等灶具齊全。雖然,大片責任田已被種田大戶接手轉包過去了,燒土灶的柴禾越來越難找越來越少了,但仍不願放棄燒土灶煮三餐的習慣。

老園四間老房堆放許多且陳積許久的老柴禾,惜柴如金地計畫著用。年復一年新、老園地上種植的玉米、黃豆、缸豆、南瓜、絲瓜、山芋、芋頭、茄子等農作物與瓜果蔬菜的秸稈和藤蔓曬乾後充分地利用。妻姐家種植收割後的稻草、麥秸稈,姨侄專車送過來貼補著用,但家中的柴禾還是捉襟見肘,日漸貨色不多。細心的姐夫,見此情景,悄悄的籌備起來。八月半前的一日黃昏,我正欲關上圍牆的大門,外出晚餐。他突然開著三輪板車,裝著滿滿當當的一車柴禾板奔來:“這些木板燒鍋好的!放在哪里?"車剛停穩,他便簡明扼要地對我說。

姐夫在城裏一家建築公司當現場負責人。最近在對一所學校拆老建新。老平房的屋頂是雜樹、杉木等木板做的桁架和鋪墊而後蓋的瓦,所以,便有了拆卸下來的廢舊板柴禾。姐夫安排施工與管理工地之餘,手腳勤快地把這些柴禾板,一一地拾掇、一塊塊的堆放、一天天的積聚,終於碼成了一個柴禾垛子。這天放工下班後,借用支範本師傅的三輪車,自己動手,搬呀捧的,花了蠻長的時間與工夫,將拾掇的柴禾板一一裝車壓實捆綁牢,行程幾十裏,從城裏運到鄉下我家場院來。完全自覺自願,沒有得到我的事前半句需求的資訊。

柴禾板長短不一、寬窄有別,但要放到鍋堂裏燒,非得鋸短劈細。送過來時,我顧著赴約外出晩餐,姐夫在我指定的堆放位置上,獨自一一卸下來堆放好。任憑在服裝廠上班、接到我的告知電話後匆匆又姍姍回來的妻子,再怎麼挽留吃夜飯,他還是執意地離去回家。

堆放在場院東邊、大門北側、圍牆裏邊緊挨著圍牆的這堆柴禾板,象垛山似的,悠悠晃晃近兩個月了,任憑風吹雨打,日曬夜露,面目越發蒼老。因為我的正常上班下的“忙”和按部就班生活中的“穩",而一直原狀般的紋絲未動,姿勢依然。

農曆十月初四,是家父病故三整年的祭日。我們沒有按照傳統的請和尚或道士敲敲打打做齋事的習俗行事,而是商量了買些冥幣冥紙冥衣等,於飯前到父親的墓碑前,掃墓焚化,祭祀悼念,表達三年來樸實無華的深切懷念。整天忙於建築事務,很少有休息天,數月更是難得來我家一趟的姐夫,這天旱早地進城上工地,將當天的工序安排妥當後,又匆匆返回,來參加掃墓活動。事畢,飯後,他便對我說,下午不去工地了,回家拿切割機,把他運送過來至今仍然是原封原樣的柴禾木板,切短割小,便於劈窄削細好填入鍋膛裏燒。

姐夫言語不多心卻很細。看到柴禾板的現狀後說這話時,卻沒有半句嗔怪我至今未對這堆柴禾板上心,及時地進行加工處理收倉入庫的話,只是以再次親自做的行動,來免遭柴禾板長期淋雨受露腐爛掉的厄運。

雖然是秋末冬初,氣溫不再如夏天般的高,早晨又下了一場短腳但蠻大的雨,似乎是為我們祭祀父親病故三整年而作的特別準備與特殊禮品。但上午十點起,雨過天晴,太陽爬上了頭頂,明晃晃亮閃閃,把所有的熱情,全部奉獻了出來,惹得氣溫驟然升高。在無遮無攔的空曠場院裏和一絲不掛的水泥地坪上,飄蕩起神氣活現的熱流。從下午一點左右開始,一直到五點多,姐夫圍著木板垛子,一塊板一塊板的先拔掉上面的鐵釘,再切割成一小截一小截的短板塊……直起身子彎下腰,站直蹲下輪番來,不同的姿勢時常變,只是切割機的“噝謔噝謔”聲一直響個不停,切割時的木屑始終在飛揚。而沾附於木板上的灰塵黑屑沙土,也是一碰就跳,紛紛擾擾的逃竄,弄得他灰頭土腦滿身的髒,但他全然不顧,繼續執著堅韌地做。我勸他歇會兒,他不聽;他的岳母,我那84歲的老媽,倒來一杯水,連喚幾遍,他也顧不上及時的喝。只知一門心思埋頭切長割短鋸板塊,要讓柴禾早成形。

他的這分幹活做事的耐心和定力,我是望塵莫及的。難怪在李老闆手下負責現場管理,幾十年來角色未變坐得穩。聯想翩躚,我心底不由自主地生髮起敬佩與讚歎的感慨來!整整一個下午大半天的時光裏,姐夫不停不息緊張有序的勞作。一垛子長長短短的柴禾板,全被切割成長短和大小基本一致的板塊,為下一步的劈窄變細好上鍋膛,走完了最為關鍵的一道工序。

似乎是彌補先前的反映遲延和行動遲緩,在姐夫完成柴禾板截短程序後,我立馬展開了陸陸續續的業餘時間裏劈細削小的行動。早上上班前,中午吃飯後,晚上就餐前,所有的空餘時間和心思,都被拿來用上。目的就一個:不枉姐夫的一片真誠和前期付出,儘快地使每一塊柴禾板名副其實。然而,長期的手不拈重、體不重負,這回卻在接連不斷的掄斧頭劈柴禾的劇烈運動下,酸痛、發麻、腫脹與久久凝滯的疼。汗,一再地濕透襯底的衣衫,眼睛也因緊盯不放的專注而乾枯渾濁。只是一顆心,如同懷揣著一團火,始終熱氣騰騰。不盡快做好做完的決心和信心,因為累和痛而更加地強勁。畢竟姐夫示範在前,又作了很好的鋪墊,我再不自覺奮發,怎麼對得起他的一番良苦用心。

終於、很快劈完了柴禾,但卻顧不上舒緩一口放鬆的氣。馬不停蹄地又用布帶子打捆成一個個柴禾捆兒,一一搬進雜物堆坊,一層層地碼垛起來,要用時,隨時捧一捆即可。前後連連拉拉一個星期吧,劈柴禾的所有程式全部走完了。完工後,兩手叉腰,按撫著連續作戰帶來的腰痛。兩眼凝視,專望著碼得整體如同一堵牆的柴禾捆,心中的感悟漣漪圈圈湧,仿佛突然懂得:油鹽醬醋茶的生活,只要認真對待,一一努力付出,雖然平淡平常,也一定會有滋有味妙趣橫生樂陶陶的。

人,這一輩子,不都是這樣地走來、走過與走完的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