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6° / 24° )
氣象
2024-02-24 | 台灣好報

再累不言/陳文祥

陳文祥

熱熱潮潮的春節,急急忙忙前腳剛走。就聽身邊一群年輕人在嘰嘰喳喳:過年,就一個字,累!

我不明白,過年,穿好的,吃好的,玩好的,累從何來。

一年才過一回年,到底累不累?究竟有多累?因各人口味不一,看法不同,恐怕難有標準答案。這不,我家五個人,就有三種說法。

女兒說,吃得累。頓頓七葷八素,桌桌三盤六碟。山珍海味,吃得發夠。中午酒,晚上酒,連軸轉。喝喜酒,春敘酒,一出出。瓜子、板栗、糖糕、水果圍住嘴。天天好吃好喝,什麼事不幹。放在以前過窮日子,這是睡著要笑醒了的生活。這算哪門子累?

女婿講,走得累。拜年,儘管出門開私家車,但農村親戚多數車開不到家門口,該跑的路,還得雙腿跑。今天去這家,明天往哪家,大包小包的拎著節禮,走馬燈一樣熱潮。拜年,自古不就這樣。我說,過去人出門,再遠,凡事全靠兩條腿走。幹農活挑幾百斤擔子跑路,那才叫累。

十四歲的外孫女,鬼大個人,居然也跟著起哄喊,玩得累。過年放假,就派玩個痛快。可是,她老感到玩不安穩。長輩給紅包,叫她喊個人,說個新年好,喊累。讓她自己把吃的飯碗洗了,喊累。叫她玩過再做作業,喊累,叫她玩夠再彈會琵琶,喊累。甚至於,帶她上景區玩,才跑幾步,又喊累。我真的懷疑,這孩子跟累有親。

乖乖,三個人已經喊累。看來,過年,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可是,凡事世上有絕對完美麼?

吃了玩,玩了吃。這種神仙日子,過年才有。要我看,過年,就一個字:爽!人啊,不要太瀟灑,知足常樂吧。

我問老伴,過年累不累?她立即爽快回答:不累不累。一臉的開心。

我讓她也用一個字形容過年,她想了想,說:忙。

想想也是。每逢過年,老伴忙上忙下,忙裏忙外。既是炊事員,又當服務員,洗衣疊被,拖地抹桌,裏裏外外一把手。光說一個菜弄上桌,要賣,要揀,要洗,要切,要燒,要端,忙得不亦樂乎、腰酸背痛。你說累不累?

絕尼,別看平時哼哼歪歪,一到過年,老伴仿佛打了雞血,精神抖擻,幹勁十足。再忙,也不發牢騷,再累,從來不說半個累字。只忙到半夜上床,才讓我悄悄幫她揉揉肩,捶捶背。還再三叮囑,不讓我人前說她累。

要說累,這個天選勞碌人最應該喊累才對,也最有資格喊累。可是,孩子們哪,知道嗎?在你們父母的字典裏,只有愛,沒有累!從不喊累的過年,是裹著濃濃情與愛的幸福年、團圓年。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一篇瘋傳的“什麼叫過年”段子,看了,淚目。

什麼叫過年,就是一群傻老娘們、傻老爺們,洗洗涮涮,收拾房間,打掃衛生,忙裏忙外。過的不是春節,是勞動節。過完年了,一個字累,二個字破費,三個字太遭罪,四個字又老一歲。

這就是我們的父母,為兒為女,可以掏心掏肺,可以奉獻一切。過年,一個累字算個球。毛毛雨,一笑而過。任何時候,父母總是風雨自己扛,彩虹給兒女,報喜不報憂。只要不累倒,再累,也硬撐著、挺著、藏著、裝著。再累不言,再苦不嚷。

人哪,不要太矯情,身在福中要知福。那些過年喊累的兒女們哪,當你看了這篇短文,還好意思開口喊累嗎?

常回家看看,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但願來年過年,喊累的人少一些,再少一些!幫父母幹活搭手的多些,再多些!

這樣,過年一定誰也不累。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