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5° / 24° )
氣象
2024-04-10 | 台灣好報

雨生百穀/周桂芳

周桂芳

“清明要明,穀雨要淋。”母親嘴裏念叨著,穀雨前後,種瓜點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了一輩子莊稼的母親,對天公很敬重,對穀雨很期盼,對豐收很祈願,對耕耘熱情而執著。

“布穀——布穀”布穀鳥,是鄉村的信使。鄉村聽到了布穀鳥的啼鳴,農人像是聽到了天公的號令,都開始扛鋤趕牛,下田下地,撲向田野。小小的布穀鳥,個個精神抖數,聲音高吭嘹亮,抖動羽毛,振翅高飛,飛過山崗,飛過田野,飛過村莊,飛守房舍,那滿腔的熱情,那種按捺不住急切的叫人,催人奮進,催人耕耘。

穀雨是它們聲聲催叫來的嗎?它們是在聲聲呼喚一場雨來嗎?

布穀鳥總是在穀雨時節翩翩飛來,鄉間田野,大地綠意豐滿,恣意蔥蘢。在清晨和下雨時,布穀鳥叫得最勤,叫得最歡,叫得最響亮,叫得最亢奮。

布穀——布穀“,就是”播穀——播穀”,農人開始播穀,開始種瓜點豆。這催人奮進,催人勤勞的聲音,仿佛天天叫在耳邊,從清晨一直叫到夜晚,從晚上一直叫到清晨,讓人不由自主地腳步飛奔,催人播種耕耘,催人勤勞苦做。

“穀雨,穀得雨而生也。”春雨如油,雨生百穀,這是一個成長豐盈的季節,這是一個青春蕩漾的季節,這是一個激情四射的季節,不由的你就會行動起來,你就會勤快起來,你就想播種希望,你就會耕耘夢想。

兒時,穀雨前後,母親每天帶著和我哥哥一起下地辛勤勞作,翻種家裏那些“春地”。菜園裏那一壟壟紅薯、高粱、棉花,一片片玉米、黃豆、綠豆,一畦畦韭菜、香蔥、蒜苗。田畈上,那一塊塊秧田,在母親精心的侍弄下,在我們辛勤耕耘下,春意盎然、綠波蕩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母親是主力,我們是小工,母親帶著我們從晨光熹微的清晨忙到暮色四合的傍晚,天天是一手泥,一身土,從田裏忙到地裏,從地裏忙到田裏。母親每天忙並充實著,累並舒坦著。當我們累了,想偷懶罷工時,母親總是耐煩地說,雨生百穀,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春種秋收,我們莊稼人靠天吃飯,只有勤勞苦做,才能吃飽穿暖。穀雨,就是要我們播種的,就是給莊稼人鼓氣的,就是給莊稼人希望的。

“穀雨前後,種瓜點豆”,雨生百穀,雨潤萬物。穀雨帶來的是風調雨順,是五穀豐登,是豐收的糧食、是奮進的力量、是勤勞的精神,是播種的希望,是耕耘的熱情。

穀雨來,雖已七十歲的母親,好像也滋養了她的精神頭,原來還天天圍在火爐,頓時也來了精神,身上好像有了使不完的勁。趁雨還沒有落下來,母親扛著鋤頭,走向菜園,奔向田野,她要忙著在菜園種瓜點豆。“穀雨栽上紅薯秧,一棵能收一大筐”。母親一壟壟挖開菜園,忙著種下苕種。忙著種下花生,忙著點上南瓜絲瓜黃瓜苦瓜籽。在田邊地頭,母親不放過一點土地,挖出一排排洞眼種豆子,點上黃豆、毛豆、綠豆、紅豆。

種瓜點豆,只等雨來。

“穀雨是旺汛,一刻值千金。”穀雨的雨,來的正是時候,潤的正是生命。穀雨的“雨”是喜雨,是催生百穀的雨,是澤潤大地的雨,是孕育希望的雨。

一場雨來,種子喝飽了水,潤得足足的,正在悄悄發芽,生髮發量,拱破土皮,探出嫩綠的胎毛芽。一場穀雨後,大地自然豐滿,田野豐盈,滿目蔥蘢,翠色欲滴,清新雅致。你聽,穀雨,滴滴浸潤進了泥土裏,種子破殼發芽的聲音,禾苗蹭蹭拔節的聲音,花兒吐露芬芳的聲音;你看,瓜葉在舒展,在抽枝,在牽藤,莊稼的燦爛身姿,綠光閃耀,搖曳生花;你瞧,穀雨攜著植物抽枝撥節,花枝招展,深情款款地走進夏日繁蔭,大自然姿態豐滿,綠意蕩漾。

穀雨,是春天的休止符,春天式微,綠肥紅瘦。

穀雨,是夏天的前奏曲。夏意漸濃,浪漫豐盈。

雨生百穀,百穀豐收。雨潤萬物,萬物同在。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