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6° / 32° )
氣象
2024-04-17 | 台灣好報

春天的賽詩會/石少華

石少華

春風拂面,柳條輕舞,春天的腳步愈發輕盈地走進了我們的生活。對於我們這群因共同熱愛徒步而聚在一起的中年人來說,春天不僅僅意味著萬物復蘇,更意味著一段段美好的戶外活動時光的開始。

那天,我們去郊外踏青、采野菜,這是春節後大家相約的第一次戶外活動。剛進入一個山谷,便被坡上坡下、河邊的野薺菜吸引住了。不知是誰吟誦了一句“殘雪初消薺滿園,糝羹珍美勝羔豚”,小雄補了一句“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不遠處,“響如鵝掌味如蜜,滑似蒪絲無點澀”,娟子邊吟著詩,邊揚起手中剛剛採摘的蘑菇;曙光不甘人後,捧起一大把地木耳,大聲背了一句“軟濕青黃狀可猜,欲烹還喚木盤回”的詩句。看大家都這麼愛好古詩詞,又這麼踴躍,我提議今後的戶外活動“文旅結合”——賽詩,大家紛紛回應。

於是,吟誦古詩詞的聲音此起彼伏響起在一個個陽光明媚的週末——我們的戶外活動中。“曉雨旋添山蕨菜,春風又上海棠枝”,這是有人採擷到了蕨菜;“西寨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老郭看到江邊垂釣,也即景即賦一句,並側身用力向江面飛出一粒石子,濺起串串水花,我有感而發,高誦“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感歎春天的美麗與多彩。更有趣的是一次我們從村裏一家農戶門前過,勇士忽然吟道“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大家愕然地望著他,勇士微笑面對大家,手指向上指了指,原來院內的杏花在牆上探出了頭。大家恍然大悟,哈哈大笑起來。

又是一個週末,我們向遠郊七郎山出發。剛出城,天空下起了毛毛細雨,燕子吟詩“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小雄接一句“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向軍又補一句“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氣氛異常熱烈,抵達山腳,雨不知什麼時候早停了。

七郎山海拔1200餘米,我們爬到山腰,回望山腳,山水含笑,翠綠洇染,曙光脫口而出“草長鶯飛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 向軍也附和“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 我們繼續向上攀爬,越往上去,白雪皚皚的山頂、荒草萋萋的山坡、偶爾飛舞的雪花,讓人錯覺在冬天。燕子吟詩“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但仔細觀察,發現嫩綠的葉芽漫到了樹梢,星星似的花骨朵初露桃樹枝頭。沉寂一冬的高山正在悠悠醒轉。

踏著山頂的冰雪,我們從另一條道返程。剛下山頂,是一處低窪的山灣,一片片一塊塊田畦,新翻的泥土油亮而烏黑,散發出濕腥的味道。炊煙婷婷嫋嫋,伴著飄渺的山嵐朦朧了吆牛調和勞動號子。土地之上,勞動快樂著山裏的每一個人,也感染著我們。我們呆怔望著,許久都未發出聲。還是勇士以一句“煙暖土膏民氣動,一犁新雨破春耕”的詩句打破了沉默,娟子接著吟“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老郭再接“律回歲晚冰霜少,春到人間草木知”。大家爭先恐後。

春天,是詩的季節,也是生活的季節。我們用賽詩的方式,尋找生活的樂趣,感受春天的詩意。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