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6° / 32° )
氣象
2024-04-18 | 台灣好報

考 察/江仁彬

江仁彬

研究所要提拔人,考察組來了。

考察人員的公示名單張貼在那狹窄長廊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

這樣的考察,每年都會經歷那麼一兩次,怎麼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根本沒有什麼人去關心。

大家感到稀奇的,坐在主席台中央的那個考察組負責人,已經人過中年,卻擁有難得一見的與他身份恨不相符的瘦削身材,還有同樣極為罕見的一綹山羊胡。

各種鋪墊結束,山羊胡清了清嗓子,歪了歪本就不太端正的脖子,眼珠順著鏡片邊緣向會堂吊頂燈瞟了一下,然後一二三四五地提出這次考察的具體要求和安排。儘管他那夾雜著濃重外地口音的普通話,聽起來很是費力,但下麵還是有稀稀拉拉的掌聲予以回應。

然後,工作人員發民意測評表。

測評表上的名字,參會人員會前基本上都知道了。因為會前接受測評的對象已經通過科室或者自己個人逐一打了招呼了。儘管這樣,表格發下來,下麵仍有一些騷動。

主持人拍了拍話筒,說道,大家不得妄議名單,不得互相交換意見。馬上,我們考察組還是要搞個別座談的,如果你們哪位對擬提拔人員有什麼看法,可以單獨向考察組反映。

交了表格,點到名的都留下來等候個別訪談,沒點到的,作鳥獸散狀。

座談人員都是事先內定好的。胡習生儘管是所裏公認的水資源優化配置高手,但兩耳不聞窗外事,屬於老實蛋類型,至今別說一官半職,就連職稱都停在中級原地不動,所以,像這樣的測評每次他都是不二人選。

“可笑,老胡,你不覺得這次人選有點太可笑了嗎?”同樣在等候室等待個別訪談的黃繼偉小聲對著老胡說。

黃繼偉也屬於不得志的腿子,做了中層多年,始終還是個副職。儘管他的專業水準也得到所內人員的公認。

“就那麼回事。”胡習生憨憨地笑道。

“可是,那個睡美人,她才回所裏幾天,有什麼研究和貢獻,居然還要讓她提拔成為中層,據說還要做水資源評價處正職。”黃繼偉有點憤憤不平道。

提到睡美人,胡習生臉上一緊,似乎有點掛不住。

黃繼偉好像沒有注意到胡習生的表情變化,仍然自顧自地說道,“誰不知道她在幾個單位,都是靠跟領導睡,才總是成為臨時借用人員中的vip的。”

“有些事,是不能道聽途說的。”胡習生勸慰道。

“我胡說?”黃繼偉顯然有點慍怒了,“她與我們現任所長開房和車震的視頻你沒有看過?”

睡美人叫吳嫋塎,與胡習生沾有點小親,但班上幾乎無人知曉。此前,有傳聞說睡美人怎樣怎樣的時候,家裏人曾問過胡習生,但胡習生真的是一無所知。

“我還真的沒見過。”胡習生望向黃繼偉。

“我發給你看看。”不待胡習生回應,幾條微信視頻已經應聲而至。“人家說她是一張黑皮睡翻天,你看看,一點都不假。”臨去座談時,黃繼偉扭頭對胡習生耳語。

等候室裏,胡習生看得臉紅心跳。他怎麼也不相信,表面看上去光鮮亮麗的睡美人,居然還真的皮膚黝黑,居然還真的如此淫蕩無恥,破敗不堪。胡習生擔心以後家裏人再問及睡美人情況的時候,自己該怎麼應對。

山羊胡正眯縫著眼,聽得胡習生走進座談室,微微張開那雙有點死魚泡感覺的眼睛,逼視了胡習生幾秒鐘,然後說道,我們這個座談,是很認真嚴肅的,你們的意見,我們都會如實向上反映的。民意測評,有好些人投了吳嫋塎的反對票。座談中,也有人表達了對吳嫋塎的不滿。請你也來談談你的看法。要實事求是,毫不隱瞞,要對人家個人,對你的組織負責。

胡習生是個老座談戶了,但這樣的開場白還真是大姑娘上轎子——頭一回。他直愣愣地看著山羊胡。他不知道山羊胡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你是個老實人,”見胡習生楞在那裏,山羊胡直接開口道,“聽說你有些吳嫋塎不雅視頻,是嗎?”

胡習生嘴巴張得大大的,剛想說點什麼,山羊胡笑道,別緊張,你實事求是告訴我們就行。我們會做好保密工作的。

胡習生只好點點頭,並別過臉將視頻打開。

“你不介意轉發給我吧!”山羊胡依然微笑。

胡習生能說什麼,只有點頭應承。

隔幾日,結果出爐,吳嫋塎升任地下水系統理論與調控研究室主任,黃繼偉主持水資源優化配置研究室工作。

胡習生因為傳播淫穢視頻,侵犯他人隱私,被發配到研究所門衛室。

據說,吳嫋塎現在是水資源研究所名副其實的一把手了。

至於山羊鬍子嘛,告訴你,已經查無此人了。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