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2024-04-13 | 台灣好報

選墓穴/齊鳳池

齊鳳池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和我一起搞文學的三個朋友離開文學後都當了官,一個當了工會主席,一個當了廠長,一個當了辦公室主任,只有我一個人還堅守著文學陣地。

回想起搞文學的經歷,他們都說是文學幫了他們的忙,是文學使他們當了官。而對我來說,是文學害了我,又是文學救了我。如果我不搞文學,肯定不會得罪一些領導,如果我不會文學,一些領導又肯定不會接納我。

文學可以使一些人飛黃騰達,文學也可以使人變得更加純真。搞文學三十年使我積攢一屋子的書。我的腦子裏儲存了許多邊緣,另類,怪異,奇書異史。什麼《新舊約全書》、《山海經》、《佛教十三經》、《皇帝內經》、《麻衣神相》、《鬼穀子》、《太乙照神經》、《風水陰陽宅》和《二十九宅經》等等,這些陰文化的書我都看。朋友們知道我讀書多,有些弄不明白的都愛問我。有音樂方面的,有美術方面的,有關神學方面的,有關佛家道家的,有占卜相面的,有看宅的等等等等。

其實,我只是讀了幾本書罷了,知道的也只是毛皮。前幾年我給朋友家看過一次陽宅,朋友說挺准。後來朋友的母親病世,又叫我給看看陰宅。發喪那天,有四個打墓穴的帶著吃的,喝的,天亮之前就打墓穴了。等把人火化了,送到墓地一看,墓穴已打好。一米寬兩米長一米深的墓穴挖得很規矩。大操說,挺好。而我的朋友說:等會再下葬,叫我看看行不行。大夥都把目光移向了我。沒法推辭,《葬經》和《葬書》曰:“地有四勢,氣從八方,寅申已亥,四勢也;震離坎兌,乾坤八方也。”

朋友母親的墓穴位置打的不好,按照班固《白虎通義》的說法,左青龍(木),右白虎(金)前朱雀(火),後玄武(水),中央後土(土)和墓穴離(八卦)前朱雀,視野不擴,有犬牙山遮擋,後(坎)玄武。根據這些我看到墓穴的背面有一座大煙囪,不吉。按照班固《白虎通義》的說法,右白虎(兌)左青龍(震)大吉,只是前朱雀,後玄武不吉,需要移位。朋友一聽,說:改位置。

於是按我指的方位,重新調整了墓穴的位置。調整後的位置,前朱雀,是一望無限碧藍的天空和浩瀚的渤海,後玄武是蜿蜒起伏的燕山山脈,朋友再一看點頭。送葬的人們一看,有的不懂裝懂也都說,這位置好。

至於改墓穴後的位置及說法,是否真有道理,按郭璞的《葬書》說法和青烏先生的《葬經》雲:

“氣乘風散,脈遇水止,藏隱蜿蜒,富貴之地。“

“氣乘風散,界水則止。”

“山川融結,峙流不絕;雙眸若無為,烏乎其別。”

“蓋青龍發跡,迢迢百里,或數十裏,結為一穴。及穴前(朱雀)峰巒矗擁,眾水環繞,疊峰層層,獻奇於後。龍脈搶衛,砂水翕聚。形穴即就,則山川之靈秀,造化之精英,凝絕融會於其中矣。”

《葬書》的出處,在《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九》《漢書·藝文志》

《葬經》出處不詳。只知作者為青烏先生。

相宅相墓是我們祖先在順應自然和改造自然的過程中逐漸發展起來的。古代的風不學不等於迷信,它屬於陰文化的範疇。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