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3° / 29° )
氣象
2024-03-05 | 台灣好報

居曉年

昨夜做了一個夢,夢中的我是那麼激動,不願醒來。夢中,我又回到了闊別已久的王玉蘭阿姐主創的“阿紫文學沙龍”。

淩晨,我還沒來得及穿上外衣,急吼吼地從床頭邊拿起手機,連忙打開。翻江倒海似的在微信群裏四處搜尋“阿紫”群。找了好久,“唉…”,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原來真是做的一場夢。頓時,一種失落感就像一盆刺骨的涼水從頭澆到了腳後跟,心中像有一只小手直往下攥,沉沉的直向下墜。

回想前年,是王玉蘭阿姐把我帶進了她的“阿紫”群。她主動加我微信,看到我寫的小文發給她,鼓勵我說:“居老師,你寫作勁頭蠻足的,寫得比較勤快呀,你得要把握一下節奏嘞!”“提醒你今後寫文章時,稍微注意在幾個自然段加引號的中間去掉頓號!”“這篇寫得不錯,明早就幫你刊發!”當時,我的心情就如小鹿歡快跳躍,得到興化的“趙樹理”這位玉蘭阿姐作家的認可,那種感覺簡直就像喝了蜂蜜水一般,心裏甜滋滋的,恰似一股泉水在我心裏涓涓流淌。

我愛上文字,產生興趣,萌生寫作,起初就是那年,源於她對我熱心的啟蒙和熱情的指導。

記得她讓我試試看,把稿子直接投給她。這一天兩天、隔三差五的,我漸漸對散文、隨筆、詩歌在放手地去寫,看到“阿紫文學沙龍”經常有我被採用的稿子後,寫作的激情猶如熱水瓶塞子,被剛燒開的熱水倒進去後嗖地一下子冒了上去。

在她的指導下,我寫了一篇又一篇,總是愛往她辦的公眾號平臺上投。阿姐不厭其煩地收稿、看稿、改稿、審稿、編稿,辛苦自是不必言說。還百忙之中言傳身教,手把手地幫助我,給予友情提醒,領著我入門。

一次,我將初學寫的詩歌發給她。很快她在微信裏回復:“詩歌的文字,起碼要不少於300字”,她並沒有嘲笑我或直接拒絕我,而是讓我完善一下後再投。

還有一回,她看到我寫的散文時,迅速地提出指導意見:“稿子寫好不要急於投,再回過頭看看,待打磨好後再發給我。”

就這樣,我在她的耐心指教與幫助下,所寫的文字有了一點一滴長進,慢慢得到了她肯定。

說實話,在我日常裏投的公眾號平臺中,“阿紫”是我投得最多的一個平臺。這個平臺寫作大伽很多,尤其是“愛心大使”玉蘭阿姐,平易近人,親和力超好,不少讀者都喜歡看她寫的美文,也特愛看她辦的自媒體公眾號平臺裏推送刊發的佳作,每篇都非虛構、接地氣、抒真情,充滿了人間煙火氣,散發出塵世的泥土芳香,閃爍著人性的善良。

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第二年,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我,寫稿膽量越來越大了。急功近利的思想開始左右著自己頭腦,心慢慢浮躁起來,想班門弄斧投稿給紙媒。

有一天,我寫了一篇稿子,故事的情節與我看到的另外一個作者的非常相似,我圖省事走捷徑,更想藉以出名,於是,直接就引用了人家的大段文字。沒想到那篇文章被紙媒錄用,玉蘭阿姐知道後狠狠批評了我,說我違反了群規,“阿紫文學沙龍”絕對不允許此現象出現,哪怕一段也不行,我被移出了群。

當時,阿姐為我感到十分的遺憾和傷心,她沒想到我會在名利前昏了頭,把我的微信刪了,同時謝絕了我的來稿。那一天,我對著手機一直在發呆。

一晃這件事過去一年了,我在這一年裏,時常以淚洗面,悔恨不已,經常反思,捫心自問。

寫作,必須是要靜得下心來,好好構思,不能急於求成,欲速則不達。要有自己的特色、文風,需一步一個腳印穩打穩紮,多讀多寫多悟,揣摩、細研,深加功。選好素材是關鍵,注意觀察生活中的點滴,善於發現與提煉、沉澱去提高,厚積才能薄發,功到自然會成。

一年中,我仿佛已是一葉孤舟漂泊在漫無邊際的茫茫大海,找不到岸,看不到頭,無奈情形下,只好在其他一些平臺,試練身手,鍛煉自己,總想能有朝一日讓阿姐原諒我。

每每看到“阿紫”群裏師友的美文在其他群轉發分享時,我也跟著無比地興奮、愉悅,在他人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內心深處湧起的那股熱流傳遍了人體每個神經細胞。

不止一次地做夢,幻想哪一天能再重返“阿紫”的精神家園該有多好哦!

是啊,我的未來不是夢!用自己的忠誠書寫,讓腳下的步伐更穩。嚴守規章、守好文品,不恥下問、謙虛謹慎。孜孜以求,踔厲奮發在前進的路上,為實現心中夙願,加油去努力。

難入夢,夜深沉。睡不踏實耶,在文學夢鄉里遊蕩,含淚尋心中的“阿紫”。但願夢醒時,我不再是那個追夢人!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