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9° / 25° )
氣象
2024-04-09 | 台灣好報

情系向海湖/李秀軍

李秀軍

你輕靈、秀美、偉岸、無華。在天與地的水汽氤氳中,帶著天高雲淡的豁達和朝露暮靄地嫺靜,從科爾沁草原的深處向我們走來。雖然沒有城市的喧器與鉛華的厚重,但卻頑強地流淌出了強烈的生命色彩。於是在吉林西部通榆的葦海草原上,榆林沙丘旁,在牧民純樸的眼神裏,在羔羊犢牛的輕吮及丹頂鶴的漫舞中,在紅霞和彩雲的倒映下都有了你樸實清秀的身影——向海湖。

有雲從湖面緩緩飄起,帶著淡淡的水汽拂面而來。雖然我曾無數次的走進你、讀你、領略你的風采,但卻從未像今天這樣帶著朝聖般的莊重和倦鳥回巢時的歸屬感,細細的品味你。

向海湖,你是高貴的。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點亮你嬰兒般清澈的雙眸時,所有朦朧嫺靜淑素的美都屬於你。於是,你成了人們心中的聖水,成為草原上的農牧民世代傳說中最美的少女一一烏蘭托婭的化身。此時,朝霞在湖面所折射出的靈韻與光芒,讓我有了禪靜般的感悟。你懷中的湖水宛如嬰兒般嬌嫩的肌膚,清透光潔,細滑如綢。那蕩蕩漣漪朵朵浪花,是你清純的微笑,陽光把橘紅的鮮花和金色的飾品一股腦地送給了你,讓你的每一天都有一個別樣的美。湖邊的葦叢中,水鳥們剛剛起床,雙雙對對地唱著歌對鏡梳妝。此時的湖水是一幅畫,此時的湖水是一首歌,她會永遠地印在了你心中最珍貴的一隅,如同少女清純的初戀,一經觸碰便醉在心頭。

太陽已高高地升起了。 豔陽吻過你高貴的額頭,在波光瀲灩中,你豐滿玲瓏的胴體美麗神聖莊嚴。有魚兒不時在你的懷裏嬉戲跳躍,所劃出的那瞬間的美,讓我的情感在瞬間昇華,純潔無忌而不可褻瀆。那時我多想做一條小魚,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年之魚,在無意間偷窺了你光潔的肌膚後,隨著心跳的加速,將這一幕永遠的定格在了青澀記憶的深處。即使當兩鬢染上白霜,也依然能夠回想起那心頭為之一顫的美妙。

向海湖,你是無私的。向海大地的每一叢綠色告訴我:是你給這片世界著名的濕地以不盡的生命源泉;向海藍天上的每一只鳥兒告訴我:是你讓無垠的葦蕩搭起綠色的的帷幔,讓每一對水鳥都有一個溫暖的生棲繁衍的家;生活在向海的每一個老人和孩子告訴我: 在你的滋潤下,這裏瓜果最甜,稻穀最香,魚蝦最鮮,美酒最醇,生活最美。這裏的老人告訴我: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你曾以冬捕一網48萬斤的紅網紀錄雄居東北冬捕之首,以每年百萬斤以上的魚產品供應當時貧脊的食品市場。今天,你仍然以盛產純綠色的水產品而名揚省內外。你如同科爾沁草原的每一位樸實無華的母親一樣,帶著草原的曠達,又不失農家小院難得的溫馨,慈祥純樸,善良包容,默默忙碌著,無私地奉獻著,迎著草原的長風,頂著瀚海的驕陽,仍然會用母性的大愛,去溫暖和慰藉家人的身心。

向海湖,你是博大的。你不是海,卻同樣擁有海納百川的氣度和博大的胸襟。霍林河、額爾泰河、洮兒河水在這裏交匯融通,興安嶺的清泉和大草原的徑流在這裏形成了聖潔的一潭,然後又從南側緩緩地泄出,一路東流,流進了茫茫的吉林西部茫茫大草原。於是,廣茂的吉西大地上有了生命的靈光,讓這裏的葦蕩無垠,沙丘披綠,榆林成蔭,草原博大,也孕育出了世界著名的濕地生態和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在全國眾多的同類形生態保護區中,你是唯一同時具有濕地葦蕩、湖泊河流、草原曠野和沙丘叢林等四個不同生態類型的寶地。使向海成為舉世聞名的動植物的樂園,鳥的天堂,讓國內外的專家稱讚奇不已。在這裏,草原上的狼狐鷹鴇,闊深水域的魚蝦蹼禽,沙丘叢林中沙雞鴉鵲,濕地裏涉禽鶴鷺既獨立存在又有相互聯糸。在這裏,共有植物600餘種,野生脊椎動物300餘種,其中一級保護動物10種,二級保保護動物42種。每年春夏都有二百餘種數以百萬計的禽鳥先後雲集於此,它們各自以優雅的身姿,自由地盤旋在藍天之上,歡唱在叢林之內,遊戈在湖水之央,涉於走澤葦之中。

鷺立待青鰱,鶴舞映水色,鳥鳴染霞光。在這裏,湖水侵潤的沼澤濕地是鶴鷺等涉禽類生靈的家園。仙子般的丹頂鶴,或者覓食、或者嬉戲、或者閒庭信步,或翩翩起舞。在這個被譽為“地球之腎”的寶地,在這個被視作歡樂國度的淨土,盡情的享受大自然的恩賜。向海立國家保護區成立以後,隨著保護成果的凸現和科技手段的提升,丹頂鶴的人工繁育飼養現已成規模。每天清晨鶴舍中的丹頂鶴放飛蔚為壯觀,“鶴舞向海”也由此成為吉林省著名旅遊聖地的八景之一,在省內外的遊客中留下了“東有長白,西有向海”的美譽。

向海湖,你是神奇的。你以久遠的歷史留下了太多的美麗傳說。那些關於帝王,關於英雄,關於宗教,關於生態的傳說讓人無不神往。千百年來,你以草原男子漢般的雄性剛毅和母親一樣溫柔情懷,在濕地旁的沙丘,在沙丘下的草原締造出了自己不朽的奇跡。當地的農牧民祖祖輩輩都一直認定:向海湖水是母親的乳汁是父兄們的汗水彙聚的,她成就一方土地的生靈,她給予了這裏人們豐庶的生活,她也洐生了這方土地特有的文化。四弦胡奏出的長調曾喚回迷途的羔羊: 傳承的蒙古族說唱藝術“烏力格爾”是省級文化遺產。它的歌舞帶有鮮明的蒙漢文化交融的色彩而讓人耳目一新。

當你行走在一湖畔那連綿起伏的沙丘上,你會被那一株株一叢叢頑強的綠色所感動,這就是蒙古黃榆。它叢簇而生,俊秀剛毅;它枝幹穹勁,旁逸斜出。夏季豔陽,它樹冠如傘,綠萌泄銀。秋季初霜,它黃葉似金,紅葉如幟。冬季雪後,此時的黃榆更是展示出它生命本真的形態。那疏密有致的樹枝是它長向天空的根,彎曲鱗峋的杆是它觸摸大地的臂。雪中的黃榆是一幅天然的精緻的黑白分明的水墨畫,樹梢細小的枝杈已被藍天涸染,樹杆是絕倫的皴筆,雪霏中的紅日是天宇的大師之印,鐫在畫卷的一角,而落款早已寫在了每一個遊客的心中。極具個性的黃榆是堅韌的,正如有老者作賦所言:”為立其志而不惜瘦其身,為鑄其魂而不惜瘦其相。生當百年不死,上身爭抗;死當百年不倒,以骨擔當;倒當百年不朽,以魂守望”。黃榆也由此被人們稱為是上帝自留地裏的盆景,在塞北的草原上裝點出了大向海的原始之美。

葦因水生,水因葦碧。在向海湖的邊緣地帶的濕地裏,明水片片,葦蒲蕩蕩,水道彎彎。每當朝暉夕盡煙波浩渺之時,透過水汽的氤氳極目遠眺,你會發現那一片片的蘆葦蕩仿佛連成了山,山又幻化成了海,在海天一色間,這裏似乎真的變成了仙境。走近水畔,成群的小魚忽聚忽散,孩子般地在淺水中嬉戲。乘一葉小舟至明水處,倚船觀景任其緩緩流漂,不時會驚起水鳥蹼禽,或起劃出一條水線撲翅淩空而起,或留下一串渏漣潛入水中,片刻又在不遠遠處收翅落遊或露身探頭張望。船至彎彎曲曲的水道之中,兩旁的簇簇葦蒲如帷如院,不時會水禽的雛鳥冒失地從葦隙中探頭遊出,又箭一般地遊回葦叢,那情那景極似一個涉事不深而又頑皮的農家娃,隔著柴門在窺視遠道而來的客人。船出葦蕩,你該採一束香蒲編一幅筒易的草環戴在頭頂,給自留下一份夏日裏難得的清涼和清香。下得船來,尋漁家買幾斤價格低得離譜的鮮活雜魚,集乾柴幾束,借得漁家鍋灶,別具風味的紅椒河水燉河魚會讓你大飽口福。

你還可以去草原上遠足,那接天連地侵潤心田的綠便是那廣袤無垠的草原,漠北的長風給予了它太多的剛毅,向海清波的滋潤,讓它擁有勃勃了的生機,讓它長成了博大的胸懷,在草原上行走,你也會和草原的人們一樣會具有心寬胸廣、仁厚善良,與天地為伴與鳥獸為友的情懷。

向海湖,你是純淨的。水育萬物、水潤人心。你讓這裏的生靈在你的庇佑下找到了生命的世外桃源。你如同源自雪域的聖水,帶著深沉厚重的愛意流進了每個人的心靈裏。如果說一方土養育了一方人,那麼在這裏正因為有了聖潔的湖水才讓人們的胸懷如同向海湖的水域一樣寬廣清澈。這裏曾有過救鶴孵鶴養鶴如子的母親,是她最早發現向海湖畔有丹頂鶴在棲息繁洐;是她把自己歷經艱辛精心救助孵化養成的丹頂鶴無償地奉獻給了國家;是她為向海保護區的建立掀開了最早的篇章。向海,應該為這位老人立一尊雕像。

這裏的老獵手當年為了保護野生動物,最早帶頭禁獵,帶頭上繳了自己一輩子形影不離的獵槍。在這裏,有數不清的救助珍禽動物的故事在流傳,在延續。

水生向海,水育人魂。當你乘船而行逆水而上,水面波濤層巒疊峰,就是你縱然前行的一刻,所有濺起的浪花像身後飛去的瞬間,你會頓覺天地間豁然開朗,此時一定有鳥在林中啼囀,有鶴再水畔起舞,有人在草原上長歌。當你下船登上湖心的小島,在小島的至高處仰觀頭上的蒼穹,腑看腳下的湖水,遠方沙丘蔥綠,湖銜原野,天際雲舒,水天一色。此時你已自覺遠離紅塵,閉目凝心,這區區小島即是你心靈的驛站。此時你也更應該以立於天地之間的吐納,不加修飾地直抒胸臆:向海湖,你就是吉西人心中的大海,你就是每一個把你放在心魂中的遊客心中的大海!

告別向海湖,你會覺得生活在你的心目中變得如此和諧,人生會在你的生命中變得如此壯美。每當你憶起她,你的腦海裏一定會有湖水渏漣的輕吟;有藍天上的鳥飛鳥鳴;有草地上的鶴儀鶴舞;有晚霞中的羔羊喚母;有向海寺的暮鼓晨鐘。在通夜不息的廣場篝火的閃爍中和似有似無的天籟般的漠北長風裏,你一定會心生感悟: 水生向海、水潤人心、水育人魂、雲起向海。向海湖,你汲天地之靈氣,其景色不僅為現實而存在,更是為心而造,為情而生,為心而顯。你的名字看似本真無華,思悟之後卻該是上淺白的名義直奔終極。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